第五百四十六章紫山深处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五百四十六章紫山深处

第五百四十六章紫山深处 陆道人在紫山深处,得到了无始经。 不过,他还想看看紫山更深处的秘密。 他便去了。 一路上可见很多藤蔓与古木,翠绿欲滴,生长在石堆间。 在古藤下,有不少尸骸,死于植株根部,被抽干了本源,死状凄惨。 “是太古生灵……” 踏上一条小径,终是接近了紫山最神秘的所在,在这个地方,流光闪动,芬芳扑鼻。 古藤与乱木不见,气息逐渐祥和了起来,沿途多了一些兰芝仙草,古药飘香,像是来到了神土中。 前方,一条瀑布垂落,泉水汩汩,灵气缭绕,五色光辉闪烁,这是一道神瀑。 而在神瀑下,有一大块神源,陈列在一块平台上,绽放瑞彩,让这里越发的神圣。 陆道人来到近前,目光望去,这是一块能有两方多的神源,大的惊人。 只是,其中有些裂缝,似乎是有被神源封印的生物破封而出。 陆道人并不在意,顺手收了神源,而后开始继续前行。 前方突然现出一排水晶棺,各个古朴,光泽暗淡,密密麻麻,刻有纹络。 每一具棺椁上都刻以太古神文,乃是不死天皇所刻。 他们俱是不死天皇昔日的部下。 这一排水晶棺,各个不祥,阴气缭绕,足有数十口,每一口内都有一具尸骸,像是厉鬼一样,发丝枯黄,肌体漆黑,干枯狰狞。 有两口棺材被打开了,里面什么也没有。 可以看得出,这是从里面打开的,棺盖内部有漆黑的指印。 “不死天皇的部下……” 陆道人轻吟,时空在这一颗为他所用,将一道奔袭而来的人影定在了虚空之中。 这是一个通体乌黑,干枯如柴的怪物,生有九头,龙、犼、人、凰等头并立,体外笼罩有一道不朽的黑色神环! 无尽的死亡气息崩天裂地,像是一片星海,让人胸口发闷,身体要朽灭,元神之火将熄。 这是从水晶棺中爬出来的一尊魔。 其在背后,像是有一片森罗殿宇呈现,镇压十方,毁灭一切生灵,让人元神都颤抖,将要崩碎。 只可惜,遇着陆道人,他甚至都没有用处自己的杀手锏,这个龙、犼、人等九头并立的干枯而又乌黑的存在,便被封印在了虚空之中,一动也不能动。 “不死天皇的部下?” 陆道人一旁,姜太虚喃喃,面上杀机毕露,又有着几分凝重的气息。 这些东西,若是出去,只会杀人放火,祸害人族,没有半点好处。 而以他如今的境界,要对付这个魔王一般的的存在,依旧有些难度。 “吼!” 便在这一瞬间的功夫,水晶棺之中,一具又一具太古神将全都嘶吼了起来,跳跃了出来,似乎是感觉到了冥冥中的危机,将陆道人三人包围了起来。 每一具尸体都干枯乌黑,尸发乱如草,有的笼罩神环,有的头顶黑月,各个气象不凡。 可以看出,他们生前的强大,若是复生,必会让山河失色,日月无光,足以踏平天下。 因为,他们是不败的神将,过去皆有天大的身份,只听不死天皇一人号令,是太古万族的祖先。 这批生灵中有的肉身几乎就是神料,有大道纹在流转。 那是法力到达巅峰的体现,极尽升华,道纹都铭刻在了骨头与血肉中,体壳成为了道之载体。 这样的存在不要说一群,就是真的活过来一个,就足以引发天下大乱,可以横扫一域。 嗷吼…… 一群厉鬼在大吼,黑月悬空,阴河绕体,血日横贯,这些都是伴随在他们身畔的景象,震的古老的石殿嗡嗡摇动,似要崩塌,还好有道纹浮现,稳固住了。 干枯尸体成片,乌黑的爪子挥动,如杂草乱舞,到处都是,凄厉叫声更吓人了,如在森罗殿中。 “你想不想研究研究?” 陆道人面色淡然,目光望向一旁的少女。 少女摇了摇头。 虽然这些丑恶的东西也承载着道理,不过,她还是不研究了…… “那么,就覆灭了吧!” 陆道人大手一挥,一道阴阳大磨盘将这些神将全部粉碎了,只留一些无主的道纹在虚空之中。 那是不死天皇麾下诸多神将领悟的道理。 即便他们肉身死了,道理依旧在。 如今又被陆道人所同化吸收。 “诸族即将复苏,新的时代将要来临,圣人境界,并不能无敌于世间,你还得努力才是。” 陆道人将目光看向了姜太虚。 这位圣人点了点头。 这个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 覆灭了诸多不死天皇麾下的神将,陆道人继续前行,到了路的尽头。 一座巨大的道台陈列在前,下方长满了龙草与神兰,在上面混沌气缭绕,一道又一道的垂落下来,每一缕都可压塌万古诸天! 此地,极其特别与神秘,像是贯通了古今未来,与诸世界相连。 不得不让人叹,不得不让人惊,平日间谁要是成收到一缕混沌气,一定会引起轰动,可炼成镇教至宝,然而此地却成千上万缕,如一道又一道神瀑一样垂落下来,雾气茫茫,恐怖骇人,让人忍不住要跪拜下去。 这是一种吓人的场面,万道大瀑布一般的混沌,一股又一股的垂挂下来,将道台半淹没在当中,只露出部分,无比的壮阔。 神迹! 这是一处混沌源地! “无始的气息。” 没有什么能够遮挡住陆道人的眼,他透着这混沌,看向如山一样宏伟的道台。 一尊神明一般的影子,盘坐在上,那种威势,那种气息,除了传说中的大帝,不会有别人。 虽然只是一缕影子,但大帝的影子,岂非小可? 纵然是圣人之类,也根本承受不住大帝影子的威严。 昔日,无始大帝曾在此处停留,如今,这里,便有了他的道记显现。 一尊朦胧的身影,一刹那间的时光更迭,像是度过了一段漫长的岁月长河,沧海桑田,几度沉浮,像是经历了一场大梦。 方才的无始盘坐地已空空如也,失去了那尊身影,让人怀疑一切都是虚幻的,什么也没有见到。 这是无始的强大,也是天地的强大。 陆道人若有所思,看向了其他处。 崖壁的缝隙间,赫然可见一株又一株老药顽强的生长,飘下沁人心脾的芬芳,透到人的骨子里。 透过混沌雾,可以见到,崖壁上有一些枯死的植株,也不知生长多少万年了,堪称是一株株药王。 它们所洒落的种子都又已成长了起来,让这里馥郁芬芳,如同一方神土,几疑进入了仙界中。 又有一株株活着的药王,呈现于前。 药王,最起码要生长八九万年之久才能有这个称号,药性极佳,有起死回生之神效。 不说其他,有谁能等的了这么长的时间?近十万年之久,即便是不朽的皇朝也不过比这长上一段时期而已! 而今,一座古墓,又似一座道台,其根基石壁缝隙上就长出了一株株。 一株药王举世难求,可以延命四百年,稀珍程度可想而知,十几株加在一起就可与一棵不死神药媲美。 这可真是一处神灵禁地,无始大帝的道台下,或者说坟墓根基处就能长出这种东西来,太让人震撼。 花蕾晶莹,摇曳十光,朦胧清香,让人一望就沉醉,忍不住想采摘到手,一株就可续命四百年! 当然,陆道人并没有太渴求。 他的寿元无穷,又见识过地球成仙地药王成堆的气象,对于这里的景象,一点也不惊奇。 不过,他也不介意采摘一些。 无始大帝已经不在这人间界,他所留下的东西,放在这里只是浪费,还不如用于培养后人。 当下,他伸了伸手。 便有一只只药王来到了他的手上。 至于那些白茫茫如大瀑布一样的混沌,根本没有激发。 这些混沌,有威力,却没有大威力。有灵性,却没有大灵性。 很好利用…… “古天舒愿为无始大帝护陵一生。” 一旁,独孤少女本来对于混沌瀑布有几分警惕,不过见着最终没有激发的混沌,心中松了一口气,她目光一转,发现了这么一段话。 “古天舒……” 姜太虚也发现了这么一句话,神情有些复杂。 修道者,最为重要的是坚持自己的道。 一代天骄如古天舒,却愿意为无始大帝守护陵墓! 显然,这位大神通者似乎是被无始大帝的道所折服,再也走不出自己的道来。 这对于古天舒来说,或许是一件好事,但在他眼里,又有几分坏事的样子。 修道者,必须坚持自己的道,其他人的道,只是借鉴而已。 一旦对他人有崇拜,道,就完了。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唯此而已。 “今与斗战圣猿一战,惜败,任其采三株药王离去。” 这位圣人再看,依然是古天舒的刻字,清晰浮现在石壁上。 这些句话透露了太多,两千年前,古天舒还活着,他一直长存到了当世。 斗战圣猿,似乎是西漠的斗战胜佛。 须弥山上的斗战胜佛来过此地,打败了古天舒,取了三株药王。 这似乎更能验证他的判断。 “出去之后,可以建一个天庭了。” 陆道人看着这一位圣人,笑眯眯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