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 紫山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五百四十三章 紫山

第五百四十三章紫山 紫山,九龙拱卫,巍峨浩瀚,然而却有一股魔性的力量,多少年来,无数的人来探寻此山,皆有进无出,哪怕你是绝代圣主,盖世神王,也是枉然。 然而生人勿进的紫山,今天却迎来了两位客人。 一个是陆道人,一个是独孤少女。 陆云来到了北域之后,直往紫山而行。 他的手中,有一块玉。 玉是残玉,明显是断裂下来的一块。握是手中,顿时有一种古老与苍凉的气息,给人以一种奇异的感觉。 而在这片古玉上,刻着一些山川地脉图,也不知道传承多少代了,这些痕迹都快被磨灭了。 “仙路尽头谁为峰,一见无始道成空……” 陆道人把玩着这块帝玉,感受着一丝丝玄奥的气息。 这是无始大帝的古玉,分作多份,若是能够全部得到,可得无始大帝留于紫山之地的机缘:无始经! “得一块古玉,便是得所有古玉。” 陆道人心意微动,这古玉之上便显现出柔和的光芒来。 仔细一看,那些光芒原来是一条条丝线,密集无比,数以千万亿计,无数丝线穿插交错,或者相并,或者相连,或者不相干涉。 “凡事一动,必然有因。因发源于未知之间。果产生于报应之后。因果报应,丝毫不爽。丝丝入扣,弥盖天地,过去未来,一线而牵,因果之力,就是那一线的缘分………” 陆道人口法大道之音,阐述着因果缘分,报应之间的无上奥妙,好像佛陀说法,令得人茅舍顿开。 这一刻,过去,未来,现在,无穷遥远的空间与时间,似乎都显现在了陆道人的眼前。 “无始大帝……” 陆道人目光之中精光闪过。 他看到了一条很粗很长的因果线,自帝玉而发,向着宇宙虚空蔓延而去。 这条因果线,太粗太壮,几乎包含了整个宇宙,最终到了遮天界人间界的边缘,又到达了界外之地,又在刹那之间被无穷的大道之力所湮灭。 遮天人间界之外,便是仙域,便是其他的世界,因果线的道理,不被允许。 饶是如此,陆道人已经知道了很多。 那根最粗最壮的,自然是无始大帝与帝玉的因果线。 因果线所在,便是无始大帝所在。 他如今,到了一个莫名虚空。 “其他八块帝玉,归位吧。” 除了最粗最壮的因果线之外,帝玉周围,还有无数因果线,这些因果线很是细微,分别连接着一个个生灵。 有道宫秘境的人类,也有仙台秘境的大能,甚至,还有些不属于人类的生物。 陆道人透过这因果线,还看到了一些远古诸族。 那些,也是与帝玉有因果的。 一叶落而知秋,陆道人透着一块帝玉,几乎观察了整个人间界。 因果的威能,最为玄奥不过。 他手一指,其他八块帝玉便透过虚空来到了他的手里。 即便这其余的帝玉,在圣域某一处的拍卖行里,亦或是某小派的掌门手中,更或者,在某圣地太上长老的手中…… 都没用。 一个刹那,陆道人得了流落在外的八枚帝玉! 加上他已经得了的,共有九枚。 无始大帝的帝玉,全了。 这便意味着他有了得到无始经的可能。 无始经的开启,有两种方式:先天道体圣胎,亦或是,集全大帝古玉。 古往今来,数万年以来,都没有人能够集全大帝古玉,就算是大黑狗黑皇,也只是想着找一个先天道体与大成圣体,生一个先天道体圣胎出来。 而如今,有因果大道为引,十多万年来,没有人做到的事,陆道人做到了。 陆道人便与少女深入紫山。 一路所过,可见种种奇形怪状之物。 有人形生物,高有两米,双翼展开足有四米,利爪如刀,寒光闪闪,浑身生有灰色的兽毛,双翅为肉翼。 此物名为魔蝠,居于地底。凡有魔蝠出没的地方,必是大凶大恶之地。 陆道人见了成百上千头魔蝠,各个气势不凡,只是在他面前,有如蝼蚁。 又有无穷白骨,密密麻麻,遍地皆是,遍布通道。 又有阴风呼啸,影影绰绰,枯骨堆间,出现一道道朦胧鬼影,非常虚淡。 对于凡人而言,这些极是可怕。只不过,落在他的眼里,都是些小玩意而已。 一个刹那,陆道人出了白骨地,到了紫山内部的一个洞府之中。 紫山内部不像外面那么荒凉,内里以青玉为阶梯,白玉为门户,林林种种耸立着无数宫殿,殿宇楼阁,全都为古玉刻成,称得上是琼楼玉宇,但已人去楼空,没有留下一字一语。 这片建筑物的尽头,十几阶血玉石阶,通向一个幽深的洞府中。那里才是走进紫山深处的通道。 陆道人目光望去,赫然可见紫色石壁之上,有一行大字。 “神王姜太虚误入魔山,决定一窥究竟!” 他向前走了几步,又看到一行字迹,上面刻有:“散修李牧探魔山留。” 五步外,一行纤秀的字迹,如水中莲花,清新扑面,像是有生命一般。“瑶池圣女杨怡寻张林,入魔山前留。” 向前走出去四五十步,连续看到三十几行刻字,有些名氏非常古老,已经消失在东荒数万年了。当中,最古老的一行刻字,甚至标有日期,距今足有七万年有余。 最终,看到了一行,刻痕不深,明显是功力不足,无法与他人相比:“源天师张林之后张继业入帝山前留。” 陆道人沉吟片刻,以手做笔,书写道:“东皇太一入帝山!” 七个大字,隐隐有大道符文流转,极是玄奥神秘,将所有留言比了下去。 那边,少女独孤凤也刻了一行字,书写道:“未来大帝独孤氏所留。” 陆云哑然失笑,携了少女继续往前走去。 紫色的洞府,地形复杂,似是天然的石洞,又像是采掘源脉,遗留下来的古矿。 紫山内部,有迷蒙的紫华流转,并不是多么暗淡,给人以朦胧的感觉。 紫色的洞府,溶洞无数,非常不规则,仿佛迷宫一般。 他来到尽头,前方一片紫壁非常光滑,如晶玉一般,光可鉴人。 此地一片空旷,什么也没有,寂静无声。 前方,紫色的玉璧很明润净,却无法清晰的映照出他的身影,朦胧一片,好像有无数迷雾遮掩。 古矿尽头的紫色玉璧旁,是一片粗糙的岩壁,一个人的身影显现在他的身前。 这个人身体干枯,肋骨根根,腿细如柴,瘦骨鳞绚,没有一点血肉。满头长发比躯体还要长,拖在骨瘦如柴的身体背后。人影体内的生机断断续续,仿佛下一刻就会彻底死亡。 “神王姜太虚么。” 陆道人知道面前之人的名字。 太虚,指道貌,道大而虚静,亦泛指大道。 敢用这两个字做名字,确有大气魄,若再有这样的实力,就更加让人凛然了。 神王姜太虚,乃是一个大成的神王,在这里活过四千年的岁月。 四千年,这是什么概念?在星空的彼岸,两千年就可以追溯到秦汉年间。 四千年,张口道来容易,细细想来,沧海桑田,岁月悠悠,大地上也不知道有多少个朝代兴盛了又衰亡。 只可惜,纵然是强大的神王,被困四千年,也难以熬下去了。如果换成其他修士,恐怕早已是归于尘土,腐朽数千年了。 “神王姜太虚,如今应该是圣人姜太虚了,是人族的中坚,自然是救一救。” 陆道人一指点出,一道蕴含着浓郁生命元气的神光飞出,落于石壁之中油尽灯枯的姜太虚身上。 生白骨,活死人。 霎时间,姜太虚体内生机越来越旺盛,他的双眼有了神采,缓缓睁开。两道骇人神光闪过,似乎能看透人内心最深处的秘密。 一代神王的目光不容小觑,可以将圣地之主轻易绞杀,但到了陆道人面前一丈处,便停了下来,渐渐烟消云散。 “前辈是?” 一道洪亮声音从岩石中传来,这个被困了四千多年的圣人,如今因着陆道人的帮助,恢复了全盛时期! 他站起身来,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无边伟力。 “东皇,太一。”?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