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二章 北域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五百四十二章 北域

第五百四十二章北域 一处小世界之外,是无穷无尽的人马。 为首的两人,通体皆被朦胧光华包裹,看不清容貌,如君临大地的神祗,让人心生恐惧,竟有跪伏下去的冲动。 这是荒古大世家的摇光圣主与姬家圣主,世人眼中很大很大的大人物。 就算是世俗中的皇帝,都没有圣主的一根指头重要! 他们,可以一言决定无数生灵的命运,是这片大地实际的主人! 而如今,他们都来到了这一处小世界上空。 “摇光老儿,姬家的老儿,你们到底还是寻上门来了!” 小世界里一声大喝,一个年轻人冲上高天,如绝世利剑出鞘,让这些喊杀声戛然而止。 除却摇光圣主与姬家圣主外,所有人皆不由自主后退。 面对八百年前就威慑南域的大能孔雀王,他们心有惧意,被那股可怕的气势馈住了。 “孔雀王,你的洞府果然隐秘,八百年前我未能寻觅到,如今总算一尝所愿,攻了进来。” 摇光圣主背负双手,光环笼罩在身,如一尊天神,让人无法正视。 “孔雀王,你屡屡挑衅我等,莫不真以为在南域无敌了吗?” 姬家圣主,立身高空,像是身在九重天上,俯视苍生,让人敬畏,道:“今日做个了断!” “好大的威风,看来你们今天是想斩我于此了?”孔雀王放声长笑,道:“人算不如天算,恐怕你们会失望!” “真是欺我妖族无人吗?” 一声断喝传来,整片空间一阵摇动,又一尊妖王冲天而上,与孔雀王并肩而立。 “你是何人?”摇光圣主问道。 “青蛟王!” 青衣中年男子声音如春雷绽放。 “咝”! 后方,不少人倒吸冷气,青蛟王对于很多人来说,并不陌生,是北域的一位妖族大能。 “多一个人,又能如何!” 摇光圣主大步上前,通体有一百零八道光环缭绕,每一道皆晶莹璀璨,像是一百零八个大世界,若隐若现。 他每向前走一步,这方空间就会垌陷一大片,如神王在巡天! 而姬家圣主,则与虚空大道相合,如枯寂的宇宙,又如无垠的星空,不生不灭,让人感觉到了虚无与永恒,像是立身在冥古的星天下。 来者不善,高手如云,除却不少名宿外,亦有太玄门,逍遥门等一众高手。 这是一股无法想象的庞大力量,密密麻麻的人影占据了大半边天空,这完全是为了围歼孔雀王而来。 但就在此时,虚空莫名变化,一道银河横亘中央,阻住了众人。 孔雀王在这边,姬家圣主在那边。 似乎,不能相见。 “装神弄鬼!” 荒古姬家一长老冷哼一声,运用大虚空术,就要穿梭这条银河。 “噗!” 他刚落入银河上空,就被逼出了虚空,身影展现在虚空之中。 每走一步,身影便缩小一半。 待走了十几步,他已经小如蝼蚁。 不过他并没有发现,尤自往前走去。 终于,他发现了一些异常。 任他如何去走,他始终走不出这条银河。 他的额头冷汗津津,回过头来,却见回头路上,每一尊人都有如星河一般大小,恐怖异常! 他越发心慌,急忙往回走,走着走着,肉身渐渐枯老,最终化成了飞灰。 他死了! 老死在了银河之中。 银河里不仅有着空间的力量,还有着时间的力量。 那长老便老死了。 星河之外,荒古姬家圣主心头大震。 即便是他们姬家以虚空术闻名天下,他似乎也没有可能破的了这儿的银河! 他有一种预感,即便是他自己走进,也会陷入无穷无尽的空间之中,最终老死。 “究竟是那尊神人?这样的神通,似乎不逊于我姬家先祖了!” 他打量着那银河,渐渐冷汗直流。 回头一看,那摇光圣主也是一般表情。 两位圣主对视一眼,吩咐众人撤军。 今日之事,有大能出手,人不可为! “莫非是我的先祖青帝?” 另一边,妖帝后人颜如玉心头喃喃。 “还是那东皇太一?” 她若有所思。 …… 一场纷争就此化解,陆道人做好事不留名。 如今,他与独孤少女迈步在北域的大地上。 放眼望去,没有似锦的繁花,没有熙攘的人流,亦没有生机勃勃的草木。 大地一片荒凉,赤色的土壤,红褐色的岩石,一片萧索与枯寂。 无垠的大地,极度空旷,没有一点生命迹象,只有一些光秃秃的石山零星的点缀地平线上。 这是一片不毛之地,没有一点生机,看不到人烟,一派死气沉沉。 “这就是北域么,一点生机全无。” 独孤少女亦望向远方。 果然与书里说的一致。 北域,无边无垠,源矿遍布,天下闻名。 相对于广袤的土地来说,这里称得上人口稀少,千里不见人烟,大多数地方都一片荒芜。 成也源,败也源,这种神秘的物质凝聚生命精华,似乎将整片北域的灵气都吸干了。 人杰地灵这四个字,与北域难有任何交集。 北地也有绿洲,可是相对于无垠的地域来说,实在显得微不足道。 这里盛产源,人们倒也不会为衣食而忧,但也正是因为源,经常发生死斗,民风彪怦,为争夺源矿经常大打出手。因此,各大圣地开掘北域的源矿,多半都是从各自的地域带人过来。 源之珍贵对于修士来说,就如同金币对之凡人,导致这里盗寇横行,不仅有本地人,还有东荒各地的势力。 为了争夺源矿,大打出手,血流成河,这是最常见的事情。 总的来说,北域是一片乱地。这片不毛之地,因源而闻名于世,便注定了这里的乱与血腥。 北域,有无尽矿区,但若论到多产区,当属太初古矿周围的地域,以它为中心,方圆十万里,被各大圣地均分。 太初古矿,是东荒七大生命禁区之一,就在这片地域最深处,被各大圣地的源区包围,但没有一个大势力敢去探索。 在无尽岁月前,在那座古矿发生了太多不祥的事情,一位又一位圣主有去无还,便再也没有人敢打它的主意了。那里成为了传说中的噩土…… 在北域,太初古矿虽然最神秘与恐怖,但不去招惹,便不会有祸端。对于圣地来说,危害最大的是盗寇。 北地,民风彪蛴,流寇遍地,每天都在流血,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乱地。 强大的流寇来自东荒各地,甚至还有中州与北漠的流浪者,都是为源而来,形成了一股股可怕的力量。纵然是圣地也不能高枕无忧,他们的源区也有被劫掠的危险。 这并不是夸大,有些大寇极其恐怖,实力堪比圣地的太上长老,来无影去无踪,很难缉拿。 在北域,有十三个大寇最为出名,各自带领一批强者,严重威胁到了圣地源区的安全。 各大圣地曾经围剿多次,但都以失败而告终,十三大寇一击远遁,很难寻觅他们的踪迹。 “北域,最值得去的地方是紫山,我需要一块帝玉。” 陆道人淡淡开口,似乎是对独孤少女说话,又似乎是自言自语。 他目光向远方看去,看到了所有北域之人。 他伸了伸手,往虚空中一抓,便抓了一枚古玉。 “古玉到手,我们去紫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