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一章烧烤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五百二十一章烧烤

第五百二十一章烧烤 金仙已成,不朽之始。 此时的陆道人,心情正好。 他便将小青铜棺收了,随即走出大青铜棺。 其他一些人见了,也纷纷跟随。 陆道人如今是他们的希望,跟随着这位道人,才是他们的正确举动。 他们便看到了一片大地。 这片大地全都是由红褐色的土壤与沙砾组成,空空旷旷,巨大的岩石只是零星的点缀着。 不远处有一块古石,两个巨大的古字刻在石体上,每个古字都足有五六米高,铁钩银划,苍劲有力,大气磅礴,像是两条怒龙盘旋而成。 比如今的字体繁复很多,应该是很久以前的古代刻下的,也不知道存在多少岁月了。 众人认了许久,才看出这是钟鼎文所书写的“荧惑”。 一干人面面相觑。 他们,还真是到了荧惑星! “荧荧火光,离离乱惑。荧惑,便是火星。” 周毅向众人解释道,又有许多佩服:“东皇大人神机妙算,我们这是乘着类似宇宙飞船的九龙拉棺到了火星,而这个时间只不过半个时辰!” “宇宙飞船,总有回去的时候,那,我们还能回去吗!我很想念我的家人。” 一个女同学带着哭腔。 “这个嘛……” 周毅也不清楚。 他清楚的是,现在跟着东皇太一大人的脚步,才能走的更远。 他已经在九重天之地见到了一个个大修士的恐怖,对于地球之上的生活,并没有太多留恋。 “哪里有那么多的思考,跟着东皇大人走就是了。” 林佳倒是没有丝毫恐惧,这位美丽的少女饶有兴趣,跟随在陆道人的身后。 她的速度很快,竟超过了一般的男子。 若是仔细看去,似乎少女在用一门玄奥的身法, 这正是少女自一个光柱之中领悟的一门遁术,也因着这件事,她才能够闲庭胜步。 …… 一干人行走在火星之上。 这个火星,竟有着充足的空气,湿度,温度,可以让普通人也存活。 当然,也有许多风险。 沿途所过,他们看到过许多奇怪的东西。 比如高空中一轮模糊的圆盘挂在天边,能有在地球上所见到的月亮的一半大小。 而在另一个方位,还有一颗拳头大小的亮星,比一般的星辰亮很多,但又比那颗小号的月亮暗淡一些,称之为星辰过于明亮,称之为月亮又过于小与暗淡。 这是两个月亮,是属于火星的月亮。 他们还看到过人工建成的亭台。 甚至,他们还见了一颗人头骨。 那是一个成年人的头骨,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了,已经近乎风化,骨质早已不再光润,上面有很多粗糙的裂纹。 而让人吃惊的是它的额骨上有一个非常规则的圆洞,能有手指粗细,像是被利器洞穿的,孔洞周围非常平整。 有女同学被吓得大声尖叫,也有独孤少女理都不理,似乎已经司空见惯。 走了又走,最后,他们见到了一片起伏的影迹,像是一片片乱石堆连在一起,高低不平,犬牙交错,原来一片废墟。 断壁残垣,一地的瓦砾,似在诉说着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 夜月下,这里显得格外幽寂,过去这里应该是一片连绵成片的宏伟宫殿,可是眼下却是一片凄凉的景象。 终于,他们看到了一点光源。 就在前方五十米远处,一间古庙静静地座落在那里,青灯古佛,一点灯光如豆。 在古庙前,相伴一株苍劲菩提古树,六七个人也合抱不过来,古老的主干已经中空,若不是还有五六片绿光烁烁的叶片还点缀在上,整株古树就如枯死了一般。 古庙与菩提树相依相呈,古意盎然,让人似感受到朦胧时光流转,岁月的变迁,带给人以无尽的宁静与苍古。 走到这里,一干人都难掩惊异之色,后方那片宏伟与浩大的宫殿群早已化为废墟,而这一间小小的古庙却依然长存,让人有一种平淡归真的感觉。 “怎么会有这样一座古庙?” “那株菩提古树仅存的几片叶子居然有晶莹的绿色华光流转!” 菩提树几可称为佛树,与佛教渊源甚深。据传说,两千五百多年前,释迦牟尼便是在一株菩提古树下大彻大悟的,成就佛陀果位。 眼前这株菩提古树与古庙相生相伴,皆有不凡之象,让人不得不惊异。 “为什么我感觉像是有历史长河在涌动,眼前这一切仿佛无比久远,像是经历了历史的沉淀。” “大雷音寺?” 独孤少女目光远方,看到了远方一处匾上的四个字,撇了撇嘴。“这个世界的大雷音寺,还真是荒凉!” “大雷音寺荒凉,不过大雷音寺的地下,一点也不荒凉,有很多鳄鱼呢!” 陆道人呵呵一笑,目光望向了关押鳄祖的地狱之处。 他便看到了一只大鳄鱼。 还有无数小鳄鱼。 小鳄鱼密密麻麻,看起来没什么意思。 只有那大鳄鱼,应该……味道可以。 那是鳄祖! 两千年前,有妖圣鳄祖,遇一段星空古路,横渡星空,意图寻找古仙,却不曾想遇到已是准帝的释迦牟尼。 鳄祖非释迦摩尼之敌,被释迦镇压于荧惑古星大雷音寺之下第一层地狱之中,日夜受佛门大神通度化,而来已有两千多年。 第一层地狱墙壁之上,有佛门大神通,乃当年释迦亲自刻下,日积月累,数百上千年积存下来,有玄奥莫测之杀机,可将一尊大魔王炼化。 只不过,这头鳄祖似乎有些本事,竟被活镇两千年而不死,可以说是一个不小的奇迹。 只不过,今日他的奇迹,已经用到头了。 “古有大圣大羿射杀妖族九金乌,今日,本座烧烤妖圣鳄祖。” 陆道人悠悠出声,目光看向了太阳。 便有无穷太阳真火汹涌澎湃,跨越了无穷空间,来到了火星之上,变成了一堆篝火。 它的上面,多了一个锅。 那是用来烤的。 陆道人一招手,那妖圣鳄祖便来到了锅里面。 似乎没有任何的反抗,又似乎是一刹那之间,它已经失去了反抗的余地。 “这到底是什么鬼?” 还在锅里的妖圣鳄祖彻彻底底的懵逼了。 他一个堂堂妖圣,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了一口锅里! 而且,更让他恐怖的是,它吼一吼可以让星辰坍塌,却根本吼不破这个锅! 而且,这个锅似乎无穷大,竟然能够装的了他的身体! 而且,他的法力神通,已经被禁锢了! 他现在就相当于一个小鳄鱼!没有任何法力神通的小鳄鱼! 要被人吃了! “这就……完了?” 一旁,独孤少女看的一脸诡异。 难道不应该大战几百回合? 或者,至少几个回合? 就这么抓了,像是抓了一只兔子一样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个鳄鱼只是个普通鳄鱼…… “你以为呢?只是个……妖圣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