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破城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五十章 破城

第五十章破城 智多星吴用身死,济南城唾手可得。 陆云站立楼船之上,发动总攻号令。 一声令下,大宋军一百多架投石机,齐齐把几百斤重的石头往城楼上砸去,目标直指城墙上的守城军。 但见乱石如雨,轰轰砸在城楼上,将那济南城砸得坑坑洼洼,落入城中,便是房倒屋塌。 又有霹雳车,长矛后面系着绳索,咄咄射个不停,一时间城墙上插满了长矛,一根根绳索连着地面。 又有七十多辆床弩掩护,射出漫天箭雨,压得城楼上的守军抬不起头。 又有公输陇鹤动用几十头机关兽,连纵带跳,攀沿上了城楼,咯咯吱吱的齿轮转动声中,机关兽上安装的几十把利剑如风车般转动起来,周遭三米范围的人马都被切成肉碎。 城楼一角,瞬间被宋军夺了! 大宋的破城,实在是狂野而暴力! 飞弩如雨,机关兽肆虐,这一轮的打击下,济南城的贼军竟被打懵了。 他们完全被大宋的强大器械工具碾压。 纵然是宋江一面的道家高人,遇到这无穷箭雨,几十头机关兽,也要退避三舍。 实在是太过强大! 入云龙公孙胜刚祭出飞剑,破了一头机关兽,那边,已经有几十只飞箭射来,若不是花荣在一旁阻了一阻,这一下,公孙胜便死于机关兽手下了。 公孙胜惊出一身冷汗,袖袍已乱,急匆匆喝道:“降魔真人快来助我!” 一人从城墙上赶来,手中两把禅杖,重达八十斤,长一丈五,使将起来,纵横开阖,连重达数吨的机关兽,也被他两下硬生生挑飞! 这人犹有余力,又挑落几头机关兽。 “此人是谁?应当不是我道家的人吧!”陆云在远处观战,颇为诧异。 “应当是沂州南山镇王天霸,释家降魔真人。”清凉法界指迷笋冠真人刘永锡在一旁言道。 “原来是佛门金刚,难怪如此彪悍!公孙胜竟然将佛门的人也请来了!”陆云冷哼一声,眉头微皱,远远看了王天霸一眼。 降魔真人王天霸正奋力去挑两头机关兽,他修行的是肉身之道,讲究肉身成圣,力量大的惊人,这公输家族的霸道机关兽或许是道家术士的天敌,但不是他佛门护法金刚的天敌。 只是他突然之间,脑海里一片空荡,大脑昏昏欲裂,几乎要爆炸开来。 那真人一个趔趄,只差一点便从城墙上掉落下来。 便在这一瞬间,几辆机关兽挥舞着数百把利剑,如风车般转动起来,漫天剑光,将王天霸尽数笼罩其中。 降魔真人受了陆云一记念力攻击,无法运转功力,瞬间挨了成千上万剑,被劈成了一堆碎肉! 可怜纵横大江南北的一代高人,就这样丧命! “道友!”公孙胜垂下几滴眼泪,就在这转瞬间,他的一位道友丧命于此。 他请来了道友,却让道友送命,他对不起降魔真人! “杀!”公孙胜厉喝一声,催动飞剑,奋力杀敌。 “攻!” 与此同时,陆云又是一声令下,其他各路大军拥着云梯楼车,开始搭着城墙往上爬。 陆云手下,卢俊义、杨志、呼延灼各率领一船之兵,从黄河北岸登陆,涌上济南城墙,而林冲、张清夫妇从南岸登陆,也上城墙厮杀,正好遇上了公孙胜。 公孙胜这一次也破了杀戒,祭起飞剑四处杀人,徐和徐槐徐青娘等也统统上阵,用雷法攻击。 另有缚邪真人苟英,祭出一把飞剑,来回之间,便将几员攻上城楼的宋兵斩落。 陈丽卿远远在大船之上,刷的一箭射去,正中那真人后心! 苟英一个踉跄,却没有什么损伤。 陈丽卿又刷刷刷三箭,连珠急射。 缚邪真人大怒,突然解下金腰带,伸手一指,只见那金腰带如同一条游蛇,飞了过来,向陈丽卿腰间捆去。 陈丽卿站立在陆云身边,笑嘻嘻道:“陆叔叔,这个腹泻真人要打我!” “调皮!”陆云呵呵一笑,也不知是说陈丽卿小姑娘,还是说金腰带。 他微微一动,一指点出。 虚空之中,风云变色,陡然间雷霆密布,几百颗神雷一股脑砸下来,正好砸在那金腰带上。 金腰带黑烟滚滚,在空中动了一动,便径直掉落了下来。 它,已经被废了。 与此同时,缚邪真人苟英猛然吐了一口鲜血,气急败坏,一时间怒火攻心,昏了头脑,从城楼中跳下来,似乎要去找陆云算账。 那十几丈的城楼,苟英轻飘飘落下来,丝毫无伤,却在此时,凌振看出便宜,立刻指挥炮手向苟英开炮。 震耳欲聋的巨响中,近百发炮弹一起落下,轰然炸响。 这位道家真人,被炸的……粉身碎骨。 他没有程颐的本事,遇上百发炮弹,只好死了。 战场之上,第一位道家高人陨落了! 陈丽卿拉动大弓再射,三星连珠,明明射向高空,却在空中相碰,转折向下,突兀其然的射入徐槐的脑门! 那徐槐头顶中了一箭,依旧面不改色,将箭支拔下来,不带一丝血迹。 “这老贼又是什么来历?”陆云问道。 “禀国师,那老贼唤作徐槐,表字虎林,旁边的老者唤作徐和,中年妇人唤作徐青娘,稍后两个徐长生徐伟生,都是徐和之子。徐和字榕夫,与徐槐是堂兄弟,与徐青娘是叔侄关系,师承陈念义,都参乘内典禅乘,有些法力。 “一家都是反贼!”陆云冷笑一声,又问身旁几位术士道。“谁与我去擒了他?” “贫道愿往!”蓬莱仙阙正觉真人张鸣珂,紫霞仙阙妙明元君汪恭人,紫罗仙岛镇海真人李成,青华仙府妙正元君贾夫人四人同时出声,将五人拦下。 另一边,花荣远远瞥见陆云发号施令,咬牙切齿,恨恨道:“此人定是陆贼无疑了,只要射杀了他,这一仗就算是赢了!” 陆云第一次来,破了梁山,还抓走了他的妹妹! 陆云第二次来,便杀了自己的兄弟吴用,还要破了济南城! 陆贼没来之前,一切都很美好,只因为陆贼一人,一切的良机,一切的谋划都被毁了! 他又岂能不恨? 花荣立刻搭五箭上弦,爆喝一声,肌肉狰狞,向陆云射去,五箭刚刚离手,只听一声呼啸,弓弦啪的断开,却是被陈丽卿觑出破绽,一箭射断他的弓弦。 那五支箭射到陆云面前,被陆云一眼看去,直接飞灰湮灭,只看得花荣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陆云呵呵一笑,又动用念力,看了花荣一眼。 花荣顿时惨叫一声,晕倒在地,只觉脑中嗡嗡嗡叫个不停。 立马有几员大将杀来,将花荣绑了。 “这一下,宋江可要心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