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试剑(修)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五章试剑(修)

第五章试剑(修) 奕棋,奕剑。 重在一个“奕”字。 什么是“奕”,奕,便是算计,便是推演。 推演未来发生的事,推演敌手的下一招,推演敌手旧力已断,新力未生的那一个刹那,给予致命一击。 敌手未出招,我已知晓你的底牌。 敌手一出招,我便破了你的破绽。 我一出手,敌手……必败无疑。 这便是奕剑的强大。 破尽招式,无招胜有招。天子望气,谈笑杀人。 极尽推演,料敌先机。 陆云以奕棋修炼,运转念力,以强大念力推演万千可能,料敌先机。 而且,他的料敌先机,甚至要更为强大。 只因为,他所获得的念力,磅礴无比,远甚他人。 “超能失控”世界中的念力是个好东西,需要不断开发利用,极致发挥它的每一份作用,而不是如电影里那个蠢货主角,得了念力却不知学习,不知进化,反而得意忘形,最终超能……失控,自己也下场可悲。 身为穿越武侠世界兼历史世界的陆云,多年前便有着一人一剑走江湖的美妙幻想,只是当年也只能想想而已,现在却有了实现的可能。 那么,练剑自然也是少不了的。 奕棋通了,陆云打算将这奕棋之术用到奕剑之上。 “唔,也该试一试奕剑之术了!”陆云站起身来,不去理会面前的奕棋残局,去寻找大师姐苏清婉。 在这华山,能与他试剑的,便只有大“师姐”苏清婉了。 自家师父玄幽道人武功虽高,却懒得比,这华山之上又没有其他人,只能找师姐了。 “师姐,与我试试剑如何?”苏清婉正懒洋洋躺在一颗大青石上,耳边便传来了陆云的声音。 “小师弟,你饶了我吧,你又要比剑,能不能消停会?”听闻陆云要比剑,苏清婉嘟哝起嘴,满脸的无可奈何。 小师弟,怎么那么喜欢比武,坐下来看风景不好么…… 再说,她比师弟入门早,却……似乎有些不是师弟的对手…… 那还打什么…… 她可是大师姐,怎么可以打不过小师弟…… “这一次,我会将内力压到同境界的地步!”陆云摆摆手,笑眯眯道。 “同境界,小师弟,你可不要后悔?”苏清婉听着陆云的话,眼珠子滴溜溜乱转,雀跃欲试。 刚开始比斗的岁月里,是比武最幸福的岁月,她每次稳赢小师弟。 不过后来,师弟的内力增长迅速,她只能借剑招打平。 到了现在,勉力维持不败…… 现在一提到比武,她就有些头疼。 不过,现在内力放在一个水平,若是能击败面前这个小孩,那多有面子,还可以为自己找回师姐的场面…… “师弟,我可要出手了!”一声娇喝,苏清婉拔剑,倏忽间便向陆云肩上刺去。 陆云不急不慌,呵呵一笑,随手一剑刺出,正好抵在师姐前行的剑尖,将这无声无息的利剑拨开。 在他的神识感知之中,这一剑看似精妙无比,实则有着破绽三百六十五处…… 他挑了一处,便破了小师姐自以为完美的剑法! 陆云也不急于将师姐战败,而是要师姐喂招,于战斗之中感受真正切切的“奕剑”之道。 奕剑,毕竟,还是与奕棋之道有些差异,拿剑喂招,他或许能够领悟的更多,如每一剑的力量…… 当能够以念力看破每一剑的力量,敌手便没了存在的价值…… 另一边,一击不中,苏清婉身影翻飞,运转剑法,频频向陆云攻杀而去,颇有些鬼魅的味道。 陆云仍是随意应对,每一次出剑,必能破了小师姐的剑势,让她半折而反,徒劳无功,难受的吐血。 终于,喂了数百招之后,看透了师姐此时的能耐,陆云不再试探,随意一剑刺去,刺到了空处,但是下一刻,苏清婉却正好向他的剑上撞来。只差了三指之长,剑尖便会抵到苏清婉的脖子之上。 哗啦! 一滴滴冷汗,顿时掉了下来。 “师弟,不带这样的?”苏清婉幽怨看了陆云一眼,忍不住的埋怨道。 “师姐,我已经算好了,师姐必将在距离此剑三指的地方停下来,师姐绝不会损伤一根汗毛!”陆云将剑收回。 “……” 不听陆云的话还好,一听,苏清婉只感觉脖子凉嗖嗖的。 什么叫做“师姐必将在距离此剑三指的地方停下来”,这不是说,小师弟不仅算好了她的行动方向,甚至算出了她遇到此剑之后的种种动作,如反应时间…… 这……还是人么? 有人,还可以这么算么? 难怪师父也在师弟面前汗流浃背,再也不肯和师弟下棋! 难道说,知识真是力量? 第一次,苏清婉觉得她有必要好好学习学习…… 当这次比武的消息落到玄幽道人耳中之时,玄幽道人大喜过望,决定拼了自己的身份给自家徒儿喂招。 奕剑之术,哪里是那么容易学会的。 不经历千万剑,就凭借纸上谈兵的奕棋术,还差了很多。 那么,他就陪小孩子玩玩。 “云儿,我今日便不用内力,单以剑法与你过招!” 玄幽道人自有自己的骄傲,对上一个小孩子他还用内力,他这一把年纪活到狗身上了。 “真的?”陆云一笑,站定场中,一动不动,等待玄幽道人出招。 两人开始了对峙。 陆云没有动。 玄幽道人也没有动。 终于,对峙了一刻钟后,玄幽道人开始出招,一剑挥出,刺向陆云。 简简单单。 “啧啧,师父这一剑有意思,蕴含了一百种变化!” 陆云站定原地,念力奔涌,看出了这一剑的名头。 看似一剑,却有一百种变化! 只这一剑,便没有多少人能接的下,也没有多少人能学的会。 寻常人等,就是剑法有三十种变化,他也得学几年,何况一百种变化?若是资质不行,纵然一辈子也学不会。 “破!” 陆云却是喝了一声,手中利剑正好抵住了自家师父的前进方向。 玄幽道人一剑一百种变化,他这一剑则是一百……零一种变化,无论一百种变化如何变,陆云始终克制这一剑。 “咦!”玄幽道人不由得发出一声轻咦,似乎有些诧异,随即变得有些好笑,这个世界,竟有人在他面前说了一个“破”字。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 “那你……再试试!”玄幽道人也来了兴致,手中剑花挽成了一片,连剑的踪影也无法看清。 目之所望,一片银光,恍似……剑的海! 他这是动了真功夫,几十年的修炼,剑招可以在一瞬间施展而出。 “奕!”陆云的面色多了几分慎重,更多的却是兴奋。 理论与现实果然有些差距,当玄幽道人的速度快到了极点,一般人,根本无法反应过来,已然死了。 即便能看破招式,手下也来不及反应。 陆云立刻变得岌岌可危,不过,他的心灵进入空灵境界,念力全力涌动,奕剑之术疯狂施展。 玄幽道人的动作,顿时在他的感知中,变得缓慢了下来。 快与慢,从来都是相对的。 当反应速度达到了一定程度,所谓的快,也不过是慢。 这便如当你的念力能感知到万分之一个刹那的时间,一刹那其实很漫长。 一刹那,就是一万个……万分之一刹那。 你可以在一刹那,做一万个动作。 而在这一刹那,陆云推演出无数种可能。 他一剑挥出。 刺的方向不是正对玄幽道人,而是距离玄幽道人右方十公分的所在。 下一刻,玄幽道人正好出现在陆云剑尖所指方向。 玄幽道人剑招陡变,险险避开了这一招。 “好厉害的算计!”玄幽道人的面色,变得越发欣喜起来。 这个徒儿,天生聪慧,算计能力更是超出了世间所有人,达到一个匪夷所思的境界。 即便他,也几乎比不上。 “好小子,这是要逼我出全力啊!”玄幽道人长叹一声,开始全力出招。 剑的海,无与伦比的攻击! 陆云如剑海之中的小舟,似乎顷刻之间,就要倒下。 不过,陆云一直没有倒。 一剑两剑三四剑,五剑六剑七八剑。 每一剑,必破开无数剑浪。 心中有奕剑,破万千剑。 终于,玄幽道人微微气喘,陆云更是气喘吁吁。 他们的比剑,变得极为怪异。 你一剑,我一剑,没有任何花哨。 在陆云面前,任何的招式都会被破。 而对于玄幽道人,有学了几十年的剑术,也能抵挡陆云的破招。 无招胜有招。 两人的比剑,直来直去,没有任何的变化,似乎成了新学者的比剑。 剑剑相碰。 比的已经不是剑法,而是内力。 比内力,便没有了比试的必要。 “老了,真是老了!”玄幽道人收回长剑,似乎有些唏嘘。 “师父永远不会老……” “真是好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