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吴用,无用 - 穿越诸天万界

第四十九章 吴用,无用

第四十九章吴用,无用 济南城下,大战火起。 得了陆国师发号施令的大宋大军,开始全力向济南城进攻,务必要将贼寇一网打尽。 早有陈道子奉了陆云命令,祭起九阳神钟,破了济南城的纯阴之宝玄黄吊挂。 陆云又站在楼船上,猛然一口气呼出,漫山遍野,突然起了白雾,白茫茫一片,将整个大江完全遮了。 他的身旁,王老志微微点头,又撒下一大篇法术,大宋的军士受着法术,纷纷能够看得清白雾之外的东西,不受大雾干扰。 而守济南城的,却无法望见白雾里的人。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如今既然敌方的术士缺损了几个,正要利用这缺损的良机创造出更大的战机。 乱箭纷飞,乱石如雨。 楼船影影幢幢,浮现在大雾之中,横在江面上,百炮齐鸣,又有大船上投石机、霹雳车、脚踏连弩,纷纷向着济南城中射去。 济南城中玄黄吊挂已经被陈道子以九阳神钟破了,要想破陆云的大雾,必须得术士亲自去破,只是先前的五雷天罡正法,已消耗了五位术士的法力,公孙胜一方,便只有贵陵深处保虚无上真人任真,丸华金阙降魔真人王天霸,鉴湖东浦普天欢喜真人召忻,山****上通一真人陈念义四位术士。 这四位术士刚出头,便有万千飞弩激射而来,又夹杂着陆云这一方几位术士的联合攻杀,顿时岌岌可危,落入下风。 守济南的大将是插翅虎雷横、小李广花荣,主事的则是智多星吴用,三位头领被众将士拥着,站在城楼上向黄河水面看去,都倒抽了一口凉气,只见江面上朦朦胧胧,隐约有无穷牙舰劈波分浪而来,大船小船上都是官兵,刀枪晃得眼睛都花了! 雷横面色如土,失魂落魄道:“完了,这么多楼船,如何去守?” 他们的水军,已经全军覆灭了,如何守得住…… “放箭!快放箭!”小李广花荣眼见宋军已经到了城门下,急忙大叫。 吴用站在城楼之上,心一横,漠然道:“倒火油,放火!” 小李广在一旁不可置信,连忙一把拽住他,急道:“我们在下游,倒火油会把整个济南点燃了!” “那怎么办?若是那些横木撞将过来,肯定会把济南城楼撞得四分五裂,敌军一拥而入,谁能抵挡?” 花荣正要说话,突然听得呼啸一声,只见一块上千斤重的巨石从那楼船上被投石机发射过来,目标正是他们! 花荣连忙拉过吴用,撒腿就跑,刚跑出几步,只见那巨石轰然落下,他们原来站立的地方顿时出现一个大坑! 那巨石四分五裂,骨碌碌滚下城楼,又砸翻几个喽啰! 吴用挣开他的手,大叫道:“倒火油!快!就算烧了济南,也不能让陆贼打进来!” 花荣无可奈何,但见几百桶火油浇到黄河水面上,城楼上丢下几十个火把,顿时江面燃烧,烈火熊熊! 凌振连忙擂鼓,楼船牙舰停止前进,而一些小船上的军士,却一言不发,操控着木筏冲锋,一股脑向济南城撞去! 只听轰然一声巨响,那城楼在近千大木头的轰击下摇摇欲倒,城楼上乱石娑娑掉落,砸到火水里,火花四溅! 吴用与花荣险些摔进水里,花荣连忙搭箭,便向水中的军士射去。 那军士额头正中一根箭羽,不断晃动,只是却跟没事人一样,继续攻城。 这是张清,琼英夫妇的纸马刀枪术! 张清,琼英夫妇,掌握一手纸马刀枪术,虽然是纸人做的兵将,但论及杀伤力,却与一般士卒没有两样,甚至还要更甚一筹。 毕竟,纸人做的士兵根本不惧伤痛,就算是头顶被花荣一箭伤了,也能继续攻城。 对付这样的法术,一般将领还真是难以应付,不过随便一个术士只要召唤出罡风,亦或是吹一口火符,便可将此术轻易破去。 但此时,守城术士急缺,只有花荣在旁,竟对此物毫无办法! 花荣愣了一愣,似乎有些不可置信,但此时,又是一次撞击,再次向济南城撞去! 第二次撞击,将大铁闸生生撞得扭曲,铁闸齐齐从城墙中间脱落,掉进水里。 那些大木筏顺着河水流下去,沾满了火油,熊熊燃烧,流入济南城中,跟着是被木筏撞得粉碎的青云山船骸,也烈火熊熊,流入济南城中。 济南城上游楼上的守军见木筏冲断了铁闸,都沉默了片刻,然后大叫一声,丢掉各种武器,撒腿就往城墙上跑,有人被挤掉城楼,掉进下面的火坑中就是一阵惨叫,身上沾满了火油,火人一般。 接着那十几丈高的城楼发出刺耳的声音,摇摇晃晃,突然一块大石头掉进水里,砸出一大片火花,接着连绵五十多丈的城楼突然倒塌,人马都掉进水里! “军师,怎么办,城要破了!”花荣大急,全力出手,狙杀宋军兵士,但沿着破口冲杀而来的人,越来越多。 济南城,已经要守不住了! “撤!快撤!”吴用大叫,早已经吓破了胆。 这世上,有这种连环攻城的手段,纵然他智谋滔天,都没有任何用处! 对方想要风,便来风,想要云,便来云,想要雨,便有雨。 想要什么,便来什么,他还能怎么办? 就算是诸葛在世,怕也是没有办法! 各种手段,早已经震慑住了他。 造反,实在是太危险了些! “撤……”吴用正要开口,却陡然发出一声嗬嗬的嘶哑声,说不出话来了。 他的喉咙上,插了一只箭。 吴用万分不甘心,只觉有千言万语在心头。 但他已经没说话的机会了。 军师吴用倒地! 智多星吴用,死! “军师!” 济南城上,传来了花荣痛彻心扉以及手足无措的怒吼。 当军师不在了,他突然整个人慌乱了起来,似乎失去了所有的依仗,没了主心骨! 他又该怎么做? …… “只可惜,宋江没来,否则就要一战竟功了!”大宋楼船主楼之上,陆云拍拍手,让手下人将他手中的神弓收好。 刚才便是他,一箭灭了吴用。 吴用既然敢出现在他面前,吴用只好死了。 这么短的距离,取上将首级,对于陆云来说,如探囊取物。 陆云就算是闭着眼,也能射死一位上将。 何况,吴用只是一个书生,没有多少武艺在身。 便在花荣微微吃惊的一刹那,吴用便死了…… 而死了吴用,梁山便完了一半。 虽说吴用的为人,陆云很不喜欢,大本事,大计谋没有,坏水却有一肚子,总喜欢出些下三滥的招数,逼迫一个个活的安安稳稳的人反上梁山,但不得不说,吴用对于整个梁山,有着至关重大的作用。 梁山没了吴用,便不堪一击,完了一半。 再死了公孙胜,梁山便全完了。 至于小小宋江,陆云随手可灭! 而如今,吴用死了。 “宋江反贼,气术不多矣!”

上一篇   第四十八章 斗法

下一篇   第五十章 破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