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二章 天不生仙尊,万古如黑夜 - 穿越诸天万界

第四百八十二章 天不生仙尊,万古如黑夜

第四百八十二章天不生仙尊,万古如黑夜 “天机,这是怎么了?” 蜀山位面人间界,陆道人还是在一小舟之上,只是他的面上,比之往日里多了些奇怪。 无他,就在这一瞬间的功夫,他感觉到整个蜀山的因果网乱了! 再也没有掐指一算便预测人于千里之外的可能。 即便是他的因果莲胎,都在这个世界受到了压制。 似乎在这一瞬间,有一个恐怖存在,降临到了蜀山,修改了这个世界的规则! “不知是何方大能,能够修改,压制一个世界的规则?” 陆道人往天上望了片刻,也没望见什么东西。 他想了想,心情变得好了起来。 天机乱,似乎……不是什么坏事? 蜀山灵空仙界的大佬们之所以恐怖,便是他们可以轻而易举推算出外来者的信息,然后……群殴! 人多力量大,即便是人间界的人打不过,仙界的仙人下凡,也能将外来者灰灰了去。 但是现在,天机一变,任谁都是两眼瞎。 他岂不是可以更浪? 也不用担忧直接对上仙界的一干大佬。 如果有变,则借着元始珠立马离开…… “不知道,前辈有什么打算?” 却在此时,李宁与周琅说了许多话之后,李宁问向了陆道人。 “天下之大,何处不可去,先在这峨眉浪一浪,顺便,给你们几个教些打天下的道理。没有正确的指导思想,人再多,也是一盘散沙,又谈何恢复中华?” 陆道人悠悠出声道。 周琅闻言,喜道:“前辈说的有理,我愿意为前辈做指引。我来到四川,已是三年了。我在峨眉后山,寻得了一个石洞,十分幽静,风景奇秀,我昨天才从山中赶回。此外我教了几个蒙童,我回来收拾收拾,预备前往后山石洞中隐居,今幸遇见了前辈,请前辈去那里稍住几日。” “只是……” 周琅微微一顿,又道:“那里十分幽僻,人迹不到,猛兽甚多,需要防备一二。“ “世上的猛兽,对于我来说就如猫狗,没什么关系。” 陆道人呵呵一笑,听出来周琅内心一些其他的想法,伸手一招,便抓了一只百里之外的老虎。 虽然天机混沌了,但对于他的修为,并没有压制。 他还是可以破开空间,直接抓取百里之外的存在! “小老虎,不要发威,要不然,我就打你。” 陆道人看着一脸懵逼又准备狂吼的老虎,淡淡出声。 话语落下,那只老虎便蔫了。 就在一瞬间,它从内心感受到了一种致命的危机,那是不听话就会被打死的危机! 而且,它竟然从内心生出了一种要臣服面前之人的想法! 而这种想法,根本挥之不去,无法消除。 似乎臣服于面前之人,乃是天经地义,符合天地大道。 虽然,它不懂大道是什么…… “上古圣皇以麒麟为坐骑,本尊以你为坐骑,也算是你的福分了!” 陆道人笑着开口,伸手往老虎的脑袋上一摸,开了它的灵智。 陆道人的那尊阳神分身,修炼到了造物主的境界,自雷劫之中领悟了造化的道理,本尊自然也领悟了造化的道理。 如今以造化大道开一只老虎的灵智,自然是轻而易举。 “嗷呜,主人。” 老虎发出萌萌的声音,听起来像一只小猫。 走。” 陆道人看着早就懵逼的周琅与李宁,呵呵一笑,又将少女顺手带了上去。 皮皮虎,便一路心惊胆战,从河流上面浪了过去。 浪的它自己都不敢相信。 它都不能明白自己怎么没掉下去。 它可是很重的! “果然是仙尊!” 周琅与李宁,则是在后边船上,感慨不断。 “仙尊手段,难以理解,亏我先前还有着许多怀疑。” 周琅觉得有些惭愧。 “仙尊如此,异族可灭!” 李宁却是想着其他事。 吩咐着船家加快速度,跟随着仙尊一路前行,万一跟丢了就麻烦了…… …… “农村……包围城市,土地……革命,武装斗争……团结群众……这个世上,竟有如此玄奥之道理?” 峨眉后山的一处山洞,名为“漱石栖云“的,李宁与周琅读着这位仙尊给他们的书籍,两眼之间满是赞叹,周身都笼罩着智慧的火花。 二人感觉,读了仙尊的书,过去与异族斗争的失败,未来战争的必然胜利,都在眼前无比清晰的呈现着! 他们已经找到了一条能够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道路! “天不生仙尊,万古如黑夜!” 最后,这两个齐鲁三英之二,已经对陆道人崇拜的五体投地。 他们下定决心,先用思想武装自己,然后,开始一场轰轰烈烈的解放运动! 不过,总有些意外发生。 便在陆道人一行到了峨眉后山一处山洞不久,周琅的一个朋友急忙送来了一份信,信中说:“三日前来了一个和尚,形状凶恶异常,身上背了一个铁木鱼,重约三四百斤,到村中化缘。说他是五台山的僧人,名唤妙通,游行天下,只为寻访一个姓周的朋友。 村中的人,因为他虽然长得凶恶,倒是随缘讨化,并无轨外行为,倒也由他。 他因为村中无有姓周的,昨天本自要走,忽然有个口快的村人说起周先生,他便问先生的名号同相貌。 他听完说:一定是他,想不到云中飞鹤周老三,居然我今生还有同他见面之日!说时脸上十分难看。 他正问先生现在哪里,我刚刚走出,那快嘴的人就说,要问先生的下落,须问我们。那僧人便来盘问于我。我看他来意不善,我便对他说,周先生成都就馆去了,并未告诉他住在峨眉。他今天已经不在村中,想必往成都寻你去了。我见此和尚来意一定不善,所以通函与你,早作准备。“ “如之奈何?” 周琅拿着这份书信,大惊失色。 “小小的多臂熊毛太,蝼蚁一般的东西。他若敢来,我就送他归西。你现在可是顺应人道潮流的人,何必畏惧他!” 陆道人的声音轻轻响起,定了两个人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