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周琅 - 穿越诸天万界

第四百七十九章周琅

第四百七十九章周琅 “天机变,何方狂人竟敢如此逆天行事?” 一处血光冲天的洞府之中,一个沉睡的老魔头突兀惊醒,手指飞舞间,似乎要算出什么来。 “什么时候,峨眉派有了这么大的胆量,竟然敢对异族直接出手?扬州三屠的时候,他们怎么没出手?他们不是自诩天下正派么?这一次,还真正派了?佩服!佩服!” 老魔头算了又算,只得了一个紫郢青索,正是峨眉的至宝,顿时面露诡异之色,发出桀桀怪叫。 峨眉派最擅长算计别人,怎么这一次改了性子,直接干了异族气运神龙? “厉害!” 老魔头伸出一个大拇指,赞叹了一声。 这样的事,即便他们这些号称魔头的魔头,也是不敢做的。 魔道虽然号称修自己心意,做任何事只凭自己喜好,但这些年以来,他们似乎已经忘记了魔道的精髓,只剩了些苟延残喘…… “哪里来的邪魔外道,竟然敢借我峨眉的名义行事!” 老魔惊讶的时候,蜀山境内,一个个高人纷纷惊醒,推算了起来。 推算的结果,却让他们几乎气炸了。 竟然有人让本不该出世的紫郢青索神剑提前出世,这已然是违背了天机! 而最可恶的,竟然是这个邪魔伪装他蜀山派,断了异族朝廷的龙脉! 岂不知,一切都是命数? 该来的,必然要来,不需要阻止。 要走的,必然要走,也不用阻拦。 但是这个邪魔外道,不仅逆天行事,还假用他蜀山之名! 是可忍,孰不可忍? 当下,便有一个个峨眉派的高人开始了推算,要算出这个胆大妄为之徒! …… “你们若是能够算出我的行踪来,就算我输!” 虚空之中,陆道人淡然而立,脚下生出一三十六品莲胎,玄之又玄,到处透露着“因果”的气息。 这是因果莲胎,因果大道的凝结。 人在上面,断绝一切因果。 即便陆道人做了这些事,有因果莲胎在,没有谁能够算的了他的过去未来。 甚至于,即使陆道人拿了紫郢青索,蜀山中人也无法借着紫青双剑算出他来。 不过,陆道人并没有贪污这所谓的蜀山至宝:紫青双剑。 再怎么至宝,难道还能强过盘皇生灵剑? 在他用了这两把神剑之后,他便把两把神剑往远处一扔。 紫青双剑依旧回到了它们原本在的地方。 只是从今日起,没有几个人能够成为它们的主人。 连气运神龙都屠过的剑,又岂会臣服于一般凡人之手? 即便是主角,也没用…… “前辈,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少女看着就那么立在虚空之中的道人,又看着那玄之又玄的莲胎,双目之中,有许多的羡慕,面上却恭敬出声。 “没什么太多的事。不过从此以后,想要恢复中华,便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陆云来到了小船之上,笑眯眯道。 “那就好,那就好。” 李宁虽然不知道这位仙尊为什么如此说话,不过听着能够恢复中华,内心里不由自主生出些许高兴的心思。 却在此时,远远树林中,有一个白衣人来。 月光之下,看得分外清楚,越走越近。 那人一路走着,一路唱着歌,声调清越,可裂金石,渐渐离靠船处不远。 李宁心情不错,一时兴起,便喊道:“良夜明月,风景不可辜负。我这船上有酒有菜,那位老兄,何不下来同饮几杯?“ 白衣人正唱得高兴,忽听有人唤他,听出了这人北方人的口吻,便到了船上。 二人会面,定睛一看,忽然抱头大哭起来。 正是旧时相识。 李宁哭了一会,幽幽叹道:“京城一别,谁想在此重逢!人物依旧,山河全非,怎不令人肠断呢!“ 白衣人说道:“扬州之役,听说大哥已化为异物,谁想在异乡相逢。从此我天涯沦落,添一知己,也可谓吾道不孤了。这位姑娘,想就是令媛吧?“ 李宁道:“我一见贤弟,惊喜交集,也忘了教小女英琼拜见。“ 随叫道:“英琼过来,与你周叔叔见礼。“ 少女听了她父亲李宁的话,过来纳头便拜。 白衣人还了一个半礼,笑道:“我看贤侄女满面英姿,将门之女,大哥的绝艺一定有传人了。“ 李宁摇了摇头,道:“贤弟有所不知。愚兄因为略知武艺,所以闹得家败人亡。况且她一出世,她娘便随我死于乱军之中,十年来奔走逃亡,毫无安身之处。她老麻烦我,叫我教她武艺。我抱定庸人多厚福的主意,又加以这孩子两眼怒气太重,学会了武艺,将来必定多事。我的武艺也只中常,天下异人甚多,所学不精,反倒招出杀身之祸。愚兄只此一女,实在放心不下,所以一点也未传授于她。但愿将来招赘一个读书种子,送我归西,于愿足矣。“ 白衣人道:“话虽如此说,我看贤侄女相貌,决不能以丫角终老,将来再看吧。“ 少女听了白衣人之言,不禁秀眉轩起,喜形于色。又望了望她年迈的父亲,不禁又露出了几分幽怨。 又看了一眼在一旁闭目养神的道人,露出几分渴望的神情来。 白衣人目光敏锐,立刻顺着少女的目光看向了陆道人。 这一看,他竟有一种纳头便拜的冲动,似乎是遇到了千古帝王,被他的王霸之气所吸引,不由带着几分诧异出声:“这位道长是……” 他的心里,万分好奇,又有着许多忌惮。 江湖上最难惹的,便是僧、道、乞丐同独行的女子。遇见这种人孤身行走,最要留神。 若是小瞧了,后果不堪设想。 而面前这位道人,他的气质实在是他平生罕见,竟能够让他生出纳头便拜的冲动,怕是一位奇人! “这位前辈是……太元仙尊!” 李宁见陆道人并没有任何生气的意思,便介绍了陆道人给他的好友。 这位白衣人,乃是与他齐名、人称齐鲁三英的周琅。 想当年他李宁与杨达、周琅,在齐鲁燕豫一带威名赫赫,深受武林人士敬重。只可惜来了异族之后,杨达因为心存故国,被仇人陷害。如今只剩下他与周琅二人,尚不知能保首领不能。 却没有想到,今日他们竟然还能见面! 真是相逢之喜! “太元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