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道不同 - 穿越诸天万界

第四百七十二章 道不同

第四百七十二章道不同 造化之舟来了。 只是,陆道人能够轻易的感知到,造化之舟之上强烈的杀意,直指他自身。 看起来,他这个名义上的父亲,是要杀了他! “也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纵然是父子,又哪能比得上杀了我掠夺我全部法宝带来的收获?” 陆云站立虚空之中,对于乾帝的心思,有几分猜测。 乾帝的儿子多的是,死了一个,作为帝皇的他,并不会有任何的心疼。 但若是能够收了他的财富,乾帝可以立刻暴富,甚至将造化之舟修复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神器之王。那个时候,天下之大,一切都是在乾帝掌握之中! “可惜了,作为你儿子,我还真没想过杀你,即便是道不同,但是现在,看起来,只能将你封印起来了,让你安心养老。” 陆道人摇了摇头,下定了决心。 他是绝不能让乾帝杀死的,不过他也不会杀死乾帝,只会软禁起来,让他安心养老。 便在此时,闯入战场的造化之舟猛烈的摇晃了一下,船身上陡然一道如龙似蛇,如鸟似凤,如龟似鳖,如象似犀的符文图形猛烈一绽放,足足有方圆三十某大小的光辉陡然之间射了下来,正罩向陆云。 这道光辉,威力铺天盖地,几乎比的上一个五次雷劫高手全部暴碎念头所施展出来的拼命道术。 “琅宵万灵气么,不过如此。” 随手一挥,一道圣符飞舞,一下就接住了冲下来的琅宵万灵气,两两碰撞,陆道人纹丝不动,静静而立。 那“琅霄万灵气”却是粉碎了。 一粉碎,整个造化之舟似乎是微微的撼动了一下,随后无数的碧绿波涛,出现在了船身周围,汹涌而至。 整个空间一下全部被无穷无尽的碧波环绕。 这股碧波有着一种冻结空间的能力,使得任何灵魂撕裂虚空都变得不可能。 “碧落大化气,凝固时空,造物主一下的高手都要受到极大的阻碍!这片时空被完全封锁了,造化之舟的方圆千里之内,任何高手都不可以撕裂虚空。” 陆云认出了那碧绿色的波涛。 先前是他用长生真气禁锢了元气神,现在一切似乎是反了过来,是乾帝用造化道的神通,裹向了他,使得他好像被冻在琥珀中的苍蝇,移动飞行都困难,更别说是撕裂虚空遁走了。 哗啦,哗啦,哗啦! 在方圆千里的“碧落大化气”之中,造化之舟突然动了,整个十八层,无比巨大的楼船之身上凝聚了一种精光,足足有上亿道不同的符箓在船身上闪动了起来。 一股庞大的气息,好像百个人仙高手联手发出的巨大刚烈气息,从船身上散发出来了。 百个人仙高手的气息联合起来有多么强大?不要多,只要一百个人仙高手,联手一吼,只怕是造物主级别的高手都要灰飞烟灭!阳神高手都要深受重伤! 与此同时,这船身行驶在“碧落大化气”之中,劈波斩浪!向着陆道人撞击过来! “造化之舟”跟永恒国度一样,都不会用别的攻击,也懒得用别的攻击,就是禁锢你后,简简单单的撞击!碾压! “造化之舟”的速度是那么的快,在陆道人的眼睛之中,看似只微微的一个转身,但却已经扭曲时空,前进了上百里!只要下一个刹那,就能够撞击向陆道人,把陆云碾压成齑粉。 和这样的庞然大物撞击,几乎不用脑袋就能想象得到后果! “永生之门,砸碎这破舟!” 感受着冥冥之中的危险,陆道人这一次,身体进入到永生之门之中,就那么直直地朝着造化之舟撞了过去。 他也选择了和造化之舟一样的攻击手段。 撞! 看谁能够撞死谁! …… “玄机,朕也没有想到,朕这个儿子,居然凶猛到了这个地步!” 而就在两大神器即将撞在一起的时刻,“造化之舟”的最高顶层,楼船的房间之中,四面都一堵厚厚的水晶墙壁,乾帝杨盘,洪玄机此时已经站在了这房间内,看着外面狂暴的元气,还有耸立在面前的永生之门。 永生之门和造化之舟相互碰撞着,真气狂暴,但是这最高机枢要地之中,却一点波动都感觉不到。 虽然是如此,洪玄机却也不敢到船头去了。 这样的拼杀,纵然他穿了皇天始龙铠甲也要饮恨当场。 乾帝杨盘这个胸有山川之险,才情直追上古圣皇的大帝的眼睛,盯着对面大殿堂上面,许许多多玄奥的符文。 尤其是一道道的金光圣符,似乎蕴含着天地之间一切的道理,即便是他见到了,也要称赞不绝。 “我这个儿子,似乎是领悟出了自己的道理,这种道理,隐隐克制许多道理,就算是西域的元气神,太上道的宇宙二篇,也没有奈何的了他。” 乾帝杨盘又道。 “皇上,这次如果能够击杀冠军侯,则可以一举取得如来袈裟,阎浮大阵等诸多神器,融入造化之舟中,这艘神舟立刻就可以恢复以前的力量,甚至更进一筹。有希望超越彼岸,突破一元大限!”洪玄机冷冷的道,“冠军侯身上的神器太多了,多得无法想象,甚至比起皇上来还要多,似乎是天地大运衍生出来,阻挡皇上千秋伟业的一颗钉子,如果不拔掉这颗钉子,皇上统领大千世界永生永世的雄伟霸业,也就只是一场梦幻。” “道不同不相为谋,朕读过他的文章,他必然是要反对朕的计划的,既然如此,朕只能将他镇压。即便是朕的儿子,阻挡了朕的道,朕也不会容忍!不过要击溃眼前的这件神器,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乾帝杨盘道:“只怕两败俱伤,被人拣了便宜。” “此时是最好的机会,冠军侯运气惊人,现在是他最弱小的时刻,等到他造物主雷劫的虚弱期过了,怕是天上地下,再也没有人能够镇压的了他了。” 洪玄机漠然出声。 他是理学大家,对于冠军侯的学问,完全对立。 论道论道,既然无法口头说服,那便只能从**上消灭了对方!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