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圣人世家 - 穿越诸天万界

第四百四十七章圣人世家

第四百四十七章圣人世家 飘飘渺渺的阎浮大阵一处,四个完全裹在光晕之中的人影正在说着话。 这些人影,个个都包裹在椭圆形的光晕之中,好像是神灵,个个都是高冠奇服,都有中古诸子的风采打扮。 “梵家家主,这一次还要依靠你的六道梵天神通大展神威。” 某一时刻,一个人开口说道。 他所提的“梵家家主”,一听称呼,就知道是天州中土一神秘的世家梵家的主人! 梵家居住在“梵州”,处于天州的边缘,天高皇帝远,是一手遮天的大世家。 梵家,姬家,王家,孙家。 这四大家族,也曾在今古几千年前编著成了歌谣在民间传唱过的,就连大乾,大周,大信等诸多王朝,对其都只能怀柔。 甚至连当今乾帝杨盘也不例外。 “不过,王兄,孙兄,我们还要防止云蒙的天龙道主带着人来。” 梵家家主看着虚空乱流之中庞大的“阎浮大阵”道。 “不错,天龙道主也知道这太古龙之墓地的入口,天下知道这事情的,除了我们几个圣人世家记载的手稿之外,就只剩下这个天龙道主了,除此之外,太上道教主梦神机都不知道。” 吴家家主沉着声息道。 此时,虚空乱流,包裹在椭圆形光晕之中的人,一共有四个,为首的那个自然是“梵家家主”,而其余的则是“吴家家主王家家主孙家家主”。 这四个人物,个个穿着打扮,中古诸子风度一般,个个气度飘逸,深沉如海,明净如虚空,单单凭借卖相比起真罡门,玄天馆这些掌门都要好些。 “天龙道主一个人来,倒也没什么,若是集合云蒙国的一些高手来,就算是我们,也得小心一些,当然,她怎么可能与云蒙国的那些高手同心,听说云蒙国的国主一直在准备吞并天龙派。” 王家家主道。 这位王家家主,浑身在椭圆形光晕之中,长长的黑色三柳长须飘飞,眉毛如剑,国字脸,皮肤晶莹白皙,身体挺拔而修长,两眼蕴藏着深邃的智慧,和一般的修道人不同的是,他身上的气质不是那种仙道的飘然,而是浓浓的学问气息,带得扑面而来的文人厚重。 王灵山,王家家主,朝廷世代册封的禄圣公。并不是道术界中人,相反而是儒学大师,四十多年前曾经参与了大乾王朝,《武经》《道经》全书的编著,不过编著之后,就再也没有出山,而是在年州家中,闭门著书,一著书就是四十年。 世间的人,都不知道他会道术。 王家家主这位从来不出现,一心在家中神秘地方修炼精神的家主,也因着龙之墓地出惊动了。 就算是改朝换代的大事,这位王家家主恐怕都不会亲自出来。这种千年圣人世家的家主地位,只怕并不在圣地掌门之下。 实际上,千年世家,儒门正统,都十分看不起大禅寺,太上道这些“圣地”,排斥为邪门外道,不入人道正统。 甚至整个道术,方术的道士,都被儒门之人,大世家看不起,被叱为“玩弄小术”的跳梁小丑! 洪玄机自比儒门大师,甚至在朝廷上多次上表,要求废除方仙道,正一道,太上道的封号,一律视为妖人对待。 此时,四大家主出动,来到虚空乱流之中的龙之墓地,如果让外人知道,立刻要惊动整个天下! 要知道,四大家主的身份,在正统的朝廷眼中看来,比起圣地领袖更为重要。 “听说现在朝廷里有一个冠军侯,文武双全,前些日子还引动百圣齐鸣,这样的人,你们要重视一下。” 吴家家主开口说道。 “圣贤只在传说之中,消逝在中古,才能给人以绝对的敬仰,在今古的历史长河之中,绝对不能再出现圣人了。否则,把我们家族的上古先贤又化为了人,那将在黎民百姓之中,我们家族的光辉也逐渐的会失去。因此,要密切注视冠军侯的行动,不能让他有成就圣贤的机会,否则,谁还记得我们这些圣人世家?” 梵家家主听着吴家家主的述说,脸色不动,随后逐一的从嘴里说了出来一些骇人听闻的话。 “梵家主言之有理。” 王灵山,孙家家主,吴家家主听见这个梵家家主的感叹,也都点头,知道他所说非虚。 这个世界,可以不需要圣人了。 只要有他们这些圣人世家就可以。 任何想要成为圣人的天才,都将得到他们的打压,最终被消失。 几千年来,这样的事,他们已经经历了很多。 想要成就当世圣人?那是不存在,也不被允许的! “好好好,我还没有对付你们,你们反而对付起我来了!” 呵呵的笑声,飘荡在阎浮大阵之中,与此同时,陆道人的身影,显现在了四大家主面前。 他这是彻彻底底的生气了。 虽然知道传承下来的圣人世家可能已经没有圣人的气象,但还不待他算计圣人世家,那些圣人世家反而已经开始算计他! 这让他很生气。 真以为他是什么好脾气么? 今日,他就要给这些圣人世家一个教训,甚至,灭杀了他们! “你是谁?” 吴家家主皱了皱眉头。 “你是冠军侯!而且你居然会突破这阎浮大阵的封锁,来到这里,我梵云涛倒是十分惊讶。” 梵家家主想了片刻,眼神一动,随后显现出了一种无比的镇定神情,“冠军侯,我们已经拿出了足够的猜测来高估你。到现在为止,却还是低估了你!本来你的身份底蕴,不值得我们重视的,不过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我可以把我梵家的一个嫡女嫁给你,到时你我便是一家,如何?” “如何?” 陆道人看着梵家家主笑了起来,几乎是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下一刻,他的面色骤然变冷,比起北原的极寒来还要冷无数。 他望着梵家家主,面上是**裸的杀意。 “梵家家主,梵云涛!是谁给你的勇气?刚才还在算计本侯,现在本侯到了,你居然以着一副上位者的角度,说与本侯联姻,好像是赏赐本侯一样,是谁给你的勇气高高在上!” “放肆!谁给你的胆量,敢在我们面前说这样的话,你知道你该有多么大的勇气么?杨盘,是何等的不可一世?他们都只敢灭掉软弱的大禅寺,何曾敢动我们圣人世家一根毫毛?” 陆道人话语落到四大家主的耳中,立刻让四大家主一愣,随即,吴家家主怒喝了起来。 “大乾皇室都不敢对我们圣人后裔行事,冠军侯你一小小没有底蕴,血统肮脏的人,居然还敢大逆不道!” 孙家家主也猛烈喝道! “死!” 陆道人突然出手,瞬至孙家家主面前。 随即,一剑粉碎了孙家家主。 “雷劫四重的蝼蚁,太猖狂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