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大儒殁 - 穿越诸天万界

第四十四章 大儒殁

第四十四章大儒殁 程颐离了水泊梁山的战场,疾驰几百里,突然口喷一口鲜血,从空中坠落下来。 好在他离地面不算太远,否则这一下,这位儒家大儒便可能摔死了…… 声音惊动了地上草庐里的四个年轻人,纷纷跑了出来,见到程颐,一个个顿时大惊失色,齐声叫道:“老师,你么了?” 这四人不是别人,正是程颐的得意弟子,分别是谢良佐、游酢、杨时、吕大临。 那杨时原本师从程颢,程颢死后,他得知程颐在此处,便与游酢千里迢迢赶来,正逢程颐端坐养神,门外大雪连绵,于是两人在门外站了一天一夜。 程颐本是想考验他的耐性,早已知他在门外等候,睡醒了才诧异道:“咦,两位还没走?”感念他们心意诚恳,这才将一身的道学倾囊相授。 这就是程门立雪的典故,杨时、游酢也因此成为程门四大弟子。 谢良佐、游酢、杨时、吕大临四人见着自己往日无所不能的老师竟成了这般模样,急忙将程颐抬到草庐中去,程颐已是面色枯槁,似乎受到了极大的重创。 “为师料错了一件事,不想陆贼竟得了张紫阳的传承,使得我功亏一篑,又受了他一记紫薇剑,紫薇星力侵及为师全身各处,为师怕是大限到了。”程颐咳嗽几声,疲惫无力。 谢良佐、游酢、杨时、吕大临四人听了,心中大恸,伏地大哭,泪如雨下。 “痴儿,何必如此!”程颐却摇了摇头,反而目露几分神采,似乎是夕阳返照,目光迷离,道:“当年我与兄长继承先贤学问,从儒家的思想里看出理这个字,又找了四个懂得理的人,已经很不错了,将来薪火传承,懂得理学之人,势必越来越多!待出现一位儒家圣人,理学必将遍地生花!” 程颐又咳嗽了两声,咳出几分血色,却根本不去管它,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盯着四人道:“你们接下来,要记住为师说的每一句话!” “师父尽管吩咐!”四人连忙应声。 “不要与国师斗,蛰伏起来。二十四年后,徽州婺源,成也……熹,败也熹……” “成也喜,败也喜……”谢良佐、游酢、杨时、吕大临正体味这句话,突然呆呆的说不出话来,只见程颐面带微笑,趺坐在榻上,原来已经气绝了。 这位儒家宗师,尽生命最后一分力量,似乎看到了天机一幕,随即便溘然长逝…… 只是,这天机,自陆云来了,便已然搅得一塌糊涂,他看到的,未必能发生。 但儒家程颐,便这么去了…… 与此同时,受着大宋国师围魏救赵之计,往梁山老巢奔波救援的宋江突然心中一痛,似乎有不妙的事发生。 不过,还来不及多想,便有梁山渡口摆渡的旱地忽律朱贵,飞奔而来,衣衫褴褛,见到宋江便大哭两声,昏厥在地。 宋江连忙命人救醒他,只听朱贵哭道:“哥哥,大事不好,陆贼炮轰梁山,逼走程先生,将满山老小都杀个精光,宋太公、宋清和宋万、杜迁,都被陆贼大炮轰死!属下见机不妙,从旱路跑了,在路上又遇到陆贼的大军,险些吃他们擒住……” 宋江听了,啊得痛叫一声,张口一吐,就是一口血。 他已经气急攻心,失去了分寸。 小李广花荣抓住朱贵,急忙问道:“我妹妹呢?” “令妹没死,被一伙官兵擒住,捆绑着送到楼船上去了……” 花荣也吐了口血,仰面就倒。 其他大将都拉住朱贵,纷纷询问自己家眷,朱贵道:“都被大炮轰杀了……” 大军顿时哭喊声一片,宋江脸色惨白,摇摇欲倒:“杀我家小,我与陆贼不共戴天!” 满地好汉齐声怒吼:“与陆贼不同戴天!” “与我……返回梁山,攻打陆贼,为他们报仇!”宋江强定着心神,没有晕过去,发号施令。 “哥哥,不可!”军师吴用连忙劝阻道:“现在赶去梁山,陆贼万炮齐发,我们必死无葬身之地!” “那与我回兵攻打沂州!杀了狗官高封,为我亲友报仇!”宋江拔剑,满脸怒容。 “哥哥不可,若攻打沂州,我等被陆贼大军合围,那才是真的死了!以我之见,不如去青州取青云山,那里地势险要,比梁山更胜一筹,而且水路不通,不惧陆贼的水军!” 吴用眼见宋江已经气急,却不得不出声劝阻,若真是去了沂州,或者梁山,那绝对九死无生! 宋江跌倒在地,失魂落魄,想了许久,才勉强下令,只能听吴用之言,挥军进攻青州。 青州青云山在梁山西南方向,宋江等人丢了梁山水泊,惶惶不可终日,一路向青州而去,颇为凄惨。 更何况梁山军日夜进军,士气极为低迷,均觉前途惨淡,不少喽啰开小差,趁机跑了。 “如之奈何?还不如散了算了!”宋江看着满眼凄凉色,痛不欲生。 当日他指示花荣杀了晁盖,自己得了梁山之主地位,又有大儒程颐做老师,镇守梁山,那是何等的风光,如今不到一天,竟成了丧家之犬! 陆贼! 他与陆贼不共戴天! 公孙胜在一旁道:“陆贼依仗些许道法,猖狂无边,我这便去请我的各位道友,请他们助阵!” 宋江听了,面色才有些好转,又想起死去的家眷,哽咽起来,拱手一拜,道:“我梁山安危,全靠先生了!” “定不辱使命!”公孙胜驾鹤而去,去邀请五湖四海的道友。 与此同时,陆云踏平梁山后,乘坐楼船西进,来到沂州城附近下船,率领众将士来到城中。 沂州城太守高封急忙来见,设宴接风,备下最美味的酒,招来最美的美人助兴,大拍陆云的马屁。 前线的事,他也听了一二,知道这位大宋国师是实打实正宗的道家高人,不敢怠慢半分。 更兼陆国师在朝廷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备受官家信任,也只有老奸巨猾的蔡相才能与陆国师相较一二,纵然是他的兄弟……太尉高俅,也不能与之争锋。 他又怎敢怠慢? 一曲完毕,陆云挥手,叫助兴的美人退下,正要说话,大手一抓,将一件物什抓在手里,念力扫过,哑然失笑道:“这公孙胜莫非要做当年姜子牙做的事?” 他手中的消息,正是梁山里隐门人传出来的,说的是公孙胜去寻三山五岳的道友去了。 “神话里这样做出名的人,似乎有姜子牙和申公豹,不知道公孙胜会是哪位?”

下一篇   第四十五章 道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