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玄天道尊 - 穿越诸天万界

第四百三十九章 玄天道尊

第四百三十九章玄天道尊 “盘皇生灵剑?“ 就在陆云一剑斩开一千九百六十个小世界突破封印后,天蛇王这个女子的神情才有些变化。 她看着这把上古最强神器之一的盘皇生灵剑,神情莫名,似乎是有些吃惊。 不过片刻后,天蛇王星眸右手抬了起来,顿时之间,铺天盖的黑暗又涌现出来。 这种黑暗,比起刚才的气息更要浓厚,而且在黑暗的中心,一尊隐隐约约的道尊显现了出来。 “玄天道尊?” 陆道人站立原地,神情悠悠,认出了这个道尊。 这尊道尊,是天地混沌未开之时的黑暗所化,黑暗的散发者,玄天馆的最高观想神祗,玄天道尊。 “你居然有盘皇生灵剑,真是气运好的很。” 天蛇王似乎明白了面前小小人儿冠军侯的底牌,当下也不再留手,说话之间,她手上又浮现出了一只黑色曼陀罗花儿,与此同时上万的念头飞了出来,化为曼荼罗阵图。 而在此之际,那玄天道尊嘴里吐出了两个字。 这两个字,不是大乾语言,也不是云蒙语言,也不是火罗的语言,充满了远古的气息。音节虽然古怪,虽然沧桑,但是落在人的心中,却让人听的很清楚,很明白。 那是“黑暗”的意思。 这声音一出,整个阵图一下旋转,以中心一个质点猛烈收缩,就好像宇宙毁灭,重归黑暗一般。 随后阵图再为了一尊黑色晶圆盘,不过这次圆盘比刚才足足大了一倍,而且圆盘的最中心,黑暗沉浮的的地方,端坐了一尊玄天道尊,这道尊似乎处于无穷远处,重重世界阻隔。 随即,这水晶圆盘上,那看上去恐怖无边的玄天道尊一只手抓了下来。 落在陆道人的眼里,似乎是比星球还要大。 这是空间大道的手段。 在宝莲灯的世界里,他的本尊曾经以这样的方式灭过别人,不想今日,别人却拿这样的方式来灭他! “这么大,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即便是玄天道尊,也不能阻挡盘皇生灵剑的锋芒!” 陆道人看着这尊道尊,呵呵一笑,又是一盘皇生灵剑挥出。 剑气凝聚成了实质,足足有三十多丈来宽,十里来长,撕裂空间,直接斩杀过来。 浩瀚的剑气,如同大路一般,撕裂,铺设而来,毫不留情的斩向了玄天道尊。 玄天道尊的手里,蓦然多了一柄漆黑而古怪的兵器,似坛,似盘,朝着剑气一丢。 砰! 没有任何抵挡之力,玄天道尊似坛,似盘的兵器一下子被盘皇生灵剑的剑气切开了,之后,剑气余势不衰,又把整个玄天道尊切成了两半。 但是,玄天道尊在最后一下切割成两半的身体,爆发出了一团黑暗的光球,一震之间,把剑气也震散在天空之中。 铮! 一声如琴弦崩断的声音响了起来,极其清脆。 黑衣黑发的天蛇王星眸站在虚空之中,一根长长的青丝,从中间断裂成两半,飘落下来。仿佛刚才这一剑,斩杀的并不是玄天道尊,而是她的一根头发。 “好,好,好,一根头发,也是一世界,天蛇王,不愧是天蛇王,传说中的强者,这才是你真正的实力,我这一剑,斩落了你一根青丝,却不知道,你的三千青丝,又能抵挡我几剑?” 陆道人抬头,看见这一幕,把手中的剑竖起,弹了一弹,又发出雷龙一般的声音:“你修行了八百年,比梦神机的年龄,几乎长了三倍,虽然没有梦神机那样的神通,但也见证了天下数朝的兴衰,不过闻道有先后,气运不以年长聚集。天下八大妖仙之中,神鹰王已臣服于我,若是今日,你天蛇王与孔雀王都臣服于我,本侯是不会亏待你们的。” “哦?” 天蛇王星眸手轻轻一扬,那根被一下斩断的青丝,掉落到了自己的手上,晶莹如玉,白皙的手掌上,出现了一丝黑线。 “你有人仙分身,又手持盘皇剑,便想让我臣服?岂不知,我们这等强者,把握天地,演化世界,臣服这样的语言,只会让我看不起!” “天蛇王,话不要说的太满,上古圣皇统治天地的时期,即便是比你还要强大的存在,也都臣服于圣皇之下,他们,也都是演化世界,把握乾坤的人!” “上古圣皇么,的确很了不起,只可惜,你不是。” 天蛇王依旧不为所动。 “天蛇王有天蛇王的尊严,修行八百年,超脱生死,一花一叶果,一念一世界,既然不肯臣服于我,那也只好动用全力了。” 陆道人摇了摇头,似乎很是惋惜。 先前,他并没有动杀心。 即便天蛇王是云蒙国的。 只要天蛇王等人臣服了他,云蒙国不就能够被她和平征服? 但是显然,天蛇王对于他的提议,不为所动。 既然这样,他就动手了,而不是像先前那样等着让天蛇王封印。 他的身子陡然消失不见。 天蛇王星眸刹那之间,眼睛瞳孔之中,星河生灭的速度加快了亿倍,最后显现出了一点清光。 她连飞腾的时间都来不及了,一指点出,正点到了自己胸口三尺距离。 哧! 这一指点出的时候,胸口三尺距离,一点剑尖显现了出来。 随后虚空之间,出现了清光,清光之中,是陆道人的身体。 剑尖,指尖,相交! 对撞在一起。 一滴鲜血,从天蛇王的指尖之中,渗透了出来。 “暗皇一指!” 天蛇王星眸的眼睛看着陆道人,嘴唇之中,说出了一段古怪的经文,这位绝代王吟唱之间,手指死死的点住剑尖,那滴鲜血好像有了性灵一般,一下就附在了剑尖之上,随后好像墨汁掉到了水中,渗透开来。 一条条细丝的黑线,组成了诡异的符文,瞬间就密布在剑身之上,然后向内渗透,随后竟然延生到了陆道人的持剑的手上。 天空之上,一个黑发,黑衣,星眼的女子,芊芊玉指,点住全身清光缭绕,持剑的少年剑尖,一动不动,显比的诡异。 这一刹那,时间好像停止了一般。 被这滴鲜血化成的黑暗符文渗透过来,陆道人陡然就感觉到了自己手上的神剑沉重无比,似乎压了一座大山一般,而手上也是被戴上了镣铐,很不灵便。 不过他却丝毫不在乎,心灵一动,整个手臂上,气血狂涌,猛烈一震。 崩崩崩,崩崩崩,筋肉抖动,发出了剧烈的罡劲,只一下,就把缠绕的黑色符文震荡离破碎,寸寸瓦解,同时剑身暴烈震荡之间,那些符文黑气,也都一扫而散。 他再出剑。 便又得了天蛇王的一滴血。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