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无上魔尊 - 穿越诸天万界

第四百三十二章 无上魔尊

第四百三十二章无上魔尊 陆道人得了大禅寺的乾坤布袋,便相当于得了大乾王朝两年的收入之和. 这种快速发家致富的速度,谁都不能想象。 现在,就算是那些千年的世家所拥有的财富,都没有陆道人多。 毕竟,就算是千年世家,也远远没有当年的大禅寺富。 “我得了大禅寺的乾坤布袋,也不会为你们复仇。” 陆道人心中想着,目光一转,随手一招,便把供奉在库中一个桌子上祭祀的一块门板一般大小的骨板招了过来,轻轻悬浮在空中。 “好大的骨头,不知道这是什么?” 神鹰王看了一眼就知道这块门板一般大小的骨头,是一整块的。 什么动物的骨头,有门板大小? “这应该是巫鬼道的无上典籍战神魔经,不过这些文字,我不认识,下一次,一定不要让敌人灰飞烟灭了,现在,都认不出来。” 陆道人打量着奇怪的文字,摇了摇头。 独有的文字,代表着特殊的意义,也只有传承者才可能明白其中的意义。 他却是不知道。 巫鬼道的宗主知道,却已经死了。 早知道,就不要打死。 心意微动,陆道人将骨板翻过来,顿时看到了一副魔神像。 这尊魔神,头上双角,螺旋弯曲,手拿一根骨锤,身体还是人形,一根根的线条勾画着,渲染着,活灵活现,栩栩如生,令人看了一眼,就好像是这个魔神要从骨板之中走出来一样。 一股股苍凉,浩大,久远,古老,浑厚的气息从无上魔尊相上传了出来。 恍惚之间,他似乎来到了数万年之前的远古时代,看到了一尊战天战地的无上战神。 “巫鬼道的无上典籍,倒也不错,能够让我的心神稍微震撼,传闻,巫鬼道的无上魔尊就是上古战神,和天斗,和地斗,有一股永不屈服的意志,最后被一位圣皇镇压,巫鬼道就从上古开始衰落了,到了现在,巫鬼道居然只养尸,血祭。” 陆道人感慨不已。 远古时候的巫鬼道,秉承的是上古战神的意志,和天斗,和地斗,和猛兽斗,和战神斗,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那个时代,即便巫鬼道的人战败了被砍了头,他的敌人也会赞叹一声,感慨战之精神。 那个时候,巫鬼道还是正宗,而不是歪门邪道。 只可惜,随着时间的发展,巫鬼道精华的东西几乎被后人摒弃,那些小道,糟粕,反而流传了下来! 到了如今,巫鬼道老祖宗们战天战地的精神没有学会,他们反而学习了一肚子的养尸,搜魂之类的小术,真是丢了巫鬼道祖宗的脸面,也为他们的祖宗留下了千古骂名! 随便一个读书人,现在提起巫鬼道,也是一脸的嫌恶,认为他们是糟粕中的糟粕。 殊不知,千百年前,上万年前,读书人的祖宗却是对巫鬼道的祖宗大相称赞。 “好的东西学不到,继承不下来,坏的东西,却一代一代流传了下来,真是悲哀。” 陆道人不由回想起华夏的一些文明继承来,摇了摇头。 有些应该继承的精华没继承,不该继承的糟粕,却继承了。 曾经无比辉煌的文明便成了许多现代人眼里的糟粕,被人所怀疑,不屑一顾。 比如,孔孟之道。 比如,中医…… “我们去看看这药库里有什么东西?” 脑海之中念头涌动,思量着这些事,陆道人多了几分感慨,脚步却没有停下来,来到了不远处的药库前。 一眼看过去,顿时无数珍贵的药材,出现在了陆道人与神鹰王眼前。 “这么多珍贵药材!” 神鹰王吃了一惊,随即面色变得欣喜起来。 “侯爷,这是豹胎生筋丸,必须要雪山上一种凶猛雪花母豹子怀孕之后的胎儿胎盘,活生生的从身体中剖取出来,然后加入各种名贵药材,熬制数月,成为胶质,再搓成药丸,晾干之后,存放十年,让药性渐渐沉淀,稳固,才算是炼制成功。这种“豹胎生筋丸”,使用之时,用水煎熬,涂抹在身体各处筋络关节处,只要数天时间,筋络便会更加坚韧有力,一扫柔弱,而且没有任何的毒性,是练武之人梦寐以求的灵丹妙药,神药! “还有,这金刚醍醐酥,是一种酥油,练武之时,以这种酥油涂抹全身,酥油药力渗透皮膜,使皮膜柔软,坚韧,结实。大禅寺曾经有许多和尚,身体用力之时,皮膜坚如精钢,散去力量,柔软如棉,就是用了这种灵药的助力。 还有那种“虎骨玉髓膏”,是以猛虎的骨髓为主药,熬炼而成,服下之后,坚硬全身骨头,炼骨如钢! 而“熊胆大力酒”也是去赘肉,生强肌的神妙药酒。如果是一个练肉境界武生,得了这熊胆大力酒,那么他的肉就会无比协调,坚韧,力量强大,甚至能战胜武徒,武士级的人。” “侯爷得了这么多灵药,可以创造很多先天高手为侯爷效命,那时候,侯爷的实力会得到极大的巩固!” “它们的确有很多用处,不过现在,它们还有更要紧的用途!” 陆道人摇了摇头,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这么多灵丹妙药,必须用来孵化天柱神石。 只要让天柱神石孵化出来,他就多了一个人仙分身! 那时候,他的战力必将增加无数倍! 他等于是有了一个刚出生的孙悟空一般的分身! 做起许多事来,都方便了许多。 人仙,人中之仙,武道超脱世俗,成就仙人业位。 大乾最厉害的武道高手洪玄机,也是人仙。 “当然,赏赐几粒灵药给最心腹的人,也是可以的。” 陆道人心中又一转折。 比如小鳞鱼这样的,让他提高实力,可以为自己更好的办事。 “我们先回东疆!” 陆道人下了命令。 “是,侯爷。” …… 有造化葫芦穿梭虚空,回到了东疆之地。 这一去一回,一共花了几天的功夫。 一切都是风平浪静。 东疆边境,一片平静,不存在云蒙大军袭扰的事。 显然,云蒙大军已经被打怕了,不敢入侵。 这样,最好。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