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大儒程颐 - 穿越诸天万界

第四十二章 大儒程颐

第四十二章大儒程颐 梁山水泊之上,陆云命令十艘楼船,两百门大炮同时向梁山开炮,誓要将梁山夷为平地。 每一门大炮轰击下去,都造成无数伤亡,什么忠义堂,梁山好汉,在炮火的轰击之下,不堪一击。 集一国之力,又大力发展科技,若还是不能平定了梁山,陆云这些年岂不是白混了? 便在此时,梁山之上,突然涌起一片大雾。 大雾倏忽而来。 来的莫名其妙。 眨眼的功夫,梁山方圆几十里的山头,都被笼罩在雾色中,白茫茫一片。 “是哪位高人做法?”陆云站在楼船之上,颇有些好奇。 什么时候,梁山竟有了这等高人,竟能将远方几十里的梁山笼罩了起来! “小道耳!”陆云旁边,陈道子冷哼一声,突然双手画起印诀,念动真言,运口罡气吹去,只见狂风顿起,将一片片白雾尽些驱散! 腾云驾雾的手段,实在是不堪一击。 欺负些武将还可以,但在他们这些正宗道士面前,太弱了。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收回自负的神情,面色陡然一变! 梁山大山竟然消失了! 数万将士更是见着眼前这一幕,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但见原本是梁山大大小小十几座山头的地方,此刻竟然白茫茫一片,浪花翻涌,变成一片泽国! 所有的山头,竟然全部消失不见! “有些意思!”陆云站在楼船之上,终于提起了一些兴趣。 先是召唤大雾,紧接着又使出幻术秘境的手笔,真当他天机阁无人乎? 陆云眼睛微闭,随即缓缓睁开双眼,双眼之中神光闪烁,看向那波涛汹涌之地。 一旁凌振忍不住打了个趔趄,只觉全身寒毛炸起,仿佛连心也被陆国师看得通透,只听陆云笑道:“区区幻术迷境,焉能瞒得过我的天眼?原定方位,继续炮轰!” 凌振精神一振,下令继续轰击,陆云却暗地里向公输陇鹤丢个眼色。 公输陇鹤会意,立即挥动令旗,有手下兵将将一架架霹雳弩车扶出来,把一根根手臂粗细的长矛塞到箭筒里。 这种霹雳车笨重无比,行动缓慢,运输虽然不便,但威力极大,陆云之所以运来如此多的弩车,正是为了防止法力高深的术士! 一排炮过后,那迷雾之中,终于有人出现。 一个中年男子冉冉升到半空之中,撑着一把黄雨伞,飘然若仙。 陆云睁开天眼看去,只见那中年人身披一袭青衣,手中握一把羽扇,极尽潇洒。 “我道是谁有如此大的法力,居然能一瞬间用幻阵笼罩梁山大小十几个山头,原来是邵师叔门下的程师兄!程师兄不在家里研究学问,怎么反而到了梁山之上,挡住我的去路?” 陆云见了这个人,不由得面色微变。 他知道这个人。 居然是儒家的大儒程颐! 陆云的师兄。 站在陆云面前的,正是儒家的程颐,继承的是陈抟老祖门下邵雍祖师一脉的学问。 华山一脉祖师陈抟老祖有三位弟子,大弟子乃是张无梦,陆云这一脉的祖师,二弟子是陈踏法祖师,门下出了张紫阳,石泰这样的道家奇才,至于三弟子,则是邵雍祖师,悟性过人,易数玄法遍数古往今来都没有几人能够与之媲美,创造了梅花易数,也是一等一的奇人。 程颐,程颢,乃至后来的朱熹,都是邵雍祖师一脉的人。 程颖撑着黄雨伞,在空中缓缓向楼船走来,目光透过重重楼阁,看到陆云,又看了看陆云身边三教九流的人,突然变了脸色:“陆师弟,你与下九流相交,实在是辱没了老祖的威名!” 陆云手下一干术士闻言大怒,程颐却丝毫不放在心上,又转而淡笑道:“为兄今日来,是有一件事想劝诫师弟,只要师弟撤军,我与师弟还是一家!” 陆云在程颐说话的时候便在思索,听到这句话终于冷笑出声:“莫非师兄还要我保宋江这反贼进入朝廷!” 程颐轻咦了一声,似乎有些诧异陆云竟会说出这样的话,随即也不否认:“为兄收了宋江这个徒弟,说起来你还是他的师叔,他造反你也是知道的,并不是反皇帝……” “宋江的檄文里,六贼中,我为首!师兄还要糊弄谁?”陆云再也不犹豫,手一挥,顿时上百支粗大的长矛破空飞出,激射而至,眨眼间便到了程颖眼前! 先前见着师兄的份上,他没有直接动手,一是碍着几分情面,二也是师兄还没到霹雳车的射程范围,无法射中,现在他已经决定了,先灭了这位师兄再说。 这一会的功夫,他已经明白了程颐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道家有天算之术,继承了邵雍祖师学问的程颐那一脉自然也有。 程颢,程颐都是儒家理学的传人,而他的后代继承者,亦出现了一位将儒家发扬光大的人! 朱子----朱熹,唯一一位非孔子亲传弟子而享祀孔庙的人! 存天理,灭人欲。 儒家自朱熹起,的确被发扬光大,大的不能再大,只是儒家自此也被阉割,再也不是圣人孔子的儒学,而成了禁锢世人思想的东西! 程朱理学,实在是为祸不浅! 但只要陆云有一天在,他决然不允许大宋有这样的学问出现。 道不同,不相为谋。 断人道统,有如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必定睚眦以报。 儒家的几位宗师高人算出一二,便有了程颐出现在这里。 宋江造反,背后也有了程颐的一份力。 当今天下,国师说了算。 若是宋江造反,势力极大,便可以逼迫朝廷铲除佞贼,然后顺理成章进入朝廷内部,推行理学! 毕竟,宋江从未反过天子,他的造反,是要清君侧…… 想通了这一环节,陆云面色变冷,今日定要做过一场。 程颖一手打着雨伞,一手摇着羽扇,既不躲闪也不抵挡,口里悠悠一叹:“道不同不相为谋,小师弟,既然谈不拢,我只好送你归天了!” 当今天下,自这位师弟来了之后,变化太过巨大,若是师弟再存在下去,必将断了他们的道统。 他要儒家独尊,师弟却要百家齐放…… 整个朝廷,也被下九流势力搞得一团乱遭…… 这成何体统? 这不成体统! 所以,他要纠正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