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 忆吴钩 - 穿越诸天万界

第四百一十三章 忆吴钩

第四百一十三章忆吴钩 冠军侯不是天生就有的。 . 而是少年英雄开拓疆土,厮杀异族用命换回来的。 冠军侯,专封少年英雄。 比如地球之上大汉帝国的冠军侯霍去病。 到了这个世界,陆道人名义上是乾帝的私生子,不过他还不是冠军侯。 那个原著里的冠军侯,是穿越者费心费力经营出来的。 若不是他有效抵挡云蒙侵略,冠军侯的爵位也落不到杨安身上去。 所以,陆道人带着小鳞鱼,与他手下的一干家臣,直接往镇守青州的军营里去了。 行了不到百里,陆道人便看到了连绵几十里上百里的一片军营。 这就是朝廷镇守东境的大本营所在。 大乾王朝虽然是天朝上邦,但东有草原的云蒙帝国,西有沙漠的火罗王朝,南方海上也有诸多岛屿帝国,北方也有元突王朝,可谓是四面皆敌。 在十几年前,云蒙帝国的铁骑甚至直达玉京城外,虽然被击退,但也险之又险! 自此之后,朝廷在大乾王朝的东疆设立重兵把守,以防云蒙帝国的入侵。 如今镇守大乾边境的,乃是统领朝廷十万兵马的定远军大帅江南。 名字虽然听起来有些秀气,似乎有些江南水乡的味道,但熟悉这青州定远军的,都知道江大帅一言落下,可使无数人头落地! 一军统帅,手握万千生灵生死大权,又岂是秀气之人? 费了一些时间,陆道人便见到了这位大帅。 “你就是杨安?” 主帅大营里,陆道人淡然而立,浑然没有任何紧张的情绪,饶有兴趣打量着四周。 议事厅堂之中,两边全部都是端坐,身穿一色铮亮的玄刚甲,头戴钢盔的军官,一动不动,看上去好像是一尊尊的铁人。 而议事厅的前面,是一尊大铁案,案上放着金牌,令箭,帅印,虎符,朱砂笔。 铁案后面的墙壁上,也是一个巨大的“威”字。 铁案中间,则坐着一个身穿紧身黑色绸缎,头发卷起,中间插一根玉簪子定住,脸上痕迹如刀刻,肩膀宽阔如山,坐着就让人感觉到如海一般的深沉,但任何人都会毫不怀疑,这人只要一动,就会如暴风,把反抗的存在碾压成齑粉。 他正是江南。 此刻,他听着杨安这个名字,又感受着面前这个神定气闲的小孩身体之中蕴含着的强大气血,又想起了宫中的一些传言,哪里还不明白,他这是遇到了皇帝的私生子。 也只有皇帝的私生子,才能解释面前这个小孩如此强大的原因。 只是,如何安置这个小孩,是一个问题。 脑海之中念头微微一顿,他便想好了安置的手段。 ?“杨安,本帅不管你是那一家的王公子弟,你要记住,军营里强者为尊,若是随便给你安排一个高位,不能服众,要统领兵马,还需要经过军中讲武堂的考核。” ?“那是自然!” 陆道人点了点头,表示愿意接受考核。 大乾朝廷的任何军队之中都设有“讲武堂”,一是用来考核将领,兵士的武功。第二是召集高手,整日研究各种武功,兵法,器械。第三也是学堂,一些立功了的将领,士兵便有资格进入其中学习。 这“讲武堂”就相当于军中的国子监大学,只不过是学武而用,当然,其中也备了学文识字,教授兵书兵法的老师。 陆道人听着江南要自己先到“讲武堂”接受考核,倒也不惊奇,这是应有的题中之义。 带兵打仗,首先是不徇私情,才能竖立威严慑服众人。 他也需要被考一考,才能够震慑众人,快速建立自己的威严。 “第一关,射箭!” 被几个军士领到了一处营房前面,这营房修建得十分高大,但是风格上却和杀气凛冽的军营截然不同,而是处处都挂了各种人形图像。 它的墙壁上,也写满着“武力拳意”等等刚劲的字体,有一些学术的氛围。 一进大门,有一个教头便对着陆小孩发号施令,只是眼神里微微闪过一丝惊讶。 来考核的居然是个小孩! 实在是有些小! 不过他的惊讶只持续了片刻,便消失不见了。 别人小不小,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而他也很忙,懒得将时间放在别人身上。 “射箭,太遥远的事了!” 陆道人想着大宋位面的事,抓起几只箭,直接扔了出去。 甚至,连弓他都不需要…… 那箭便在众人哑然失笑随即骇然变色的眼神里,硬生生穿破了两百步外的牛皮靶子上。 扑哧扑哧! 沾了海水,极其坚韧的牛皮靶子中间地红心被直接射穿。 “这种境界,怕是……” 考核的教头有些发愣。 他还真没见过这么有力气的小孩。 扔箭过去,也能百发百中? 那岂不是神射手了? “你是不是已经突破先天境界了?” 教头满脸称赞。 “什么?先天境界?” “他是先天武师?怎么可能?” 四面站立学射的军官,士兵,听见教头的评价,都惊叫起来。 “算是吧。” 陆道人点了点头。 大宗师境界,的确是突破了先天境界。 即便是人仙,从某种角度来讲,也是突破先天境界。 “现在的人啊,后生可畏!” 那教头感慨连连,在陆云的履历上写了几笔。然后重重按上自己的手印。 “下一关,刀堂考核!泼水!” 话音落下,有四个刀师提出四桶水,猛然朝着陆道人泼去。 这一关,四面泼水而来,测试者要挥动武器,快速格挡,将水滴抵挡住,不能沾湿衣裳,唯有如此,才能过关,考察的是大战之中,抵挡箭雨的能力。 战场上凶险至极,若是连泼水形成的雨点都挡不住,如何能挡住箭雨? 不过这对于陆道人来说,简直是吃饭喝水一样的事。 没有任何难度,他照样轻松过关。 只给许多围观群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他们都有一种直觉,如果不出意外,一颗冉冉升起的军中新星就要出现了! 当然,是不出意外的话。 世上的天才多的是,死去的天才更多…… 万一惹上了不该惹的存在,那也很难说。 陆道人当然没有什么不该惹的对手。 在大乾王朝,他的后台很硬。 他的后台是他的生父大乾皇帝! 没有几个人能动的了他,尤其在他这么天才的情况下。 他相信,他现在的情景,怕是已被数万里之外的皇帝知道了。 天才嘛,一举一动被注意也是正常的。 “唔,第一指挥使的手令下来了!” 陆道人看着江南大帅令人发给他的手令,兵符,忍不住吟诗一首:“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提到吴钩二字,陆道人又不由自主想起了原著里冠军侯与洪易的第一次交锋。 冠军侯吟了一首“丈夫只手把吴钩,意气高于百丈楼,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来欲封侯。”的诗歌,却被洪易拿着“吴钩”二字,狠狠批了冠军侯一顿,甚至要坏冠军侯的道心。 以前他站在洪易的立场上觉得洪易能言善辩,才思敏捷,如今成了杨安,他才发现这个洪易其实与野史里杨家将故事里的潘仁美有的一比,与历史上大宋那些欺凌武将如狄青的文官有的一比。 抓住别人的一个词,就可以害了别人。 “果然是立场不同,看问题的角度也不同啊!” 陆道人悠悠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