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我为冠军侯 - 穿越诸天万界

第四百一十一章我为冠军侯

第四百一十一章我为冠军侯 冠军侯杨安,一个穿越者. 只是,不同于穿越其他世界无比成功的穿越者,这一位穿越者,可是被土著彻彻底底的吊打。 他本是天外天一灵魂,穿越成大乾皇帝杨盘与闻香教圣女前世的儿子,天生气运惊人,修炼《造化天书》等,成就颠峰武圣,拥有圣皇神器“盘皇生灵剑”与战神殇的“殇芒神枪”、“天芒角神铠”,运气好的惊人。 不到二十来岁便打下半壁江山,手握万贯家财,坐拥娇妻美眷,英名流传千古。 正所谓,纵横异域十万里,军中第一冠军侯。 他的威名赫赫,异族听之无不闻风丧胆。 他所镇守的边境,更是平安无比。 而他又发明玻璃,造纸术,设立报纸,建立商路,使得他镇守的地域,民富国强。 就这么一位名声赫赫的少年英雄,可悲的遇到了整个世界的主角:洪易! 于是,他的悲剧来临了。 在他眼里不过是蝼蚁的洪易先是抢了他看中的女人,又把他的得力部将残杀,又抢了他的法宝,到了最后,甚至直接打杀了他! 他的一切,便全部归了主角洪易! 他的地盘没了。 他的钱财没了。 他的女人也没了。 他的名誉,冠军侯的名誉,也只为主角做了嫁衣! 又有哪个穿越者比冠军侯还要悲剧? 悲剧,太悲剧了! 也只有可能同是穿越者的王莽才可以与他比惨。 新朝几十万的大军,对阵几千,本来是顺理成章的胜利,结果被大魔导师,天地主角刘秀给弄得灰飞烟灭。 王莽也因此死无葬身之地。 同是穿越者,一同悲催人。 “唔,冠军侯,即便你穿越过去还是要被洪易玩死,还不如让我替代了你!” 陆道人目光微眯,露出了一丝杀意。 他决定顶冠军侯而替之! 冠军侯原本的一生太悲催了,还不如让他来。 当然……这其实只是借口。 陆道人需要一个身份在阳神的世界里行走。 乾帝私生子冠军侯的名义正好合适。 所以,他便动手了。 这一个念头附在冠军侯的念头之中,瞬间抹杀了他的神智。 而冠军侯还根本来不及反应。 他便没了。 “这应该是我杀的第一个穿越者吧!” 陆道人幽幽出声。 他终于因着利益纠纷杀了一个穿越者…… 穿越需谨慎,尤其要防其他穿越者…… 想着这些事,陆道人的这个念头,不由自主地往一个方向而去。 他也渐渐陷入沉睡之中。 …… 大乾朝的中枢之地,皇城,正在玉京的正中央子午线上,坐北朝南。 皇城之外,是偌大的护城河,河上修建了许多白玉桥,地面也是白色石料铺成的,一块一块,平整如镜。 偌大的皇城围墙城楼,更是高达二十丈,一色朱漆黄瓦,向上望去,帽子都要掉到地上。 外面是巡逻的御林军日夜不停轮流换班巡逻。 这些御林军,个个铁甲披身,骑马垮刀,弓在马背,箭囊在后,宛如一个个的铁铸魔王,环视在皇城周围,对每一个企图接近皇城的人,都投出冰冷毫不掩饰的杀意。 而皇城里面,更是层层叠叠的大殿,宫墙,房屋,不知道有几千间。 如果站在高处望整个皇城,就好像是天上的宫阙,飞到了人间,无比的壮阔,威武,富丽,堂皇,的确是掌握天下的中枢之地。 皇城北面的偏殿之中,一排排房屋,是后宫妃子里的地方。 天色已经暗了下去,皇宫里面都掌起了灯笼,许许多多的大殿之中,都是冷冷清清。 但是一处宫殿之中,却有新生小孩清脆的哭声响起。 “哇!” 似乎是小小生命对于这个世界的畏惧,又似乎是身处茫茫然陌生的环境而不知所措,小生命哭的声音很大很响亮。 但若是度过雷劫七重的人仔细去看,便会发现小孩眼底最深处竟流露着一丝玩味好笑的神情! 浑然不像初生的小孩! 而似乎是一个涉世很深的鬼仙转世! 不过,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香娘娘生了,生的是男孩!” 一个太监欣喜出声。 话音落下,便有一个戴着九龙金冠,上面镶嵌葫芦大楠珠,身穿明黄袍子,脚下锻靴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这个中年男子,似乎因着平日里太过操劳,四十来岁的年纪,两鬓已有些斑白,不过他面如白玉,气息旺盛,步履四平八稳,一举一动间,自有一股掌握天下的气度。 尤其是他的一双眼睛,似乎是能够直视人心,蕴含着极为强大的穿透力与震慑力。 这人一看别人,就有慑人威严,叫人无法正视,只能乖乖的低头。 他就是整个天下的主人,大乾王朝的皇帝! 他只轻轻看了一眼说话的太监,便让太监汗如雨下,慌忙闭了嘴。 这位太监顿时知道他犯了错。 若是一般的妃子生下了皇子,自然是一件普天同庆的大事。 只不过,如今生产的这位女子,与皇上只是一朝之欢,并没有真正被皇上册封,也没有名分。 大乾王朝,最重名分,没有名分,即便生下了皇子,皇子也不会被朝廷文武百官承认。 他只是一个私生子。 而这样的身份,不能曝光。 “你下去吧。” 乾帝挥了挥手,示意太监下去。 他的目光,看向了生产之后的美貌女子。 “你也不用多说,我是天香教的圣女,你是大乾王朝的皇帝,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乾帝还没说话,女子已经开口了。 这是一个身穿粉红色仕女装,亭亭玉立,婀娜多姿的女子,年龄在十**岁上下,艳丽不可方物,看上去有一种令人喘息不过气来的美。 尤其她的身上,蕴含着一种奇香,让人无比迷醉。 微微一顿,美丽女子继续开口:“如今,我为你生了一个孩子,我们之间的缘分彻底了结了,我便尸解而去了!” 话音落下,她的肉身变得僵硬起来,浑然没有了半分生机。 而在一般人看不到的地方,一处阴神朝着远方疾驰而去。 自始至终,她始终没有看一眼她刚生下的孩子。 似乎这一个孩子,与她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传令下去,好生照顾他!” 乾帝沉默了许久,望着远去的阴神,有些怅然若失,随即,大步离开了这座宫殿。 他也没看新生的小孩。 只有他的话语,还在空气之中飘荡。 “从今日起,他的名字,就叫杨安吧!” “是,陛下!” 一干太监宫女急忙应声。 “真是悲催如我,名义上的生母生下我,就尸解而去,不看我一眼,名义上的生父也不看我一眼!” 小婴儿心中喃喃自语,满头黑线。 他伸了伸自己的小胳膊小腿,以示抗议。 他就是陆道人的这一个念头转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