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异火广场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三百九十四章 异火广场

第三百九十四章异火广场 尘封数千年的古帝洞府,终于因着陆道人的一击而开启。 便有两道流光进入了洞府之中。 一道是携着紫研的陆道人。 另一道则是脱困的老龙皇,他已经化成了一个满头紫金头发的中年男子,极具威严。 他也顾不着去参观近在眼前的古帝洞府,而是一步来到紫研小姑娘面前,抱起小姑娘,说起了几千年积聚在心中的话。 他有太多太多的话要说。 什么古帝洞府,通通放在一边! 紫研小姑娘也是一样。 对于洞府,古帝之类的,她根本不感兴趣。 她现在想要的,是和自己的爹爹好好说一会话。 便只有陆道人看向了古帝洞府。 “这就是古帝洞府?” 陆道人屹立虚空之中,打量着面前广阔无边的一片大陆,不由发出啧啧称赞之声。 只这一个小世界的开辟,他就看出了传说中的陀舍斗帝应当有着天仙境界的修为。 按着开辟的世界的大小,境界还要在他之上。 他如今,虽然能开辟洞天,也只是小洞天,比不得陀舍古帝,在这岩浆深处,塑造了一片如此广阔的大陆! 欣赏着这里的壮阔,陆道人一步迈出,已经到了辽阔大陆之上的一处古老石殿前。 石殿寂静的矗立在辽阔无尽的平原之上,一股古老的气息,荡漾而开,在天地间回荡着。 在石殿之前,有着一片巨大无比的广场,在广场的两侧,耸立着一根根足有数千丈庞大的擎天之柱,一股巍峨磅礴的气势,扑面而来。 “嗯?” 陆道人看向了前方不远处的一根石柱顶端,有笑意生出。 在那里,有着一团深黄色的火焰在升腾着。 这种火焰,他一眼便是看出,这是一种异火。 而且,若是他所料不差的话,这应该是异火榜上排名第二十三的玄黄炎。 他感受到了玄黄的气息。 玄黄炎! 诞生在玄黄之气浓郁之地,由天地之间玄黄之气汇聚而成,蕴藏有莫名的神威。 这玄黄之气,有着天大的好处,用玄黄之气祭炼后的武器杀人不沾因果,又万法不侵。 传闻之中,圣人太上老君的天地玄黄玲珑宝塔,便是由玄黄之气形成,悬于头顶,即处于不败之地。 无人能破,万法不侵! 如今,陆道人却在这里见到了玄黄炎。 陆道人的口中,不经意间冒出了一句话:“合该为我所用!” 他便心神一动,收了这玄黄炎。 继续往前走去,行了不到百丈距离,又是一个擎天石柱出现,石柱上,同样是有着一团火焰升腾! “万兽灵火,异火榜排名第二十二!” 陆道人看着火焰之中万兽奔腾的气息,认出了这异火。 传闻太古之时,斗气大陆上还没有什么人类,那时是魔兽的世界,一些魔兽相互交战,死伤无数。在无数魔兽陨落的战场,经历了无数的岁月,吸纳万种魔兽之力,诞生了一种奇异的火焰,名为万兽灵火。 万兽灵火,包容万种魔兽之力,也算是一种极为难得的异火。 他毫不客气,又收了。 再往前,他见到了排名二十一的六道轮回炎。 六道轮回炎,只存在于六道轮回之中,得此炎者,可借用轮回之力,六道之魂,传说一位斗宗就因此突破到了斗尊,号称轮回尊者!? 只不过,在如今陆道人的眼里,这六道轮回炎,有些不全。 它所蕴含的轮回之力,似乎有些弱小了。 按着道理来说,不应该如此。 轮回大道,本来是天地之间最为强大而神秘的几种大道之一,不逊于阴阳大道,五行大道。 比这轮回大道还要神秘的,也只有命运大道,因果大道少数的几个。 它却在斗破的世界里,排到了第二十一位。 不应该! 很不应该! 不过,陆道人仔细想了想,便又觉得这是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毕竟,在斗破这个世界,似乎没有什么轮回转世的说法。 人死了也就死了,或者,灵魂被魂族拿了去…… 不存在转世投胎。 这轮回大道,自然弱小非常。 “真是不同的世界,不同的大道啊!” 陆道人摇了摇头,将这六道轮回炎也收了。 这种异火,可能对别人没用,对他,却有大用处。 甚至,可以变革一个世界的天道! 再往前走去,他遇到了排名第二十的龙凤炎。 在斗气大陆远古时代,太虚古龙与天妖凰之间,还没有变成生死仇敌,那时两个种族的强者,时常结婚。 这两大神兽孕育的后代,在龙凤羽上诞生的兽火,便是龙凤炎,同时具备了龙族与凤族的一些特征,威力无穷。 他照样收了。 而随着继续前行,一种种异火都显现在了他的眼前。? 一朵金色的火焰,散发着焚灭空间的气息,正是金帝焚天炎。 一朵绿色的火焰,有着浓郁的生机,正是生灵之焱。 一朵火焰,散发着蛮荒气息,正是八荒破灭炎。 一朵火焰散发着暗金色,是九幽金祖火。 一朵异火,散发着深红妖艳之色,呈现莲花状,是红莲业火。 一朵火焰散发着银色,星辰之力浓郁,是三千焱炎火。 一种火焰,散发着白色阴寒之气,正是骨灵冷火。 一种火焰,散发着雷电之光,是九龙雷罡火。 一种褐色的奇异火焰,是龟灵地火。 一种火焰散发着乳白色,是陨落心炎。 一种异火散发着灰色,是火山石焰。 一种火焰,散发着风雷火之力,是风雷怒焱。 一种火焰散发着青色,是青莲地心火。 除了已经逃了的净莲妖火以及虚无吞炎,剩下的异火都在这里了。 “我觉得,我可以无敌了。” 将所有的异火打包了,陆道人笑眯眯开口。 “这片空间,好久都是没有如此的热闹了啊…” 却在此时,一道淡淡的苍老声音,突然在陆道人的耳边响起。 陆道人放眼望去,赫然一道苍老身影负手而立,目光平淡的注视着他,那般眼神,如同注视着蝼蚁一般。 “我是陀舍古帝,外来的小子,还不磕头!” 那老者淡淡出声。 “哦?” 陆道人的目光如电,语气森森:“在我面前装逼,会死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