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朝堂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三十七章 朝堂

第三十七章朝堂 自新皇赵佶即位以来,天下安享太平。不过,随着晁盖,宋江等人的造反,大宋的江山,开始变得纷乱起来。 便在梁山造反不久,方腊也反了,举着灭六贼清君侧的旗号,几天功夫,安徽各地都有起义响应。 又有田虎在河北,王庆在淮西造反,声势浩大,比宋江更胜一筹。 而北方辽国,随着新主即位,厉马秣兵,似乎有南下趋势。 整个大宋,透露着一种风雨欲来山满楼的感觉。 朝堂之上,也因着一个个造反的势力而吵得不可开交。 众臣还没想出镇压反贼的人选,已然开始内斗。 以蔡京为首的,这些年早对陆云背后遥控不满,趁机发难,将责任推到陆云身上,提议将陆云处死平息了事。 大宋六贼,为首的便是陆贼。 陆云曾经举全国之力大力发展公输家族机关术,命全国各地运送无数珍贵材料进京,好为大宋武备战力,增加国力,但这样的举动落在宋江等人眼里,则是滥用民力,满足一己之私,是实打实的奸贼。 蔡京一心想着扳倒陆云,趁机发难,却不想六贼之中他的名字排名第二,徽宗看到檄文,直接砸在蔡京脸上,蔡京一声不吭。 又有文官弹劾陆云在朝多年,从来不早朝,视皇帝若无物,其罪当诛。 又有文官弹劾陆云耗费国库,是国家蛀虫! 一时之间,似乎不杀了陆云,便不足以平民愤…… 徽宗皇帝有些犹豫,却在此时,陆云入朝。 道了一声风,便有风来。 道了一声雨,便有雨至。 又道了一声雷,天空有神雷落下,劈啪声不绝。 这三件事完毕,群臣早已经呆住了,徽宗更是两眼冒光,早将群臣参陆云的事放在一边,希冀道:“先生莫非是修炼成仙了?” 陆云含笑不语,大手一伸,便有三粒丹药飞出,在空中光彩夺目,紫光道道,摄人心弦。 “陛下,这是增寿丹,能够延人寿命二十载。” 陆云一开口,众臣便呆了。 延寿,二十载! 世间还有这样的丹药? 若不是见着国师先前非同凡人的表现,早就有人出声说陆云妖言惑众了。 只是,先前陆云召唤神雷,已经震慑住了众人。 众臣若是得罪死了,一阵雷下来,一家老小都会死绝! “陛下,臣听说臣闭关炼丹之际,有人指责臣糜耗国库,请陛下责罚。” 赵佶听了,连忙笑道:“先生不要见怪,想必是贼寇故意放出谣言,叫我们君臣不合。先生的苦心,朕是知道的!”教杨戬收了丹药,又向蔡京训斥道:“你好没道理,错听了反贼的话!” 杨戬等人也在一旁呼应,纷纷道:“陛下圣明!陆国师能够执掌天下雷霆,怎会是奸佞小人,定然是反贼污蔑!” “我们都是忠臣,大大的忠臣,梁山贼寇,太坏了!污蔑我们这些忠臣!”童贯,梁师成也在一旁出声。 几个败类同时出声,朝堂之上,顿时其乐融融,似乎刚才的不快,根本没有发生过。 过了一会儿,徽宗皱眉,道:“既然有反贼作乱,朝廷不能不管,谁去平乱?” “陛下,梁山既然污蔑贫道,贫道愿意去平了梁山!”陆云开口。 徽宗正要答应,蔡京站出来阻挠:“梁山水寇,不过是癣疥之疾,而国师,一国之师。以一国之师,去除癣疥,未免大材小用,且耗用钱财无度,国师当镇守京师是要。臣有上将宣赞,万夫莫敌,破宋江等反贼,易如反掌!” 徽宗好奇道:“宣赞是何人?” 蔡京道:“宣赞此人生得面如锅底,鼻孔朝天,卷发赤须,彪形八尺,使口钢刀,武艺天下无双。先前在王府曾做郡马,人呼为丑郡马,邵王爱他武艺,招做女婿,谁想郡主嫌他丑陋,怀恨而亡,因此不得重用,只做得个兵马保护使,现在在臣门下。” “既然这样,那便允许了,国师么,留在京师,与朕讲讲道,总好过去那水泊梁山之地!”徽宗皇帝笑道。 众臣称是。 又议论了一番,决定了征讨方腊的人选,却是大宦官童贯。 一切事都已经商议完毕,众臣散了朝,陆云也回了天机阁。 “陛下这次没让阁主出征?”公输陇鹤盈盈走来,嘴角里却有些小郁闷。 她公输家族,向来是战争的霸主,也只有在战争中,才能显现出公输家族的恐怖。 这些年却一直太平,公输家,一直没有用武之地。 好容易有了一次战争,还不是自家阁主出动…… 真是有些无趣…… “公输姑娘又何必着急,战争的事,向来没意思,哪有和平,安安稳稳叫人向往?”陆云摇了摇头,笑道。“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宣赞武力虽然厉害,却不是梁山的对手,总有我们出手的时机。” “阁主似乎很了解梁山反贼的实力?”公输陇鹤眼睛眨了眨,好奇道。 “我有天眼,可知千里之外。又有天耳,可听千里之外。水泊梁山的事,我知道一些。” “阁主,你吹牛了!”公输陇鹤微微一笑,正要说话,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秀脸微微有些红了,暗暗啐了一口。 若真能听的那么远,岂不是也能听到她的声音? 陆云有些莫名其妙,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女儿家的事,他不想猜太多。 就算是用念力去算,也不一定能算中。 实在是没有任何缘由…… 便在此时,陈丽卿小姑娘大大咧咧地跑来,愁眉苦脸,叫道:“阁主,究竟怎样才能画出符来?” 公输陇鹤见机退下,只留下陆云与陈丽卿两人,陆云笑道:“你首先要感知天地元气,越细腻越好,然后根据看到的画出天地元气流淌的痕迹。” “看不到怎么画?”小姑娘睁大了眼睛,四处去看,想看一看传说中的天地元气究竟长什么样子。 “修行者看世界,从来不会用眼睛去看。” “那就是感觉?” “不错,凭感觉去画。”陆云微闭双眼,伸出右手,五指灵动,随风摇摆。 似乎没有什么奇特之处,但随着他手指摆动,有一窜火苗凭空而生,在空中摇曳。 小姑娘看的目瞪口呆,也学着陆云的动作,闭着眼,两只小手张牙舞爪。 半晌,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小姑娘不由有些尴尬。 “可不是随便怎么瞎画都行……”陆云幽幽道了一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