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我的手很长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三百六十五章我的手很长

第三百六十五章我的手很长 三界乱了。 彻彻底底地乱了。 当魔界的大军无法攻克天庭之时,他们便将目光放向了人间界。 对于魔界众魔来说,人间界的所有生灵就是他们的口粮,也是他们发展壮大的力量源泉。 便有无数魔族离开了魔族大军,往着人间界而去。 一场波及人间界的浩劫开始了。 当此之时,三界主宰玉皇大帝颁布诏令,令仙界诸仙下界降妖除魔,护佑一方周全。 另有神道诸神,以无穷大小神灵,形成一张偌大的神灵网,护佑治下生灵。 仙与魔,神与魔,人与魔,从此展开了持久的厮杀。 这场厮杀究竟会持续到什么时候,谁也不知道。 或许是几年,或许,是几百年…… “天下大乱啊!” 人间界大宋帝国京都,陆云的那一尊分身听着护国公林如海传来的种种消息,眉头紧锁。 天底下的魔物,越来越多,不到几十天,便有消息传来,魔界众魔屠了人间城镇九十九座! 魔族所过之处,鸡犬不留。 什么都没有留下! “国师,您看这天底下的形势究竟什么时候变好,这群魔乱舞,谁也受不了啊!” 林如海在一旁苦涩出声。 虽然听着国师的意思,魔界中人到了人界必然会伴随实力的压制,但即便压制了,也往往给人界带来极大的危害。 因为,魔界的魔物,不像修道者,一般不对普通人出手。 他们,是彻彻底底的肆无忌惮! 只要他们愿意,就是屠了一个普通人所在的村庄,他们也不眨一下眉头! 这是彻彻底底的恶魔行为。 因为肆无忌惮,所以破坏力极其恐怖,几乎是所过之处,寸草不生,鸡犬不留! 若不是他们大宋国国师以及那些神道势力突然出手,只怕他们的损失,还会更惨重! “和平的岁月,已经不再,我们所能够做的,就是增强自己的实力,庇护更多的生灵。” 陆道人的分身,缓缓开口。 他的心中,却是想着西游记后传之中的情景。 他记得,西游记后传里,当佛祖涅槃后,无天率魔族杀上了凌霄殿,俘虏了玉帝及一干神仙,一统三界,魔临天下。 那时,才是三界最为阴暗的年代。 因为,没有仙神能够救世间。 现在,好歹还有天庭存在着,解救众生。 现在,玉帝依旧存在着。 却不知道,玉帝究竟能不能打过无天。 若是玉帝败了,这个世界,将重现西游记后传里的情景! 他可不指望着斗战胜佛孙悟空来拯救世界,他必须将希望放在自己的身上。 “时不我待,本尊一定要努力修炼!” 陆道人望天,幽幽想道。 却在此时,他的面色微变。 他感受到了魔道的气息。 还是无比浓郁的魔道气息。 数百里之外,第二魔将罗睺站立虚空之中,闭着眼,似乎在感受着什么。 过了片刻,他陡然睁开了眼睛,面露笑意:“我的运气真不错,竟然在这个地方感受到了补天石的气息,看来,只能怪你们命不好了!” 话语落下,他吩咐一干魔族,往补天石所在的方向而去。 便有血河滚滚,包裹了大宋帝国的帝都。 “这么多人,若是全杀了,祭祀我的血河大阵,足足可以让它的威力提高一成!” 罗睺张开血盆大口,似乎在思量究竟吃哪个,听着城中无数人的惊叫连绵,越发的得意洋洋。 却在此时,无数巨大的法阵从大宋京师内部升腾而起,密密麻麻,天空之中,全部都出现了龟甲一般的透明符文,阻拦了垂在空中即将落下的滔滔血河。 陆道人的身影,出现在了京都上空,阵法下方。 “哪里来的小道士,竟然敢在我面前搬弄阵法,今天我便让我的血河大阵踏破你的防御!” 罗睺勃然大怒,只感觉自己的威严受到了侵犯。 他攻不破天庭的大阵,那是情有可原。 天庭的护门大阵,若是那么轻而易举地被他破了,那才是奇了怪了。 但现在,一个小小人间界的国度,竟然也出了什么大阵,要抵挡他的大阵,岂不是小瞧了他,又在揭他的伤疤? 他当下便决定破阵,屠城! “放肆!” 陆道人冷哼一声,眼见那血河压顶,随意伸手一指,便是连绵的三昧真火,将几百辆血车烧的灰飞烟灭。 与此同时,他的声音飘荡在都城中:“诸位莫慌,我大宋帝国护国大阵已开,必将护佑你们周全!凡是人族中人,都当恪尽职守,降妖除魔!”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同时传递到大宋帝国国都几百万人的耳中,叫每一个受惊恐惧的人,不由自主忘记了内心的恐惧,下意识变得冷静下来 “早就听说魔道的恐怖,我剑辰子倒要见识见识一二!” 一个老者白眉白发,自帝都一处所在一跃而起,声音铿锵有力,心念微动间,千百飞剑升腾而起,形成一道道的剑气长河,朝着外面诛杀而去,进入血海之中。 啊! 立刻,无数惨叫之声从血海中传递出来,陆云就看到不知有多少的魔物被一剑诛杀,灰飞烟灭。 “找死!” 罗睺大怒,伸手一握,便将那些长剑全部凝固在空中。 紧接着,他狠狠一抓,那千百长剑便同时破裂! “噗!” 长剑被毁,剑辰子心神亦受重创,张口就是一口热血喷了出来,神情萎靡不振。 他已经受了重创! “一群蝼蚁之辈,还敢反抗?今天,你们通通都要死!” 随意出手废了一个人间界“高手”,罗睺神情越发狰狞,他令手下大军,催动血河,向着帝都撞了下来。 “要死的,怕是你!” 声音悠悠,并非是帝都之中响起,而是缥缥缈缈,似乎来自仙界。 一只大手遮天而降,将罗睺与他的血河一把抓在手里。 随即,大手狠狠一握,便将这所有的魔道中人一同毁灭。 即便是第二魔将,也没有逃脱。 “想要对付我的一个念头,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陆道人站立仙界陆府之中,收回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