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烽火起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三十六章 烽火起

第三十六章烽火起 天机阁里,陆云伸指。 有神雷降临人间,将兵器架化作了飞灰。 院中的三位小姑娘都惊呆了。 苏清婉望着这一幕,惊讶的发出声来,绕是她对师弟已经有所了解,但见着陆云召唤出神雷,还是吓了一跳。 神雷,不应该是上天才能掌握的本事么,如今师弟竟也会了。 俗话里讲,做坏事太多,容易被雷劈…… 雷,是上天惩罚世人所用。 而现在,师弟也可以召唤神雷劈人…… 便是对朝中的地位,也有了极大的好处。不怕有人说国师是邪佞小人…… 李师师小姑娘与陈丽卿一齐仰着脸望陆云,李师师小姑娘脸上多了几分崇拜,眼睛一眨一眨亮晶晶,像大宋夜晚最美丽的星星。 陈丽卿小姑娘则皱着眉头,比划着自己粉嫩的小拳头,似乎还是不够强壮,比不得神雷。 她这幅小身板,还抗不得神雷。 天机阁主,居然又掌握了这种法门,看来她要拳打阁主的美妙想法,又得无限推迟了…… 陆云召唤出神雷,并没有得意洋洋,而是微微一笑,抬起手臂,食指在陈丽卿身前的空气中画了几画。 这几笔似乎是他第一次写,微微有些生涩,但似乎蕴含着奇特的韵律。 陈丽卿咯咯一笑,好奇道:“陆哥哥,你什么时候做起了街头杂耍的勾当?这是在画符?” 她的话刚说话,面前的空气骤然变得干燥起来,一蓬微弱的火苗神奇地莫名出现在她眼前,然后噗的一声消失,唬得陈丽卿差点儿跳起来。 “小丽卿真聪明!”陆云哈哈一笑:“我正是在画符!刚才是火符,现在么,是水符!” 说完这句话,陆云再次抬起右手,食指在空中画了六道。 陈丽卿只觉得有一股湿意,从陆云指头画破的空中无由而升,然后扑面而来,啪的一声轻响,她下意识伸手摸去,发现脸上竟多了几滴水珠,将她的小脸都淋湿了。 “讨厌!”陈丽卿狠狠看了陆云一眼,做出一副凶巴巴的模样,只是她的年龄太小,看上去更为可爱。 过了片刻,陈丽卿眼巴巴看着陆云,摇陆云的大腿,可怜兮兮道:“陆哥哥,陆阁主,陆叔叔,你教我这个吧,我想学!” “符道我可以教给你,只是符道最注重天赋,你若是学不会,那也没有法子!”陆云听着“陆叔叔”,眼睛不由一跳,忙出声道。 他并不在乎独自保留这符咒之术,一则不属于华山特有的传承,二则符道太难,非天才不能掌握。 这些日子,他读自家师叔留下的两卷道术,除了五雷大法,便对樊笼之术与符道最感兴趣。 樊笼是先天的克星,克制先天之上高手对天地元气的利用,重要性不必多说,而符道,则是应用性太过广泛,极为实用。 一位大修行者,如张紫阳,一道火符可火烧八百连营,一道水符,可行云布雨,解救天下苍生,一道风符,推动运输事业的进步,日行千里不在话下,一道云符,遮天蔽日,挡敌视线。 这样一种大学问,陆云见了,又怎能不动心? 只是,这符道实在太难,没有几人能够掌握。 符道首先需要的,便是强大精神力,以强大精神力,认识整个天地,整个天地元气运行的脉络。 这一步已经极难,足可以将武林中九成的武者排除,只有那些专修精神境界的道家诸派弟子才能做到。 画符的,一般也是道家的人。 感知天地元气规律之后,在纸上落下最后一笔,让天地元气知晓你的心意,与你的心意相共鸣。 表现在外,便是要画火符,有火生,要画水符,有水生! 这又是一步难题,又足够将剩下的一成里的九成九排除。 最后的这个步骤没有别的任何取巧处,又或者说只能取巧。 巧字何意? 指的便是天赋,你能写出来,便能写出来,你写不出来,即便日夜不睡去写符,画符,终究还是写不出来。 所以,符道最重天赋,非一般人所能玩得起。 在江湖上,更是从不见符道传人。 实在是符道太难。 至于卖杂耍的,只是杂耍而已…… 陆云在超能失控得了强大念力,又经多年开发,精神力远远强大于其他人,符道的第一步对于他来说实在不是难事。 至于第二步,自陆云成就大宋国师之位,想要做一件事,如学符道之类的事,往往有如天助。 寻常天才学多年才能入门,陆云几日便会了。 实在比天才还要天才。 或许这便是大宋国师带来的好处…… “丽卿妹妹,你要不要拜阁主为师?”李师师小姑娘在一旁,突然插了一句话。 话一出,她的小脸便红了,红扑扑的。 陈丽卿立刻瞪了一眼李师师,扑上去去挠李师师。 两个小姑娘在一起打闹,李师师被挠的咯咯笑声不绝,小姑娘们的笑容,将整个天机阁映衬的更加温馨。 整个天机阁,多了一分人情味。 陆云不由笑道:“这样的生活,才是人过的生活。” 苏清婉微微一笑,不可置否,享受着这难得的团聚。 自家师弟,闭关时日太多了…… 便在此时,有公输家族的当代传人公输陇鹤走来。 公输陇鹤也是一位姑娘,穿着一身淡绿色裙子,看起来文文静静,是位邻家女孩,却是陆云最信任的天机阁成员之一。 公输家族来投陆云,派出的掌事人便是公输陇鹤,天机阁的很多机关兽,都是由此女亲自督造出来的,机关水平,当世无双。 “公输姑娘,发生了什么事?”陆云出声问道。 这个时候,公输陇鹤前来,肯定不是小事。 “刚刚天机阁送来了关于梁山晁盖的消息,晁盖举着灭六贼定朝纲、替天行道的大旗,攻下了附近的郡县,声势大涨,此刻正在攻打曾头市。”公输陇鹤道。 陆云皱了皱眉头,只听公输陇鹤继续言道:“不过,晁盖在阵前中箭,箭上刻着史文恭的大名,还抹了乌头毒,当晚便毒发身亡。” “可怜周侗一生谋划都做了流水,他扶持的晁天王还是死在了宋江的手下。”陆云摇摇头,似是有些可惜。 “的确如此,梁山有我天机阁隐门的弟子,当日看的清楚,那小李广花荣在背后叫了一声晁天王小心,晁盖回头看去,正被花荣一箭射中,当日便毒发身亡,宋江乘机接手了晁盖的势力,现在还在打曾头市。”公输陇鹤道。 “曾头市是金人的势力,梁山也不是什么好鸟,他们狗咬狗,我们先看戏便是了!只是,这天下,又到了纷乱年间了!”

下一篇   第三十七章 朝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