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无天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三百五十八章 无天

第三百五十八章无天 对于沉香,陆道人没有什么收徒的冲动。 他只是觉得沉香应该做一世凡人。 至于宝莲灯原著里二郎神所谓的考验,在他看来根本就是错误的。 宝莲灯最后的结局是因着沉香的强势,使得天条改了。 改成了什么样子? 自然是与旧天条相反。 也就是说,自沉香大闹天庭之后,天庭的规矩不再限制仙人通婚,仙神通婚。 仙人们可以愉快地下界,愉快地结婚生子,愉快地让他们的后代也结婚生子,修炼成仙。 然后,整个世界就迎来了末法年代。 仙神因着种种矛盾自相残杀,科技的力量逐步兴起。 最后的世界,成了现在的世界。 科技主宰一切,仙神成了传说。 世界上,再也没有了成仙的人。 只有一些渴望修仙的人。 天人五衰,仙神绝迹,沉香要负绝大部分的责任。 都是他的强势,带来了整个仙道体系的毁灭! 至于二郎神之类,也是仙道毁灭的帮凶! 陆道人又岂能让如今这个沉香崛起? 他绝不允许沉香修仙。 如果沉香要执意修仙,那就杀了吧。 一个蝼蚁而已,杀了也就杀了。 他不会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当然,现在一切都没有发生。 即便是二郎神,他的期望与陆道人别无二致,都希望沉香做一个凡人。 这样,对谁都好。 “沉香,大道理本座已经给你讲明,想必你也清楚了你娘的罪责,只要你不出刘家村,安安稳稳做一世凡人,这件事就算了结了。” 陆道人看着沉香,淡淡开口。 “是啊,沉香,只要你不出刘家村,人间界的任何荣华富贵,只要你想要的,我都可以为你做到!” 二郎神在一旁,也温情出声。 在被掌律天尊发现了的情况下,这是沉香最好的结局了。 安安稳稳做一世凡人,至于他娘的事,由他来运作。 总会有办法的。 “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只想要我娘得到自由,我们一家团聚在一起。” 沉香还是摇了摇头,斩钉截铁道。 他知道他娘被关押起来了,怎么还可能安心享福? “你娘犯了天条,应该接受惩罚,这件事没有任何的商量余地!” 二郎神也摇了摇头,一口拒绝了沉香的幼稚想法:“沉香,扪心自问,在处理这件事情上,我没有做错。” “我不管,身为儿子的,看着母亲受苦,哪里还能安心,我一定要救出我娘,就算粉身碎骨,我也在所不惜。” “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我这就让你粉身碎骨!” 二郎神眉头微皱,就要施展法术,给沉香一个教训。 “二郎真君何必如此,若是他能走出这个刘家村,就算我输!” 陆道人呵呵一笑,一指指天,一道阴阳太极图显现于虚空之中,垂下阴阳神光,笼罩了整个刘家村。 另有一手指地,所指之处,五色光华显现于地下,将整个刘家村的地下也包裹了起来。 整个刘家村,天上被彻底的封印,地下,也被彻底的封印。 只要陆道人愿意,就算是一个苍蝇,一个蚊子,也飞不出刘家村。 他这是彻彻底底地封锁了刘家村,而不像电视剧里二郎神那般留了一道后手,给沉香留了一线生机。 “二郎真君,沉香的事,本座就这么处理,让他做一世凡人即可,至于三圣母与蟠桃会的事,你自己看着办。” 陆道人做完了这一切,一个瞬移,已经上了天。 他的声音,还在空气之中飘荡着。 二郎神面色微变,看着这一切,想要说些什么,却还是没有说出口。 “沉香,我会常来看你的。” 所有藏在心中,想说出来,和不能说出来的话,最终化成了这么一句话,二郎神看了一眼生闷气的沉香,身影化作一道虹光,往华山去了。 他要和自己的妹妹,商量商量接下来的的事。 场中,便只剩下了沉香。 “走,都走!你们不让我出去,我偏要出去!你们不让我修仙,我偏要修仙!我就是要救我的娘亲!” 蓦得,沉香大吼了起来,狠狠扔了几块石头往面前的一汪深湖之中,恨恨不已。 什么狗屁掌律天尊,什么舅舅,通通都是坏人,都是他的拦路石! 他一定要出去! “我就不信我出不去!” 沉香说着话,往刘家村外走去。 刚开始还是一切正常,不过就在迈出刘家村的第一步时,有奇怪的事发生。 一种看不见却能摸的着的神秘东西不仅阻了他的路,还将他狠狠弹了回来。 “哎吆,好痛!” 沉香呲牙咧嘴地叫了起来。 任谁被弹飞,摔在地面上,都会忍不住的叫出声来。 “我就不信邪!” 心中暗暗为自己打气,这一次,沉香开始奔跑,全力冲刺。 duang的一声,沉香又被反弹了回来。 而且,这一次,他受到的疼痛更大。 趴在地上好一会儿,他才得以起身,嘴里骂个不停。 “可恶,我该怎么出去呢?” 沉香挠了挠头,也知道蛮干是不行的。 他想了想,叫了几个村中的小孩,站在村子外,拉他出村子。 依旧没有奏效。 村中的小孩出的,沉香却出不得。 “沉香,你要不从地下挖个通道钻过去?” 有聪明的孩子为沉香出谋划策。 “好想法!” 沉香当即大喜,就要挖洞跨越屏障。 但,令他无比沮丧的事发生了。 这里的地面,他根本挖不动。 似乎地面比起钢铁宝剑之类,还要坚硬万分! “可恶,肯定是那个掌律天尊搞的鬼!” 沉香瘫软在村子前,他的精神气,已经泄了。 他已经失败了很多次,各种各样的方法都用了,他却还是不能出去。 他已经没辙了。 他究竟该怎么办? 他看着天,只觉得无边的辛酸与无助,喃喃自语:“谁能帮帮我,让我出了这个村子,去救我娘,就算是任何事我都愿意做!” “你说的话,可能算数?” 一声悠悠叹息,就那么突兀地出现在了沉香的内心深处。 “当然能算数!” 沉香下意识点了点头,随即反应了过来,好奇问道:“你又是谁?” “我是谁?” 那人似乎有些惆怅,思量了片刻,才发出一阵似笑非笑的声音:“我叫……无天。” “念我之名,赐你力量!”。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