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上天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三百四十七章 上天

第三百四十七章上天 五月二十,天气不错,适合飞升。 陆道人便在这一天飞升了。 他留给世间的,是无比浩瀚的飞升画面,以及一具分身。 大宋朝廷的人,如文武百官,本来听着国师飞升的事,开心不已,因为他们头上少了一座大山。 甚至是,少了一个妖道。 这是天下苍生之福! 待听到国师大人体恤天下苍生,愿意留一具分身之时,他们有如吞了一只苍蝇,心里难受的要紧,面上还得做出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 也只有当今皇帝与林如海,才是真正的希望陆道人能留下。 当然,他们希望,亦或是不希望,陆云并不在乎。 他已经飞升了。 “这里,就是天界么?” 陆道人如今站立在一座大门面前,悠悠开口。 这座大门,修建的十分豪华,以玉石为基,金琉璃瓦盖顶,上面点缀着无数五颜六色的宝石。 每一颗,拿到人间去,都是价值连城的珍贵宝石! 而最为醒目的,则是大门之上高高挂着的一匾额,上书“南天门”三个大字。 每一个字,都是气势磅礴,蕴含着祥瑞之气。 陆道人只看着这三个字,脑海之中便有念头涌动:写这三个字的,一定是绝世高手。 什么鬼魅魍魉,只见着这三个字,便会被三个字所蕴含的精神气化作虚无,根本不能进入门中。 这三个字,便是辟邪驱魔的神器。 陆道人甚至在三个字之上,感受到了符咒的气息。 “天庭果然有高人!” 陆道人喃喃自语,又将目光看向了匾额之上。 那里,还有一个神物。 一面镜子,古朴沧桑,散发着赫赫神光,神光所过之处,似乎有着一种追本溯源的力量,直看到来往者最本质的形态。 “这是我天庭的照妖镜,高挂南天门之上,免得有妖邪之物偷偷潜入,破坏了我仙界的清宁祥和!” 赵公明笑着解释道。 “前方是弱水,原本由天蓬元帅统帅,后来他犯了错误,被贬下界去了,如今此处由天河水师镇守。” 赵公明领着陆道人往前而去,却是到了一处大河涛涛之地。 “弱水?” 陆道人面露奇光。 他能够清楚的感知到,前方的水,具有极其强烈的腐蚀性。 甚至他的一个念头进入水中,都在刹那之间被腐蚀一空。 “世人常说,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然而,只有见过了弱水,才知道这弱水可没那么好饮,别说是一瓢饮,就算是一粒,也能够毒死一个大宗师!” 陆道人心中想道。 这弱水的威能,丝毫不弱于他的一元重水,甚至还要在一元重水之上! 谁还能饮一瓢? 或许有,但绝不是普通人。 “过了这弱水,才是我天庭的真正核心所在,许许多多的宫殿,星罗棋布,许许多多的仙人,便在这宫殿之中,做着他们应该做的事,以及,想做的事。” 一路通报身份,走过了弱水,赵公明带领着陆道人,终于到了天庭核心。 一路所过,他们没有停留。 当然,赵公明的口,一直说着天庭的事,为陆道人解说着这里的规矩。 比如那里是蟠桃园,是天庭的禁地,谁要是敢擅自闯入,便是犯了天条。 又如远处是天牢,是天庭关押犯了天条的仙人,以及绝世凶魔的地方,没什么事,就别过去晃悠。 老君所在的兜率宫,一般人也不得擅闯,当然如果想闯也可以,至于能不能出来,那就要看老君的心情。 天庭里所有人都知道,老君虽然平日里一副老好人的模样,但他的实力,最为深不可测。 至于元始天尊,最为方正,最重规矩心性,像是一个老学究,能不招惹就不招惹。 灵宝天尊心性极好,很是喜欢剑道,没事总喜欢和人比比剑,不过他是剑道的祖宗,又有谁能够比得了他? 传闻之中,纯阳剑仙吕洞宾的一些剑道便是受了灵宝天尊的启发,即便吕洞宾其实是太上老君一脉。 五方大帝中,玉皇大帝为天庭之主,统帅仙界众仙。 直到如今,已经没有多少仙人看到过玉皇大帝出手,但看到过玉皇大帝出手的,只有两种人。 一种是与玉皇大帝同等级的,另一种,是已经死了的。 他虽然不出手,但谁也不能忽视这位玉皇大帝。 三界的主宰,从来不是一般人。 紫微大帝,负责掌管群星,镇守宇宙星空。 天作棋盘星作子,说的就是他。 一般仙人根本见不到他。 勾陈大帝,掌管万雷,凡人界的天劫,便由勾陈大帝所掌握。 他是许多异类的梦魇。 青华大帝,又为太乙救苦天尊,是一个老好人,面色和蔼,似乎没怎么生气过。 不过他的坐骑九头狮子,喊一声,上通三圣,下彻九泉,都可以吊打绝大多数仙神。 他的实力,自然深不可测。 真武大帝,号称荡魔天尊,尸山尸海里杀出来的威名,任何绝世妖魔,听到真武大帝的名头都得抖三抖,不敢有丝毫侵犯。 他镇守的地境,没有什么妖魔。 或者说,没有什么敢犯事的妖魔。 犯事的,都已经被真武大帝杀光了…… 还有一个王母娘娘,贵为女仙之首,法力无边,与玉帝一样,深不可测。 “前方便是凌霄殿,小神这就去启奏玉帝,前辈稍等!” 见到了凌霄殿,赵公明开口说道。 “嗯!” 陆道人点了点头。 看起来,无论是仙界,还是人间界,要见到最高统率者,都是一样的规律。 人间界有规矩,要见皇帝,必须要让太监禀报一声。 到了仙界,也是如此。 要见玉帝,还是得让人通禀一声。 当然,仙界并没有太监,这或许是两者最大的不同…… 陆道人等了没一会儿,便有一个仙人从凌霄殿中走出,瓮声瓮气道:“阁下就是赵神君所说的的前辈高人?大天尊请阁下进来!” “这位道友是?” 陆道人点了点头,往前走去,口中却是笑问出声。 “在下大天尊门下卷帘大将!” “可是……沙和尚?” “他是我的前任……”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