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白蛇传背后的故事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三百三十四章 白蛇传背后的故事

第三百三十四章白蛇传背后的故事 陆道人想着许许多多的传说,竟生出了白素贞的姻缘线是观音牵上去的想法。 . 这也难怪他生出这样的想法。 因为某一个神话位面的观音自身便吃过姻缘线的亏,被算计了一波。 而若是观音将这一招学会了,又反作用于白素贞身上,想必会起到特别的效果。 说不定,她便能为佛门渡来一只大妖! 这便是一举双得的事,既削弱了道门的势力,又增加了佛门的势力。 而她需要做的,不过是牵一条姻缘线而已。 何其方便! 而陆道人又知道,白蛇传的原著里,一开始,白素贞本来一心修仙,绝无贪恋红尘之意,结果见了许仙,却立即放弃了修仙的念头,爱上了许仙。 经过了一番番虐恋之后,白素贞被关在了雷峰塔之下,几乎看破红尘。 但好在有文曲星君下凡,做了许仙的儿子,这才救了一救白素贞。 否则,白素贞早就四大皆空,落入佛门了。 “这里的水,很深啊!” 陆道人心中想道。 他似乎不经意间,就落入了一个看不见的罗网之中。 而这张罗网,是三界之中无数强大存在一起交织的。 至于所谓的主角许仙,不过是一个有用的棋子。 仅此而已。 什么主角,说的好听点就是棋子! “世事如棋啊!” 便在陆道人心中感慨之时,三十三天之上,亦有一个女子在感慨。 “天作棋盘星作子,谁人敢下?” 女子目光深邃,其中无数星河飘荡,蕴含着一种亘古长存的韵味。 似乎即便是天都腐朽了,她也会存在于混沌之中,无法死去。 “天作棋盘星作子,自然只有你这斗姆元君,众星之主,才可以下了。” 女子的身旁,亦坐着一个女子,听着斗姆元君的话,微微笑道。 “黎山,你倒是好心情,还有心思笑,你的那个弟子白素贞,已经被一些小辈算计来算计去,甚至连她的名字都被写到了姻缘簿上。” 斗姆元君看向了一旁的女子,微微皱了皱眉。 她的这个好友,总是这种好性情,似乎天地之间没有什么事能够彻彻底底的激怒她。 真是老好人一个! “你说,就算是我出手救了素贞这一次,她下一次,遇上了别人的算计,是不是还要我出手相助?” 黎山老母缓缓出声,目光似乎透过了无穷空间,直看到了太黄天的太虚仙境与人间界的白素贞身上。 “我能够救她一次两次,也能够救她三次四次,但不能救她一辈子,让素贞我徒往人间界红尘炼心一番,也未必不是什么坏事。” “你倒是有心!” 斗姆元君摇了摇头,目光同样深邃悠远。 “情之一事,最难预料,万一你的徒弟彻彻底底爱上了那个凡人,甚至牺牲了千年道行,岂不是吃了大亏?” “千年的法力,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她看透了她的内心,明白了自己的道,我给她十万年的法力!” 黎山老母淡笑出声。 “……” 斗姆元君顿了一顿,随即也笑了起来:“妹妹霸气!” 她这位好友,法力精深,又擅长造化大道,玄之又玄,一身修为,深不可测。 随随便便给人十万年修为,她这个好友,还是能够做到的。 “不过,万一你的徒儿,彻底背叛了道门,万念俱灰,投入佛门怎么办?” 斗姆元君微微思量之间,又问出了一问。 “那就不让她万念俱灰,终究得有一线生机,不能斩尽杀绝!” 黎山老母的面色微微有些变,变得肃穆起来。 于是,整个洞府,似乎来到了秋天。 一种萧瑟的气息,开始在黎山洞府之中飘荡着。 “你的儿子那么多,随便扔下去一个儿子,让他投胎转世,岂不是旦夕之间就能翻盘?” 这位大神又缓缓开口,忽的嫣然一笑。 整个洞天之中,又有春风和煦,人人都感到了春天的气息。 刚才的秋风萧瑟,全部被春天的味道所代替。 “黎山啊,还是你看的远!” 斗姆元君微微一怔,片刻之后,她反应了过来,哈哈笑了起来。 “我就说,黎山你虽然与世无争,但对自己的弟子,却是很庇护,又怎能亲眼看着你的弟子受苦,现在我是明白了,你原来早就谋划好了!” 斗姆元君彻彻底底明白了。 她这个好友,很是知道她的弟子白素贞的性格,因此对于白素贞被算计一事,早已经成竹在胸。 被算计,不一定是坏事,有极大的可能,反而变坏事为好事。 说不定,白素贞能够借着这场情劫道心更加稳固,修仙速度更快! 但要防止的,是白素贞彻彻底底的死心,道心彻彻底底的崩溃。 她的这位好友已经算计出,只要白素贞有了孩子,必然走不到万念俱灰的那一条路。 至于其他的磨难,如法力的失去,都是小事。 只要道心能够坚固,能够磨炼,这就够了。 要翻盘,太容易了。 “我这就让我的儿子文曲星君做准备,若是白素贞被镇压,就让他转世成白素贞的儿子,带领白素贞翻盘吧!” 斗姆元君微微一笑,看向了西方。 西方再怎么算计,又如何能够算计赢她们? 她只要她的儿子文曲星君下界做了白素贞的儿子,佛门还想度白素贞,那就是痴心妄想。 她的儿子文曲星君会教西方怎么做人。 到时候,西方所有的算计,都成了流水,只会便宜了她好友的徒弟。 “黎山,你说如果白素贞可以不经过这么多磨难就可以成仙呢?” 某时,斗姆元君微微一动,若有所思,突然出声问道。 “斗姆,你的意思是?” 黎山老母好奇问道。 “我遇到了一个小家伙,很有意思,说不定让他去做一做会很有意思。” 斗姆元君大手一挥,面前便出现了一副画。画面之上的情景,正是陆云在太虚仙境的情景。 “这个小家伙?” 黎山老母看向了陆云,微微皱起了眉头。 片刻之后,她伸出了手指,开始算计了起来。 手指翻飞,完全成了残影,指边流溢着的,尽是些玄之又玄的道的气息。 “竟然不在命运之中?” 黎山老母吃了一惊。 “他是变数!” 黎山老母开口道。 “不仅是白素贞的变数,甚至是我们的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