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三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

第三百二十三章林如海 陆道人这一次收了一个爱哭的女徒弟。 . 似乎这个小徒弟,上辈子欠了无数的债,到了这一世只有用眼泪才能还的清。 小徒弟,一言不合就开哭。 比如这一次,小黛玉见着她的父亲,又哭了起来。 如今的林如海,早已经不负少女记忆中的模样。 那时候为她送行的父亲,风流潇洒,身体康健,炯炯有神,在她心目中有如巍峨高山,带给她的,是毫不怀疑的安全与温暖。 而如今,她的父亲已经两鬓苍白,气息奄奄,卧病在床。 她的父亲,不过四十来岁,看上去却有如八十岁的老人,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看的她心如刀割。 她在京师之中享受着外祖母的关怀,却独留老父一人在这里孤苦伶仃。 这父亲若是就这么走了,她还有什么颜面快乐的生活着?还有什么颜面享受接下来的生活? “父亲,您怎么这样了?” 少女见着卧病在床的林如海,扑了过去,哭的撕心裂肺。 “我的玉儿,你终于来了!我终于……等到你了!” 感慨莫名的话语,缓缓自林如海口中说出。 他的话,说的很艰难,甚至说不长。 每说一会儿,就要停下来歇息一会。 明眼人一眼看去,都能够看出他似乎已经活不了多少时间了。 林如海自然也知道。 他的病,他自己最清楚。 他怕是活不长了。 每个人都会有一死,他也不例外。 对于死亡将近,他没有什么可惧怕的。 他这一生,倒也算是不枉此生。 少年得意,又高中探花,为当今陛下所信任,钦点为巡盐御史,位高权重,造福一方。 读书人所追求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他几乎都实现了。 他对他的一生,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只不过,他死就死了,唯一不放心的,就是自己的女儿。 他的女儿这么小,他若是去了,女儿还怎么活? 只能寄人篱下! 寄贾府的篱下。 只可惜,他早已经看清楚,贾府不是什么好地方。 那个地方,充满了黑暗,人一旦进去,能不能活着出来很难说。 但,又没有其他的办法。 他似乎只能将后事托付给贾府,希望贾府在得了他的无数家产之后,吃相能够好看些,不要逼死她的女儿! 也只能如此了! 他的心中很清楚,而因此,他见着如今可爱的女儿,更是心中复杂。 他的女儿,命苦! 却在此时,林黛玉已然将目光看向了陆道人。 “师父,求求你,快救救我爹爹吧!” 少女就要跪下,请求陆道人出手。 “放心吧,我自然会救。” 陆云幽幽开口,心意微动,林如海就看到了陆道人。 到了陆云这个境界,他若是不想让别人看到,别人就看不到。 比如贾链。 没有资格见到他。 林如海倒是有这个资格。 所以,林如海便看到了他。 陆道人在林如海的身前三尺之地。 “玉儿,这是……” 林如海吓了一跳。 一个人影就这么突兀的显现而出,任谁都要吓一跳! “这是女儿拜的师父,神通广大,不仅治好了女儿的病,还能让老天爷不要下雨!” 林黛玉急忙出声道。 林如海如今虽然病入膏肓,但当官多年,哪肯轻信,陆道人也不犹豫,念力笼罩了林如海。 一道道念力化作有形的实质,按着陆道人的心意在林如海体中切割。 切了多余的,补上需要的。 陆道人的医术比起现代医学来还要高了无数倍。 一个他本身,不仅自带透视仪,还带切割刀,还是微创手术…… 不,是无创手术。 强悍到了极点。 随即,一道木灵之力,自陆道人手中疾驰而出,进入了林如海的体内,温养林如海的生机。 只是片刻之间,林如海的面色变得红润了起来,而他的满头白发,也因着木灵之力的滋润又变回了黑发。 林如海的健康,便这般直接恢复了。 若是不出意外,还能活个几十年。 对于一个凡人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我这是……好了?” 颤颤抖抖的声音响起,林如海看着自己的双手,魁梧有力,又摸了摸自己的脸,皱纹已然消失不见,又看了一眼镜子,赫然可见,他的满头白发,成了青丝三千。 “我真的……好了!” 依旧是不可置信,这一切,对于林如海都像是一场梦。 他万万想不到,这世间竟有如此高人,硬生生把他从死亡里拉了回来。 当下,他从床榻之上一跃而起,随即拜倒在地。 “多谢道长救命之恩,林某必定报答道长救命之恩,绝不敢忘!” 林如海认认真真,一字一顿道。 虽说他已经不畏惧死亡,但若是活着,他也很愿意。 更重要的是,他活着,他的女儿就能更好的活着。 所以,对于面前道人的救命之恩,他是发自内心的感激。 只要面前道长愿意,即便是将他的全部家产送给道长,他也绝不皱一下眉头! “无妨,你是小黛玉的爹爹,而我,又是黛玉的师尊,救一救你,也是应该的!” 陆云呵呵一笑,将目光看向了林黛玉,不由翻了个白眼。 这个少女啊,居然还在哭。 林如海生病时,少女哭,那是在情理之中。 现在,他都已经治好了林如海的病,少女怎么还在哭? “黛玉啊,你怎么又哭了?” 陆云笑问道。 “徒儿……徒儿这是高兴,太高兴了,所以,就哭了起来!” 少女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慌忙擦了擦脸上的泪痕,露出一丝笑容来。 她也真是的,太高兴了,高兴的都泪流满面…… 不应该,这不被允许! 她一定要改! “这就对了,再哭就哭成小花脸,那就不美了。往后啊,你要笑起来!” 陆道人笑眯眯道,谆谆教诲道。 “师父,我记住了!” 少女点了点头。 “嗯!这才对!” 陆道人也点了点头。 少女终于停止了哭泣。 这就是一种征兆。 不再哭泣的征兆。 往后,谁要是想让他的徒弟哭,他一定会让别人先哭起来。 而且,哭的很难看…… “我笑了,看来,别人要哭了!” 林如海站起身来,将目光看向了不远处。 那里,贾链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