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一言不合就秀恩爱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三百一十九章一言不合就秀恩爱

第三百一十九章一言不合就秀恩爱 斗姆,元君。 . 陆道人从所谓的姑姑口中,听到了斗姆元君这四个字。 他便知道,若是姑姑所言是真,今日想杀姑姑便成了一件不明智的事。 实在是斗姆元君这四个字,太过恐怖! 斗姆元君,简称斗母,是道教崇拜的女神,是北斗众星的母亲。 原本是龙汉年间周御王的妃子,名叫紫光夫人。由于一个春天在花园游玩有感悟,生下九个儿子。 ? 九个儿子当中,大儿子为勾陈上宫天皇大帝,执掌南北两极与天地人三才,管理仙界兵革之事。 二儿子为紫微大帝,管理北方北极中天,地位仅在仙界玉皇大帝之下。 其余七子,则是北斗七星,分别为:贪狼、巨门、禄存、文曲、廉贞、武曲,破军,都是一星之主。 九子尚且如此,更不用说斗母星君本人。 她,便是众星之主! 这样的存在,以陆道人如今的境界,还不是他能够招惹得起的…… 陆道人还是有自知之明。 他虽然强大,但还没有强大到斗姆元君那个地步…… 毕竟,他修行的时间,太短了,还不过三十年,又如何和远古大神的神通法力相较? 当然,他并没有什么灰心丧气的想法。 这世上,从来没有人生而无敌,他们都是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 即便是道祖,怕也有凡人的开始。 他所需要做的,是一步步成长。 至于那些根本不需要招惹的麻烦,能不招惹就不招惹…… 譬如眼前自称有斗姆元君做后台的姑姑。 不过…… 即便有斗姆元君做后台,这个姑姑,应该也不算什么麻烦。 陆道人脑海之中转过无数个念头,得出了这个结论。 倒不是他不信姑姑的话。 这个姑姑的话,在他眼里,自然是真的。 只一个画壁这样的小世界,岂是一般人所能够拥有的? 如果将画壁原本的主人看成是斗姆元君,斗姆元君又将这画壁赐给了姑姑,完全合情合理。 众星之主斗姆元君赏赐一个小千世界,还是在情理之中的。 但,依着陆道人的推测,姑姑在斗姆元君那里的地位,似乎并不怎么高。 亦或是,姑姑因着种种原因,已经背离了斗姆元君。 斗姆元君作为众星之主,自然是在天上。 而所谓的姑姑,如今在人间界的画壁世界里不知道生活了多少年。 而陆道人根据画壁的剧情知道,姑姑曾经喜欢过一个男人,即如今已经是和尚的不动老和尚。 只不过,后来又发生了一些事,让姑姑心灰意冷,因此得了不允许别人秀恩爱的极端思想。 这种种事件的背后,应该发生过一系列老套的故事。 陆道人即便没亲眼见过,却也能猜得到。 总而言之,这个姑姑,应该是早已经离开了斗姆元君,即便她曾经的确是斗姆元君的人。 “道友请住手!” 陆道人正要开口诈一诈姑姑,一声雄厚佛音响起。 陆道人的面前,出现了一个老和尚。 不是先前在庙中请书生朱孝廉一行吃饭的那位又会是谁? “道友还请住手!” 老和尚来到场中,看了一眼被冰封的姑姑,面色之上露出一丝忧虑神色,宣了一声佛号。 “道友有什么高见?” 陆道人淡然问道。 “冤家宜解不宜结,道友与青玄姑娘并未有深仇大恨,何必打打杀杀,不死不休,不如各退一步如何?老和尚我可以保证,青玄姑娘以后绝不会寻道友的麻烦!” “呸!谁让你保证!” 姑姑,也就是老和尚口中的青玄姑娘,轻轻啐了一口。 只是看着她的神情,却未有半点的愤怒生气,反而似乎是放下了绷紧的心弦,长出了一口气,又有些小甜蜜的韵味在其中。 希望不要再打起来! 她真害怕了这个道人! 她说的虽然是真的,但万一这个道士没听过斗母星君怎么破?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没听过,她可就完了! 而且,她早因着面前这个男人离开了娘娘,哪还有什么颜面再去见娘娘! 她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过娘娘了,也不知道娘娘是不是已经将她忘了! 就算是她被人打死了,怕是斗母娘娘也不会记起有她这号人。 她只能扯虎皮做大旗了…… 好在如今,她曾经朝思暮想的那个男人来了。 可以救她一命! “冤家宜解不宜结?似乎有几分道理。” 陆道人依旧淡淡出声。 对于姑姑的身份,他已经有所确定。 曾经是斗姆元君的人,如今已然不是。 虽是如此,这个姑姑,不能杀。 打狗还得看主人。 若是杀了,那便是对斗姆元君的挑衅。 这样的事,他不会干。 他向来理性到了极点,从来不喜欢干一些当时觉得很激情,实则愚蠢到家了的蠢事。 就如一些凡夫俗子张口就是“我要逆天!” 那才是真正的愚蠢…… 当然,有些事,他不能自己先提出来。 一旦弱了气势,很多事便不好办了。 “青玄曾经的确是斗姆元君的人,更确切的说,是元君大人的侍女。” 老和尚看了一眼姑姑,露着一丝回忆的神情:“只不过,当初,她因着我而离开了斗姆元君!” “世人皆知跟随元君娘娘的无上荣耀,又有谁知道,一个人,几个人,待在一个星球之上是何等的寂寞!那么大的星球,只有几个人,谁能够想象!” 空中传来姑姑幽幽的声音,她也陷入了昔日的回忆之中。“世界太大了,让我太孤独,因此,当年我一个人下凡来到了人世间,想要感受人间的温暖,却不想遇到了你,我便知道我沉沦了!” “你喜欢上我,我却一心修佛,想要修成正果,对你的感情,不为所动。”老和尚叹了一口气,目光之中,满是深情。“现在想来,是我对不起你!” “那时候我喜欢上了你,便不想回到元君娘娘身旁,只不过,我还是向元君大人秉明了实情,我记得,当时元君娘娘看着我,没有阻拦,只是微笑着对我说,勇敢地追求自己的幸福,还将这面画壁送给了我!” “只可惜,我还是伤了你!”老和尚又叹了一口气。“现在我明白了,我的心中早已经有了你,哪里还能修成佛?” 微微一顿,老和尚依旧深情:“这一次我来,是想问一句,你愿意,跟我走吗?” “你到哪里,我到哪里,只不知,还能不能走得了……” “走得了……” 陆道人幽幽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