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往事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三十一章 往事

第三十一章往事 兵家,周侗。 陆云终于亲眼见到了传说中的周侗。 周侗这个人,实在是太神秘了些。 他虽然没显示出什么大事迹,但仅仅从他的徒弟来看,便知此人是绝世高人。 他的一个徒弟,是大名府的“玉麒麟”卢俊义,号称棍棒天下无双,上梁山后坐梁山泊的第二把交椅。 另一个徒弟,是八十万禁军教头“豹子头”林冲,一身枪术了得。 还有一个徒弟,是射死晁盖的曾头市教头史文恭。 另外还有说法,说“行者”武松是周侗的不记名弟子。 但最让陆云清楚的,却是后来的抗金名将,保得大宋半壁江山的岳飞,也是周侗的徒弟。 手下几个徒弟,各个都了不得,可想而知周侗此人的厉害程度。 事实上也是如此,周侗一刀,便破了老道人的樊笼之术。 显然,他也是与老道人一个层次的高手。 那周侗接引一百零八道周天星力,一口宝刀光芒四射,破了樊笼,对着张紫阳冷笑连连。 “周道友还没走,我又怎么可能离去?”张紫阳淡然出声,似是对于周侗的表现毫不意外。“却不知道友到我师侄的天机阁,又是所谓何事?” “我这次来,是要看看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将我的徒儿拐走?误了我的大事!”周侗恶狠狠看了陆云一眼,看的陆云有些莫名其妙。 那怎么叫拐走,说的好像陆云是坏人似的。 不过,话说回来,周侗四五个弟子,大徒弟卢俊义和二徒弟林冲都已经到了天机阁。 有周侗两个徒弟听闻天机阁主高风亮节,前来投靠…… 这不应该是好事么? 按理说,周侗不应该对自己这么敌视。 便在陆云思考之际,老道人幽幽开口:“道友还放不下么?” 这一句话说的莫名其妙,周侗却明白了,冷哼道:“放下?怎么可能放下?放下我还怎么对得起我兵家的列祖列宗,不将这大宋王朝覆灭,我又怎会罢休?” “这些日子,周道友去寻了sd的晁盖,莫非是要他起兵造反,推翻大宋?不过,道友终究怕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老道人摇摇头,缓缓出声。 “道家的天眼真是麻烦!”周侗颇为忌惮地看了张紫阳一眼,随即面色变得慎重,肃然出声道。“晁盖此人有人皇之相,又有我亲自传授本领,自是不凡。不过我现在改变主意了,只要你让陆小子起兵造反,夺了赵室的江山,我不仅不会阻拦,还会叫人辅佐于你。想必,以陆小子对朝廷的掌握程度,这一点应该不难做到!到时陆小子便是人皇了,何乐而不为?” 两个老人讲话,陆云在一旁听得一片糊涂。 这个周侗,究竟要干什么。 听周侗的话语,似乎要让他反了,谋朝篡位…… 周侗不是教出了岳飞那样精忠报国的名将么?怎么现在却一副恨不得覆灭大宋的样子?赵氏王朝究竟做出了什么样的事,居然让周侗如此愤慨? 陆云突然想起了大宋开国年间的一些事。 大宋开国皇帝赵匡胤发动陈桥兵变,黄袍加身,夺了后周的天下,代周称帝,建立了赫赫有名的宋朝。但因着他本身便是被部下黄袍加身,生怕自己的部下也被黄袍加身,对于兵家出身的石守信等人极为提防,便设了一出杯酒释兵权的好戏,夺了兵家大将的所有权力。 兵家的高手为他打了偌大的天下,但转眼间赵匡胤便杯酒释兵权,将兵家打回原形,这莫非便是周侗想灭了赵氏王朝的原因? 陆云突然又想起了一件事。 周侗的一位弟子是史文恭,效力于曾头市。但曾头市是什么人建立的? 是女真人。 曾头市本就是女真人建立在大宋的势力,背后有没有给金人传递情报,走私禁物,按着陆云的想法,必然是有的。 而史文恭却效力于曾头市…… 周侗的又两位弟子,水浒里也是入了梁山,不断削弱着大宋的实力。 唯有岳飞,一力抗金,但这已经是北宋灭亡后的事了。 或许周侗亲眼见着北宋灭了,算是报了仇,便将兵家对赵氏王朝的恩怨一笔勾销,又见着金人实在是凶残狠辣,原本平平安安,过得很好的百姓处于水生火热之中,才教了岳飞本领,让他抗金。 当然,最后的岳飞也是走上了兵家前辈的老路。 狡兔死,走狗烹。岳飞保住了南宋江山,赵构反而将他杀了。 相比于能够安享晚年的兵家前辈石守信等人,岳飞更惨些…… 不知那时的周侗又是什么心情?怕早是心灰意冷…… 陆云不由对未来的周侗深表同情,但对于面前这位一心要覆灭大宋的周侗,却有些无语。 打打杀杀的做什么,现在这个情况不是很好么。 百姓能够安居乐业,又何必妄自改朝换代? “一百五十年前,正值战乱年间,儒、道、佛、法、墨、兵六大显门都在苦苦寻求救国之人,当时佛门扶持唐庄宗,崇佛灭道,墨家扶持柴世宗,重农重商,法家则遍地开花,在各国推行变法。而当时出身在行伍之间的赵匡胤,不过是一个小兵卒。”老道人抬头望天,悠悠出声,讲起了昔年的事。“兵家儒家的掌权人物先后找到他,你兵家传他行兵打仗之道,儒家传他治国之方,而我道家陈抟老祖,以棋盘为天下,指点他如何才能一统江山,因赵匡胤输了一子,老祖便看出他无法统一全国,只能打下大半壁江山。” “当年,我兵家的前辈对赵匡胤可谓是下足了本钱,派出九个最出色的弟子辅佐,与赵匡胤结为兄弟,称作“义社十兄弟”,助他打下四百座军州,为他赵家得了天下!”周侗声音沉沉,紧接着张紫阳的话。“然而赵匡胤做了皇帝之后,却对义社十兄弟猜忌起来,尤其我兵家九将掌管天下兵权,让赵匡胤寝食难安。” “于是便有了,杯酒释兵权?”陆云插话道。 周侗瞥了陆云一眼,冷笑道:“世人皆以为赵匡胤是杯酒释兵权,事实上却是用你道门、法门势力来压制兵门,他请来龙虎山张天师、你华山一脉的陈抟老祖,在饮酒时布下阵势,强逼我兵家九位前辈交出兵权,至此,将我兵家彻底赶出朝廷,我兵家也从此一蹶不振!你说,这样的仇,我该不该报!” “大宋重文轻武,扶持儒道两家,灭兵家,因此兵家是与赵宋家有仇,不过却不是与这个民族有仇。周前辈一心想着覆灭大宋,削弱大宋的实力,但若是辽、夏、吐蕃、大理由此进军宋国,将来遍地焦土,白骨盈野,是周前辈所愿吗?”陆云摇头,并不赞同周侗的做法。 “改朝换代,终究要发生,这个国家和民族还是要遍地焦土,白骨盈野!”周侗面露几分萧索。“不过若是你快刀斩乱麻,夺了赵宋江山,不仅老夫算是报了仇,这天下也不会乱!到时你便是九五之尊,世间的人皇!” “人间的帝王,很了不起么?”便在此时,有石泰开口问道。 “……”

上一篇   第三十章 周侗

下一篇   第三十二章 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