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梦中证道又一人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二百八十五章 梦中证道又一人

第二百八十五章梦中证道又一人 巨瞳石像。 . 也就是眼睛非常突出的石像。 在陆道人眼里没什么特点,不过落在考古的一干人眼里,却让他们生出了浓郁的兴致。 陈教授看着这巨瞳石像,兴致勃勃道:“这种巨瞳石像,在新疆天山、阿勒泰、和田河流域,以及蒙古草原的各地,都出现过。 关于石像的由来,已不可考证,曾经有学者指出这应该是蒙古人崇拜的某个神灵,但是后来又过了些年,随着几座年代更为久远的古墓和遗迹被发现,也从中发现了巨瞳石人像,这就推翻了原来的假设。 有人说这是古突厥人遗留下来的,到最后也没个确切的说法,成了考古史上众多不解之谜中的一个。” 考古队中的几个学生听的津津有味,掏出笔来在本子上又记又画,商量着要把下面的沙子挖光,看看石人的全身。 按着原本的史,陆道人不在,这么做必然会惊动数万行军蚁,给考古队带来巨大的麻烦。 只是如今,行军蚁的蚁王,已经按着冥冥之中陆道人的意志离开了这里,随便考古队怎么挖,都不会有什么不好的结果。 陆道人便看着他们挖掘石人。 一个个学生,干劲十足,散发着青春的生机与活力。 “年轻就是好啊!” 陆道人微微有些感慨。 地球位面,虽然没什么天地元气,但人们的精神世界还是很丰富。 至于他以往所穿越的古代位面,总有些衰老的气息所在,带给人更多的,是压抑。 陆道人还是喜欢看年轻人们的运动…… 大漠之中,一处篝火。 篝火旁边,学生们在挖掘墙角那尊石人。 篝火之外,胡八一和杨小姑娘在说话。 说的是杨姑娘父亲的事。 这幅画面,看起来,有几分温馨的味道。 陆道人盘膝而坐于虚空之中,闭目养神。 他似乎已经有几日没有闭目打坐了,今日正好合适。 大漠的夜晚,月光格外的明亮,照耀在人间,带给人间神话般的视觉。 而月光之下,一干学生们已经将石人挖了出来。 石像身穿胡服,双臂下垂,身体上雕刻了很多花纹,似是某种密宗经文。 陈教授在一旁,开始解说了起来。 他告诉学生们,这些文字始终还没有被破解,不过随着最近几年考古研究领域的拓展,专家们认为这应该是某种符号或暗号,记载了一些远古宗教方面的信息。 至于为什么会把这些符号雕刻在石人身上,也许是和祭祀有关。 但是相关的文献、壁画、史记录等资料,完全没有,到现在这些也只不过是推测而已。 “教授,这种石人的造型和常人差别很大,我觉得有这种可能,古代有种崇拜外星人的宗教,他们见过外星人之后,就认为他们是天神,于是制造了一些这样的石人出来膜拜,这些石人身上的符号,是一种外星语言。” 一个学生听着陈教授的话,好奇问道。 一旁,郝爱国立即批评他:“小萨你平时学习起来就很不用功,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你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不要把脑筋用到歪处,怎么连外星人都搞出来了?对待史,对待考古,要严肃。” 他正说着,陡然想起了什么,闭上了嘴。 他的目光一瞥,那边,一个道人正虚空而坐。 一个人不凭借任何物体,虚空而坐,若是放在以前,他根本不会相信,反而要严厉斥责。 但是现在,旁边就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这位高人,以一己之力破灭了肆虐沙漠的黑风暴,拯救了他们的性命! 他又岂有不信之理? 这个世界太大,远远超出了他的认知…… 科学的道路是无限的啊…… 这一刻,他的心中生出了这样的想法。 而此时,陈教授也对他的学生提出的问题做出了回答。 他并没有任何生气的模样,反而露出慈祥的笑容:“有想象力不是坏事,年轻人,思路活跃,是很好的。团结紧张,严肃活泼,这一点都不矛盾嘛。 不过,我们考古,研究史,就是一定要遵循一个原则,大胆地假设,谨慎地求证。想象力要建立在现实的依据之上,缺乏依据的想象力是不牢靠的。 咱们就拿这巨瞳石像来说吧,古代人喜欢通过天文现象来判断吉凶祸福,每当夜晚,他们眺望星空,会不会希望自己的眼睛看得更远一些呢?在制造石像的时候,会不会把这种愿望加入进去? 这种可能性是很高的,四川的三星堆也出土过一些造像,眼睛长长地延伸出去,保守地说,这极有可能寄托了一种古人对探索**的表达。” 老教授款款出声,说的每一句话,都有条有理,毫不紊乱,显现出极其高深的研究水平来。 陆道人饶有兴趣地看了陈教授一眼,心中生出了些许想法。 看着这个人,他便想起了诸葛卧龙。 虽然论起神通来,诸葛卧龙超过陈教授无穷,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博学多知。 诸葛卧龙不用多说,这陈教授,也是一个博学的人,是真正的学者。 而真正的学者,在陆道人的眼里,与大儒几乎划上了等号。 只要少许操作即可完美转变…… 而此时,陈教授依旧给他的学生讲着道理。 “你所说的外星人,也不是没有可能,并不是一提到外星人,就意味着外国小说中虚构的科学幻想。 其实最早对外星人的记载,还是出现在咱们中国古代的笔记和壁画中。 早在七千五百年前,贺兰山的原始部落壁画中,就出现了身穿太空服的宇航员形象,他们从一个大圆盘中走出,周围的动物和居民四散奔逃,这些恐怕不是当初的人类靠想象力能想象出来的,那应该是一幅记录发生重大灾难和事件的记录性质的壁画。 类似的情况在周夏时期的鼎器,以及一些古籍中都有记载……” 老教授将自己所知道的尽可能告诉给自己的学生,不过显然,他们的学生,并不太容易接受这样的观点。 不过,落在陆道人的耳中,却是验证了他的一些想法。 比如奥特曼,大怪兽之类…… “夜已经深了,教授你休息吧!” 便在此时,陈教授的一个学生出声道。 “也好!” 陈教授点了点头。 他毕竟已经老了,体力跟不上年轻人。 也是时候休息了。 “唔,这本梦中证道的神功秘境就传给你,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某时,陆道人的一个念头从他的脑海之中走出,来到了陈教授的梦境之中。 陈教授便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一场梦,一场人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