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青眼狐尸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二百七十八章 青眼狐尸

第二百七十八章青眼狐尸 陆道人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摸金校尉传人王胖子还真认识胡八一。 .更新最快 胡八一,乃是另一部灵异小说《鬼吹灯》之中的主角,凭借一本半字阴阳风水学掌握了寻龙诀的摸金校尉。 他所经的,也是些盗墓的事,不过与小主角吴邪比起来,他的人生,更加丰富。 “胡八一……” 陆道人心中,一个个晶莹如玉的念头转动着,思量着什么。 思量到最后,他决定还是先将这里的事处理完毕,再说其他。 “我们去真正的鲁殇王之墓!” 陆道人淡淡出声,神识笼罩整个墓地,向一个出口走去。 吴邪一干人,也跟其后。 “哎,他是谁啊?” 王胖子从地上蹦了起来,跟随在吴邪身旁,好奇问道。 “一位无比强大的前辈,你跟着就知道了。” 吴邪说了一声。 “哦!” 王胖子下意识点了点头,也跟在了大队伍的后面。 人多,终究热闹些,也安全些。 陆道人一行出了一个洞口,眼下便呈现出奇异的一幕。 赫然可见洞穴的另外一头,有一块突起的地方,可以让众人站立,再往外就是悬崖。往下最起码有十五米的高度,而且风非常大。 在悬崖前方,是一个巨大的天然岩洞,有一个足球场大小,洞顶上有一道大裂缝,月光从这个裂缝里照进来,正好可以勾勒出整个洞穴的轮廓。 大家现在的位置,就在是靠西边的洞壁上,上下都没有可以攀爬的东西。 周围的洞壁上,也密密麻麻的全是洞穴,足有成千上万个,那密集的程度,如果密集恐惧症的人看了,只怕立马要犯病! 最让人震撼的是,这个洞穴的中间,有一棵几乎十层楼高,十人环抱也不一定能抱过来的大树。 那颗大树上,还盘绕着无数条藤蔓,这些藤蔓纵横交错,几乎缠绕了所有可以缠绕的东西。它们的分枝,如柳条一样从树上垂下来,有些挂在半空中,有些已经垂到了地上。 甚至还有些藤蔓,干脆从洞壁的孔洞里伸了进去,举目可以看到的地方,几乎都有蔓延过来的藤蔓。 众人所在的这个洞口的边上,也爬着一两根。 如果仔细去看,还可以看到靠里面的树枝上还挂着很多已经风干的尸体! 而这个天然洞穴的底部,有一条石头的围廊,从一个祭祀台一样的小形建筑开始,一直通到树冠下面。 那围廊的终点,是一处有十几级台阶的石台,上面放置有一张玉床,上面还躺着两个人! 王胖子非常的兴奋,直叫:“妈的,还真给老子找着了,这里肯定就是那个西周墓的主墓室。躺在那玉台上的,必然是鲁殇王的尸身。 这鲁殇老儿也真够缺德的,雀占鸠巢,把人家的斗倒倒掉,自己住进来。今天我胖爷就来替天行道,收拾收拾你这个没职业道德的,让你知道倒斗就是这个下场!” 他说的兴起,也没想自己是干什么的,连自己也一道骂进去了。 “小心,这是九头蛇柏,任何活物一旦靠近,就会受到九头蛇柏那些枝藤的攻击!” 吴三省认出了这种植物,提醒道。 身为老江湖,他见多识广,到底要比王胖子,吴邪之类知道的多些。 “你的意思是,它还会咬人?” 王胖子不以为意,伸出一只脚去逗附近的一根枝蔓玩。 “小心!” 不待吴三省提醒,那原本看上去非常普通的枝藤,突然像蛇一样昂了起来,末段间像花一样卷开,乍一看,就像是一只鬼手一样,一卷就将王胖子的脚卷住。 随即,王胖子飞了下去。 “高人救命啊!” 高空之中传来了王胖子的大叫声,声音格外的凄惨。 “不过是小小的一株树,岂敢猖狂?” 陆道人伸手一指,一道木皇符显现而出。 刹那之间,十层楼之高的九头蛇树周身泛出青烟,随即灰飞烟灭。 陆道人的木皇气,就算是百丈之高的千年树妖王,也不能抵挡,更何况这一株小小的未成精的小树? 小树便灰飞烟灭了。 个头大,也没有什么用…… “救我!前辈救我啊!” 高空之中,王胖子还是在不停大叫。 缠绕住他的枝蔓早已经灰飞烟灭,但这反而加重了他的恐惧。 若是无枝蔓灰飞烟灭,他还可以借力下滑,甚至挣脱到达地面。 但这枝蔓灰飞烟灭后,他便完完全全暴露于高空之中,开始做自由落体运动。 十五米的高度,自由落体运动,这是要他的命啊。 “难道我要摔死了,这可不是我想要的死法!” 这一刻,王胖子闭上了眼睛,等待着自己的终点。 不过,他等了许久,还是没有等到。 等睁开眼,他发现有一朵白云托着他,缓缓下降。 “我这是在飞么?” 王胖子喃喃。 “看到了吧,这就是前辈高人!” 王胖子的身旁,吴邪笑着开口。 他也站立在一朵云上。 他自是看清楚了道长前辈的动作。 道长心意一动,有云生托起了王胖子。 又有云生,托着他们一同下降。 他们便这般飞了下来。 “这不科学!这不符合道理啊!” 直到王胖子降落到地面上,他还是喃喃自语,一副不太相信的神情。 不过,他对陆道人,已经没有了先前的随意。 这个道人,还真是高人啊! 有几十层楼房那么高…… “快看,这是什么?” 潘子喊了一声。 王胖子放眼望去,心神便全放在了眼前的画面上。 刚才的石台上,有着一男一女两具尸体。女尸尸体身上批着白纱,双眼紧闭,面容安详,看上去有几分俊俏,而且身上一点也没有**的迹象。 而躺在一边的男尸,带着一只狐狸脸的青铜面具,浑身上下披着紧身的盔甲,双手放在胸前,手中合着一只紫金的盒子。 “这是只青眼狐狸,大家千万别看,容易陷入环境之中!“ 一旁,吴三省又认出了面前男尸的来,提醒道。 这一次,并没有什么人以身试验。 王胖子也没有,他站在一边,说:“我一个朋友和我说过,这叫青眼狐尸,很久以前,有一个人倒了一个不知道什么朝代的古墓,打开棺椁后发现里面的尸身上竟然躺着只青眼狐狸。 狐狸是有妖性的东西,尸体上躺着狐狸,十分的不妙,本来应该把东西原封不动的放回去,可是那个摸金的道行未够,心有不甘,竟然偷偷留了一只玉乌龟下来。 若干年后,他金盆洗手回乡娶了老婆,后来他老婆十月怀胎,那稳婆给老婆接生的时候,突然大叫一声晕了过去,那人冲进去一看,原来他老婆生的孩儿,长着一对青色的眼睛。 那摸金校一开始并未察觉到是那只狐狸在作祟,只以为孩子得了怪病,四处求医,谁知道那孩子的病不仅没好,反而毛发都逐渐掉光了,脸也长的越来越像狐狸。 这个时候那摸金校才发觉不对,于是长途跋涉,回到了那个古墓里,将那只玉乌龟放了回去,自此以后那孩子的病才不再恶化,但是那狐狸样的怪脸,却怎么也变不回去了。 “这不是聊斋的故事么……” 陆道人幽幽出声。 他在聊斋的世界里,不仅听过,还见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