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拜一拜,灰飞烟灭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二百七十五章 拜一拜,灰飞烟灭

第二百七十五章拜一拜,灰飞烟灭 吴三省,吴邪,潘子一干人已经对陆道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什么是真正的强大? 我说什么,什么就会实现,这才是真正的强大! 有道是:言出法随! 陆道人说有火生,便有火生。 陆道人说让土裂,大地便裂开了。 怎么看,怎么强大! 他们的工兵铲以及从祖宗那里传下来的各种盗墓知识,在陆道人眼前,根本不够看! 他们工兵铲挖一个时辰,还不如陆道人说一句话! 这简直令人不可置信! 不过,陆道人已经给了他们许许多多的奇迹,他们如今心中有的念头,是赞叹,赞不绝口。 “我的乖乖,我若是有这个本事,以后盗墓岂不是很方便?” 潘子在一旁傻笑,似乎是想到如果他有这种技术大杀四方的情景。 吴邪翻了个白眼,心中想道:“有这个本事,还去盗什么墓?境界层次都不在这一步了!” 不过,他却没有说出来。 因为,这个前辈真的来盗墓了。 必然有什么极为重要的东西,吸引着前辈。 不过,那与他无关。 他只要能看一眼就可以了…… 惊奇过后,该做的事还是要做。 不过,却容易了很多。 有陆道人在,再困难的事都变得简单无比。 因为,他懂得天书土之道,而不是众人所猜测的言出法随。 土之道,号令五行之土。 让大地裂开,是最为简单不过的事。 陆道人只站立在那里,面前的大地便层层裂开,露出古墓的一大面砖墙。 已经有阿奎试图用手敲砖,意图将这砖墙砸开,小哥忙把他按住,眼神极为犀利:“什么都别碰。” 他自己,却伸出两根手指,放在那墙上面,沿着这砖缝摸起来,摸了很久才停下来,说“这里面有防盗的夹层,搬的时候,所有的砖头都要往外拿,不能往里面推,更不能砸!” 潘子摸了摸墙,说:“怎么可能,连条缝都没有,怎么可能把这些砖头夹出来?” 话刚落下,赫然可见小哥摸到一块砖,突然一发力,竟然把砖头从墙壁里拉了出来。 “……” 大奎吓了一跳。 这土砖是何等的结实,光靠两根手指要把一块砖从墙里拔出来,不知道要多大的力量。 这两根手指,不一般啊! 莫非是传说中的二指禅…… 不过这个念头,在他的脑海之中只是一闪而过,换做道长前辈,怕是看一眼,就可以了…… “这墙里全是炼丹时候用的礬酸,如果一打破,这些有机强酸会瞬间浇在我们身上,马上烧的连皮都有。” 小哥淡淡解释道,从他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只注射针头和一条塑料管子,他把管子连上针头,然后把另一端放进一个深坑里。 潘子打起火折子,把那针头烧红,小哥小心翼翼的插进了蜡墙里,马上,红色的强酸,便从管子的那一头流进深坑。 强酸流光之后,众人才开始搬砖,从墙上搬出了个能让一个人通过的洞,进入了墓室之中。 陆道人又是心意一动,有无量光起,照耀了整个墓室。 众人啧啧称赞,却已经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神情。 显然,他们已经习惯了,一个个将目光看向了墓室之中。 墓地的地上,是整块的石板,上面刻满了古文字,这些石板呈类似八卦的排列方式,越外面的越大,在中间的越小。 墓穴的四周,是八座长明灯,已经灭了。 墓穴的中间,则放着一只四足方鼎,鼎上面的墓顶上刻着日月星辰。 而墓室的南边,正对着众人的地方,放着一口石棺,石棺后面是一条走道,似乎是向下的走向,不知道通到什么地方去的。 吴三省看着地上的字,对陆道人说:“道长前辈,您看看这个些字,看看能不能看出这里葬的是什么人?” “葬的是……鲁殇王。” 陆道人缓缓出声。 他又不是全知,如何能够认识几千年的文字? 不过,他却知道,这里埋的是鲁殇王。 “鲁殇王?” 这三个字一落入众人耳中,便带给众人一股沧桑感。 没办法,只听名字,就是先秦之前的存在了! 他的墓里,应当有好东西吧。 果然,潘子已经欢呼了一声:“三爷,这里有宝贝!” 众人看去,潘子已经爬到了那口四足大鼎里面,欣喜不已。 大家也都爬了上去,只见那鼎里有一具无头干尸,衣服已经烂光,那干尸体身上,还有些玉制的首饰。 潘子也不客气,直接就摘下来带到自己手上去。 ?“这个应该是人牲完了之后剩下来的人的躯干,他们把头砍掉祭天,然后把身体放到这里祭人,这些应该是战俘,奴隶手上不可能有首饰的。” 吴三省看了看,分析道。 而在他说话的功夫,潘子一下子跳进鼎里,想看看下面还有什么东西。 吴三省顿时大骂:“你小子,这鼎是人家祭放祭品用的,你小子想被当祭品啊?” 潘子呵呵一笑:“三爷,我又不是大奎,您别吓唬我!” 他从里面摸出一块大玉瓶来:“你瞧,好东西还真不少,我们把这鼎反过来看看还有啥吧?” 却在此时,古墓之中,突兀响起了“咯咯”的声音。 只见小哥盯着石棺,不停的发出“咯咯”的声音。 他的嘴却没有动。 乍一看,还挺吓唬人…… 众人一副迷茫的神情,不知这小哥要搞什么事。 突然,小哥不出声了,墓室里静的一点声音也没有。 随即,棺材板突然向上翻了一下,开始剧烈的抖动起来。 他的棺材板,已经快按不住了…… 大奎见状,吓的一屁股坐地上了。小主角吴邪也脚一软,几乎就要坐下去了。 至于三叔吴三省,到底见过世面,虽然脚开始抖起来,但是竟然没摔倒。 而小哥听到声音后,脸色非常难看,一下子跪倒在地上,朝那棺材重重的嗑了一头。 其他人,马上学样子,全部跪倒磕头。 至于陆道人,依旧淡淡而立。 “磕头这样的事,你还不配。就算是我行一礼,你怕是也承受不住!” 陆道人看着一干跪倒在地的众人,呵呵一笑。 他轻轻俯身,要做拜一拜的样子。 还没弯下腰,那棺材里的血尸,陡然燃烧起来。 随即灰飞烟灭。 陆道人的一拜,他承受不起。 因为陆道人不仅是道人,还是大儒,乃至大宋的圣人。 他的一拜,岂是一个血尸所能承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