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吴三省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二百七十章 吴三省

第二百七十章吴三省 什么是元神境界。 .更新最快 元神境界,就是心念一动,方圆数里之内,所有的存在都只能按着元神境界强者的思维而行动。 譬如那三叔吴三省,他感受到了冥冥之中的意志,他便来了。 实则,他感应到的,是陆道人的意志。 至于在马路上的吃瓜群众,更是不用多说,他们下意识行动了起来,只为吴三省一人创造了没有堵车的环境。 这就是元神境界存在的恐怖。 至于所谓的扮猪吃老虎这样的事,根本不可能出现。 陆道人便在十分钟之时见到了小主角吴邪的三叔吴三省。 吴三省长沙有名的老九门,第五家吴老狗的三儿子,吴邪的三叔。吴家最后一代真正的盗墓者。 大哥吴一穷,吴邪的生父。二哥吴二白,三兄弟感情深厚,共同抚养独子吴邪。 吴三省十几岁就开始去盗墓,经验极为丰富。 吴三省通过与文锦的情侣关系,混入张起灵和文锦的西沙考古队,后因为半夜私自下海底墓,盗取物品,被解连环发现。 解连环跟踪至海底墓,而后,与吴三省达成共识。两人共同使用“吴三省”的身份。于是,解连环假扮吴三省在吴家扎根,伴随吴邪成长。 也就是说,这位“三叔”,是三叔,也不是三叔。 当然,这些与陆道人没有任何关系,他只是静静立于原地,等待着吴三省来解开这副字画。 当陆道人将注视的目光放到吴三省身上时,吴三省也将注意力放在了陆道人身上。 无他,陆道人自带“吸引人注意力”光环…… 他只站立在那里,周遭的人便会情不自禁将目光投向他。 当然,这是在陆道人允许的情况下。 陆道人不允许,谁也看不见陆道人。 “这位道长是?” 吴三省露着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开口问道。 他的话语中,多了几分慎重。 他能够感觉到,他今日冥冥中感受到的机缘很可能应在面前道人身上。 “三叔,这位道长是太平道的道主!” 有吴邪在一旁开口,介绍了陆道人的身份。 “道主!” 吴三省骤然色变。 面前的道人居然是一方道门的道主! 虽然没听过太平道,但他却知道,这样的身份,远远要超出了他老九门的身份数倍。 老九门的身份,在道门面前,便有些自惭形愧。 而再厉害的老九门中人,遇着道门中的道主,只身份上,就如一个是贼,一个是官,根本没有可比性。 好在他也是经了多年世间风雨的人,内心里虽然震撼,却也没有显露于表面。 “这位道长来我侄儿店中,不知有什么事?” 吴三省想了想,说出了自觉稳妥的话来。 “这儿有一副战国时代的帛书,想请你来鉴别鉴别!” 陆道人微笑开口。 道主的身份,在老九门面前,的确好用。 当然,他也的确是太平道的道主。 不过,那是在另一个世界了…… 至于太元仙尊的名号,放在现代的世界里,并没有什么用,还不如太平道主响亮可靠。 当然,若是到了白蛇传的世界里,太元仙尊才有可能有些用处。 不能在气势上输了人…… “战国帛书?那可是问对人了!” 听着陆道人说出鉴别帛书这样的话,吴三省下意识里一愣,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不过,究竟是哪里,他也说不上来。 他的脑海之中,无法升起面前的道人竟然是要盗墓的念头。 升不出来,他便不去想,转而将心思放到了这幅字画上。 既然道长有要求,他也只好一展身手了! “这是……一座墓!还是一座战国时代的墓!” 吴邪的三叔本来就有着一副干劲,钻研了一阵后,干劲越发足,忍不住兴奋起来,喃喃自语。“这个墓穴,应该是战国时期鲁国的一个贵族的,他的墓穴所在被人用字画记录在一张帛书上,说明此人的地位应该相当高,而且这个墓地必然是十分隐秘,是个好穴,值得一去。” 在盗墓一业,有着几条说法。 唐宋元明清,斗里面是有宝贝,但那最多只能说是巧夺天工,但是战国时候的皇族古墓,年代过于久远,永远也估计不到那里面有什么。 就算是上古的宝贝,也可能存在。 毕竟,那个年代,还是道法显世,能人辈出的年代。 万一得一件法器,也未必不可能。 而这种诱惑,不是金钱可以抹杀的,对盗墓者的吸引力自然是无穷大。 这一下,吴三省就被吸引其中。 他算是彻底明白了自己这次冥冥之中的感应了。 这正是遇到了贵人,又遇见了战国年代的古墓。 对于他来说,乃是天底下一等一的大好事! “这一次,我要去一趟!” 吴三省喃喃自语。 随即,他醒悟了过来,看向陆道人,有些激动:“道长,我可以去吗?” 若不是这位道长提供了地图,他哪里有去的可能。 他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征求道长的意见! 真是不应该。 “自然可以去!” 陆云呵呵一笑,淡然出声。 这地图,又不是他的,他哪里会出声阻拦吴三省? 何况,有这么一个人,终究可以解决一些琐事。 当然,可以去。 “太好了!” 吴三省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定。 说也奇怪,他往日里见过了大风大浪,一颗心,自是极为淡定,如今,却因着得到了面前道人的肯定,他的心中,升起了大欢喜的念头。 这种感觉,真是匪夷所思。 不过,能去,终究是好的。 他又看了欲言又止的吴邪一眼,面色变得轻松,道:“我知道你小子在想什么,想下地去见识一下?这有什么不好说出口的?” 吴邪点了点头,露着几分笑意。 他的父亲一直不让他做这样的事,他因此有些顾忌,不过这一次,他真的想去。 那便去吧。 他已经二十几岁,不是小孩子了,可以决定自己的事了! 这一次,他要去看一眼! “我也要去!” 弱弱的声音出现在空气中,却是老头幽幽开口了。 这地图,其实是他带来的啊…… 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