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宴会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二百四十七章 宴会

第二百四十七章宴会 记名弟子。 陆道人决定收了刘轩做记名弟子。 好歹是世俗间从零开始闯荡,如今成就了亿万富翁的人,收作弟子,对他可能有些用处。 当然,碍着刘轩的资质,陆云只收他为记名弟子。 算是最低等的弟子。 按着道宫的规则,记名弟子之上,尚且有外门弟子,内门弟子,精英弟子,真传弟子。每一个等级,都意味着不同的特权与义务。 这也算是一种鼓励,支持竞争的手段。 当然,刘轩并不知道。 他听着记名弟子这四个字,下意识,便把这四个字理解成了关门弟子的意思,以为他拜的这位师父要好好培养他,不由欣喜万分。 这可真是天大的喜事! 他刘轩,如今也有仙缘了! 他的内心里,甚至哼起了歌。 先前那一片刻的停留,造就了未来无敌的他。 无敌是一种寂寞…… “师父……” 刘轩搓着手,一副兴奋激动的样子,想直接开口说些什么,却觉得似乎不太妥当,便在一旁嘿嘿直笑。 “你是要让为师传授你道法神通?” 陆云哪里看不出这个新收徒弟的心思,笑问道。 “师父果然慧眼如炬,一眼便看出了徒儿的心思!” 刘轩腆着一副笑容,这一会的功夫,他已经把“师父”这个词叫的朗朗上口。 许久没有叫过这个词,刚开始还觉得有些别扭,不过现在叫起来,已经很溜。 他的适应能力,还是很不错。 “你既然叫我一声师父,为师也不会吝啬,这卷《先天功》就传授给你了!” 陆云伸手一招,那书架之上的《先天功》便到了刘轩手中。 刘轩一愣,随即大喜,紧接着又露出一副愁容,目光幽幽,道:“师父,徒儿看不懂!” “看不懂?这个好办!” 陆云不以为意,一指指出,点在刘轩头顶,无数的记忆,修行的理念全部进入到刘轩脑海之中,使他全身的气质发生了一种变化。 这是陆道人在以法力直接灌顶,教他的徒儿一瞬间明白修行的各种常识,免得将《先天功》修炼成了“菊花宝典”。 那样,玩笑就闹大了。 “多谢师尊栽培!” 等到好一会儿,刘轩才从眩眩晕晕的状态中恢复过来,感受着许许多多本不属于他的记忆,他的面色,多了几分恭敬,又有几分敬畏。 这样直接灌顶的境界,只怕是已经超出了武侠小说里主人公的能力,已经到了仙侠小说里主人公的境界! 难道说,他的师父,已经远远超出了武侠高手,而是一位隐居红尘的陆地真仙? 甚至,这位陆地真仙教出了王重阳那样的道家高人? 要知道,历史上的王重阳,修炼的,便是先天功! 与他修炼的一样…… 他的心中,顿时生出了一种放声高歌的念头。 此时,只有让他一展歌喉,才能尽情表达他的心情。 不过,现在还不是一展歌喉的时机。 他若是在自家师父面前唱歌,估计会被揍一顿。 而且,他还有一些重要的事。 “师父,明天晚上,我的别墅里有一个party,师父可愿前来,我一定好好招待招待师父!” “party?” 陆云嘴角抹出一缕笑容,问道。 “额……也就是宴会的意思,师父一定要来啊!” 刘轩一拍大脑,自己真是头昏了,居然对自家的师父飙英语,这不是自找麻烦么? 万一师父听不懂,岂不是让自家师父很没面子…… 陆云翻了个白眼。 自家的这个徒儿,居然以为自己连英语都看不懂,还给自己解释。 他也是醉了。 只要他愿意,他可以学会任何一种语言。 有念力在身,他过目不忘…… “明天的宴会?” 陆云站立原地,脑海之中,无数念头涌过。 他隐隐约约记得,若是按着《美人鱼》的剧情,将会有一条美人鱼在刘轩的宴会上捣乱。而到了最后,刘轩娶了这只美人鱼。 又是一场跨越种族的爱情。 “明天的宴会,我会去一趟!”陆云悠悠开口。 他最终还是决定去一趟。 美人鱼,也算是一种新品种,他往日里,似乎还没有见过。 那就见一见。 “多谢师父,这是我的名片!” 刘轩本来面上很是紧张,这一下陆云一答应,他顿时变得欣喜起来,一高兴,便递了一张名片。 随即,他便要离开。 身为一个现代人,他忙啊! 而今天更忙。 他还要试着修炼修炼先天功! “唔,这是洗髓丹,你拿去服用服用,效果应该不错,还有,这是培元丹,这是辟谷丹,供你修炼之用!” 陆云见着刘轩即将离去,伸手一挥,几瓶丹药便飞了过去。 这些都是他自聊斋位面带来的灵丹妙药。 陆云表示在这个世界,他懒得吃饭,不想吃饭。 他只会嗑药。 嗑药,将代替吃饭。 现代的位面里,并没有天地元气,他无法做到“神明食气不死”的境界。 他一食气,便中毒。 那么,只好嗑药了。 丹药,来自聊斋位面。 一粒丹药,由许多百年乃至千年的天地灵药所炼制而成,它们蕴含的天地灵气,甚至要比空气中的天地灵气丰富了很多。 因为,天地灵药本就是无数灵气的汇聚者。 现代位面没有天地元气,聊斋位面却有。 他带了许许多多的丹药,也算是准备充分。 人总是要吃饭的,他也不例外。 “洗髓丹,培元丹,辟谷丹!” 而另一边,陆道人的徒弟刘轩,只听着丹药的名字,内心便不由的颤抖起来。 而闻一闻那丹药的气味,他便有一种飘飘欲仙,直上九重天的感觉。 香! 实在是香! 这种香气,几乎是超越了他过往人生里所见的任何美食的香味。 “此香只应天上有,人间哪有几回闻?” 这一刻,刘轩诗兴大发,当即吟诗一首。 吟的,自然是古人已经写好的诗。 “你去吧!” 陆云见着刘轩的模样,挥了挥手。 “师父,我去修炼了,明天我让司机开车带你飞!” 刘轩收了几瓶丹药,对着陆道人拜了一拜,随即开车走了。 “辟谷丹,培元丹倒还是好,只怕洗髓丹,会让他好好享受一番……” 幽幽的声音响起。 洗髓,洗髓,哪里是那么简单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