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长生道人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二百三十六章 长生道人

第二百三十六章长生道人 陆云直到现在,才明白了真正的大机缘。 什么是大机缘? 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天材地宝,而是一枚神格与幽冥权杖! 这两样东西,是黑山老妖乃至酆都大帝最为看中的东西,必然蕴含着极深的道理在其中。 只幽冥权杖,陆云亲眼所见,竟然可以召唤幽冥界的本源之力,这一点,比起他先前在幽冥界所得的任何天材地宝都要珍贵的多。 再珍贵的天材地宝,都是在幽冥界生长出来的。 而得了幽冥权杖,便是相当于得了半个幽冥界,所蕴含的价值当然要远远超出了那些天材地宝。 而一枚神格,竟然能够抵挡幽冥权杖的大召唤,可见它也不是什么凡物。 只这两件神物在手,这一趟,便没有白来! 当然,能不能走,那是另外一回事。 陆道人能够感受到大机缘,其他的人,也许也可以…… “我竟然感知不到幽冥权杖的存在了!” 便在陆道人三下五除二,夺取了酆都大帝的幽冥权杖,打爆了黑山老妖,夺取了他的神格后,那酆都大帝,终于反应了过来,心意一动,要催动幽冥权杖,将这不速之客击杀。 却在此时,他骤然发现,自己根本感知到幽冥权杖的讯息,顿时大吃一惊。 他的确是大吃一惊。 幽冥权杖被不速之客拿了这样的事,他并不担心。 因为这是不速之客在作死。 他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 幽冥权杖被他祭祀了无数年,早已经与他心神合一,若是有别人将幽冥权杖拿去,亦或是偷去,他只要轻轻催动幽冥权杖之中浓郁无比的神之力,可以轻而易举的把偷盗者抹杀! 但是现在,他却感知不到幽冥权杖的所在。 似乎这幽冥权杖,根本没有在世间存在过! 这是以往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 这一刻,他的内心终于开始慌乱了起来。 他知道,这一次,最大的变数出现了。 “酆都大帝?” 便在酆都大帝面色骤然变化之时,陆道人亦打量着酆都大帝,嘴角抹出一缕笑容。 姜还是老的辣。 酆都大帝果然够阴险! 换做其他任何一个人拿了幽冥权杖,只怕这一会的功夫,已经被幽冥权杖中的神力轰杀成渣了。 不过,他恰好是例外。 因为,他有元始珠。 幽冥权杖再厉害,在元始珠面前,根本掀不起任何风浪来。 因此,只有他抢先一步,得到了幽冥权杖。 而其他一些如他一般潜伏在不远处的高手,只能是白等候一场。 “几位道友,出来罢!” 陆云站立高空之上,对着远方虚无缥缈处,发出声音。 “桀桀,你这个道人,只要你能将幽冥权杖交出来,我一定不会寻你的麻烦!” 远方,本来是虚无缥缈,但在陆云话语过处,空中显现出一个影子来。 这个影子,全身漆黑,被无数黑气所笼罩,手中一个长幡,里面传来无数鬼哭狼嚎的声音,似乎这一个长幡里,居住着无数的厉鬼幽魂。 “道士,信本教者皆得永生,只要你加入我拜月神教,本教主自然会庇佑你。” 另一边,也有一个人影显现而出,却是一个中年人,看起来极其俊美,不过头发褐色,眼睛蔚蓝蔚蓝,如平静的湖泊,浑身散发的气势,丝毫不弱。 他的手中拿着一本书,背后则是一柄巨剑,大有一手教化,一手杀伐的意思。 “昆仑派,长生道人。” 在距离陆道人几十丈之外的所在,一个身穿紫金道袍的道人,缓缓显现而出,自虚无变得真实起来,似乎是画中的人,走出了画面,来到了现实中。 他站在那里,却又不像是在那里。 陆云的目光微凝,仅仅这一手,便表明这个道人的修为境界极高,时时刻刻保持着天人合一,无法无念的恐怖状态。 这是修道修到了高深境地才有的表现,每时每刻,天人合一,他的实力,必将恐怖无比。 而且,昆仑派长生道人的名字,陆云是听过的。 因为,长生道人是知秋一叶的师父。 知秋一叶的下山,也是长生道人的安排。 长生道人远在昆仑山上,掐指一算,得知人间有大变,便派遣了弟子去降妖除魔。 这等的道家风范,甚至让陆云也生出了浓郁的兴趣,他曾经想过去往昆仑山见一见长生道人,却不想今日在这般情况下见面了。 显然,这超出了他的意料。 毕竟,如今现身的人,显然都来者不善。 看起来,似乎只能做过一场了! 不过,场中这么多人,短暂的时间内,应该是打不起来的。 陆云的目光,首先看向了那道黑影,不慌不忙,缓缓开口:“这位道友可是鬼王宗的高手?” “你可以叫我鬼王大人!” 黑影桀桀一笑,手中的长幡随风飘展,透着一副阴森,寒栗的气息。 似乎下一刻,他会放出长幡里的无数厉鬼,作恶人间。 “原来是鬼王宗的宗主!” 陆云心中立马升起了这个概念,他知道,这个黑影,便是鬼王宗的宗主,魔道的巨擘。 而他手中的长幡,应当便是鬼王宗的万鬼幡,以无数厉鬼为阵,杀伤力极为恐怖。 不过,他敢自称为鬼王大人,今日怕是无法活着回去了。 鬼王宗这样的魔道门派,的确是应该被消灭。 今天是个好日子,正好送鬼王上路! 陆云又望向了中年人。 “看样子,你是云蒙国的国师拜月教主了!” 拜月教主的名头,陆云自然听过。 却不是仙剑里的那位,而是云蒙国的护法国师。 拜月教乃是云蒙国的国教,而拜月教主的地位,在云蒙国里甚至要超出了皇帝的权利,云蒙国的国王,每次即位,甚至都要拜月教主加冕,才可以继承王位! “凡信我者,皆得永生,若是不信者,便是异端,将接受本教主的裁决!” 拜月教主面色冷峻,说出的话,更为冷峻。 大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意思。 陆云呵呵一笑,心中又将这拜月教主判了死刑,又将目光看向了长生道人,问道:“道友所为何来?” “幽冥权杖,与我手中的建木残片相得益彰,我自然要来一趟。” 长生道人站立虚空之中,淡淡开口。 “原来如此,那的确需要做过一场。” 虽然不知道这幽冥权杖与建木残片有什么关联,但听起来,便很有道理的样子。 “不过么,先将他们除去如何?” 陆云的目光看向了拜月教主与鬼王。 若是这长生道人答应了,那是最好,若是不答应,那一个字:干! “邪魔外道,理当除去!” 长生道人目光一转,有如实质化,在虚空中竟引起擦擦的火花,看向了鬼王。 鬼王心中突然一愣,竟生出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他身体一纵,要离开。 但是却迟了。 在他身体刚刚纵身而起之时,已经有一剑杀来。 剑身五色,相生相克,似乎蕴含着世界上最为可怕的力量! 轰隆! 鬼王宗的宗主,竟根本不能抵挡,他的神魂,一下子被这一剑搅的爆散。 “大好的人不做,却要学妖魔的手段,愚不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