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番僧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二十三章 番僧

第二十三章番僧 一招之间,秒了吐蕃的法王! 这样的情景,似乎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无论是对大宋群臣,还是对三国来使。 战斗似乎还没有开始,已然结束了。 我看你一眼,你便吐血了。 这是何等的境界! 大宋国的臣子,或是官家,都忍不住为陆云这位新任国师的实力大声喝彩,而吐蕃的使者,则面色变得惨白无比。 他们国的神仙,就这么被干掉了? 这可是他们国神仙一般的人物! 吐蕃国曾经有三千乱民作乱,法王一人出手,一战便斩杀了千人,杀得三千乱民丧失斗志,仓皇逃窜! 刀枪不入,任何兵器皆不能伤其身。 法王在战场之上,便是无敌的存在! 却不想今日竟被大宋国的高手秒了! 这怎么可能? 不提吐蕃国使臣的震惊惶恐,陆云站立原地,淡然而立,扫视前方。 他虽然一副淡然模样,但内心里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平静。 要一招秒了吐蕃国法王,怎么可能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位法王,一身筋骨已修炼到出神入化的境界,不要说以刀剑砍伤,就算是劲弩火药,怕也难伤其身。 他站在原地不动,一般人也难以伤他。 纵然陆云运用出道门紫霞罡气,要破防也是难上加难。 佛门护体神功,修炼至至高境界,丝毫不逊于道家罡气。 而陆云的道家罡气,似乎还没有到达吐蕃国法王护体神功的境界。 以己之短,攻敌之长,是一件愚蠢的事。 吐蕃国的供奉既然是法王,陆云便以念力来对敌。 佛门法王,看似地位尊崇,力大无穷,实则不过是佛门的打手,只有力气,没有修佛门秘籍的法门。 空有力气,却没有高深的精神修为,对上有着强大念力的陆云,天生被克制! 法王的全身筋肉坚硬似铁,难道他的心脏,大脑并各处要穴也是如此? 只要有一处破绽,陆云便可以念力破之。 在刹那之间,以念力推算了成百上千次,又以无穷念力攻杀而出,无视了空间与时间,终于一击必杀。 看似简简单单,背后却非如此。 无数念力消耗,陆云微有些疲倦,但他终究赢得了第一场开场的胜利。 接下来,还有两场。 第一场的斗法太过迅速,以至于它结束时辽国与西夏国的两位还处于自己的思量之中,待到吐蕃法王倒地,西夏国番僧终于冷哼了一声,而辽国的国师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静静地看着,仿佛场中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西夏国番僧跳了出来,看着陆云,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这一次,要用你的人头祭奠我死去的师弟!” 死去的师弟? 看起来,当年征夏大军袭杀得太过迅速,乱军之中杀掉了这位番僧的师弟,如今这位番僧又出来报仇来了…… 番僧毕竟不是法王,佛法修为虽然高深,但肉身却不如法王,乱军之中,法王刀枪不入杀不死,僧人却不一定…… 番僧既然向陆云挑战,陆云便只好杀死他…… 陆云神情漠然,身形一闪,紫霞罡气蔓延而出,附着于他的双拳之上,便向着西夏番僧的身上砸了下去! 这一次,他并没有用念力,因为他知道,在佛门高僧面前,动用念力不会有任何效果。 所以,他动了拳。 在普通人的战斗中,拳头往往意味着最后的手段,也是最原始的手段,也有可能是最强的手段,但在修行者的战斗中,无论是拳头还是脚,只要是人身体上的部位,都必然是最弱小甚至可笑的手段。 陆云的拳头并不可笑,因为他的拳头上蕴藏着无比强大的紫霞罡气,修炼到紫霞功第九重的紫霞罡气! 每一缕紫霞罡气,都可斩金破石。 这样的紫霞罡气,要破开法王的身体似乎有些困难,但要破开一个番僧的身体,应该有着几分可能。 毕竟,番僧最让人防不胜防的,是他的渡化之术。 对这一拳,番僧神情冷漠,嘴角微微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他的身形未动,有禅念动。 两道深厚至极的佛门气息,谕引着无穷无尽的天地气息,在他身旁的空中生出,然后如两扇沉重的古寺山门一般,在身前关闭。 陆云的紫霞罡气如剑,但到了黏稠似水的空气里,速度急剧下降,与空气高速摩擦,发出令人心悸的尖啸声,然后……缓缓静止。 一缕紫霞罡气,静静地悬浮在空中,距离番僧的脸还有三尺的距离。 番僧双眉微蹙。 紫霞罡气灰飞烟灭。 没有等紫霞罡气灰飞烟灭,陆云又出拳。 这样的情形,他已在预料之中。 他根本没有停顿。 无数拳出,便有无数紫霞罡气再至。 番僧再也无法只凭禅念抵挡,那双垂在袈裟里的手,牵起两道残影,在胸前合拢,合什以为佛礼。 他身前那道由佛门气息牵引天地元气而成的无形山门,闭的更紧。 一道道紫霞罡气狠狠地射进无形的气息山门里,一道有形的涟漪,在擂台之上的空气里出现,然后一圈一圈向着四面八方传递。 每一圈涟漪,便是一次冲击。 番僧终于微微变色,苍白之后然后是微红,紧接着再次变成苍白。 须臾之间,连变四次,正好与紫霞罡气在他身前空中掀起的涟漪次数相同。 陆云睁眼。 双眼呈黑白二色,如同漩涡,又如黑洞,似乎能够吞噬一切精神,看破一切虚妄,神秘莫测。 这是道家天眼,看尽一切术法。 陆云倏然出拳。 沿着冥冥之中的痕迹,一拳而出。 这一拳,简直是神来之笔。 没有任何人,能够形容出这一拳的飘渺无形,这一拳的灵动,这一拳的虚无,这一拳的恐怖,这一拳的圆满…… 这一拳,似乎是根本不存在的一拳,遁去的一拳,但是却被陆云打了出来,正好是番僧旧力已断,新力未生的一个刹那,瞄准破绽的一拳。 这一拳挥舞而来,在番僧眼睛之中,映射出一片虚无梦幻。 番僧心灵警觉,禅意一瞬间爆发而出。 一座佛像,刹那间出现在陆云眼前。 这尊佛像,金光灿烂、充满了慈悲与祥和气息。 似乎在这尊佛像面前,不仅仅是战斗,包括争强好生、暴戾气息……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应该消失。 隐隐约约间,有个声音在陆云耳边不停响起:“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破!”陆云仍是道了一个字。 他的念力化作一把刀,将佛像给砍了。 他曾经是现代人,如今又拜的道家高人为师,修的是道家术法,便是真有佛敢拦在他面前,也要一刀砍了,更何况,现在出现在他眼前的这尊煌煌佛像,只是个假佛。 世间一切有为法,信便是基础。 不信便是破法的基础。 何况陆云念力强大无匹,这佛门的渡化之术,对陆云不起任何作用。 这看似漫长,实则不过一瞬,番僧的渡化之术甚至根本来不及阻陆云一下,陆云的攻击就到了。 陆云的念力,破了番僧的渡化之术,而他的拳头,去伪存真,啵的一下,正中番僧的小腹丹田上。 西夏番僧,嘭的一声,炮弹一般升上了高空。 不管是死是活,这一战,西夏番僧输了。 他已经离了擂台……

上一篇   第二十二章 战

下一篇   第二十四章 御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