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熟了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二百二十九章 熟了

第二百二十九章熟了 一只巨大的蜈蚣精,就那么突兀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带给人的,是无比的震撼,乃至于不可相信,不敢相信。 这条蜈蚣精,身长百多米,浑身狰狞,长满了无数条巨足。而巨大的头部之上,嘴中尽是明晃晃的洁白牙齿,锋利至极! 一眼看过去,狰狞无比,甚至能够吓死人! 任谁见到这个庞然大物,都会不由得一哆嗦,心中升起恐惧的念头来。 比如当今的皇帝。 他如今盯着那庞然大物,已经是面色铁青,两脚发颤,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他所看好的和尚,居然是一个妖魔! 这无异于啪啪啪打他的脸! 枉他还那么信任这个和尚,以为这个和尚对他忠心耿耿! 如今才知道这和尚是一个蜈蚣精,那先前这个蜈蚣精献给自己吃的东西,又是什么? 一想到他吃了一个蜈蚣精献给他的东西,他的内心,就有一种奔溃的感觉,恨不得狂吐,将以前吃的全部吐出来! 他更恨太子,就是无用的太子才将妖魔推荐给他,简直是目无王法,肆无忌惮,他一定要狠狠治太子的罪! 太子,如今也有些愣住了。 这个普渡慈航大师,居然是一个妖魔! 他第一时间,便想到了最严重的后果。 是他将这个隐藏极深的妖魔引荐到了朝堂之上,又造成了现在的情况,一旦等这件事了结,就是秋后算账的时刻。 那时,别说是做皇帝,就算是他的太子之位也难保了! 既然这样,一不做二不休,今日他便要送父皇归天。 都已经老了,又何必再年轻? 能不能给年轻人留一条活路? 吼吼吼!却在此时,一阵咆哮声将他从沉思中惊醒,却是巨大的蜈蚣精开始咆哮。 太子这才想到,当务之急,是要能够坚持到蜈蚣精被消灭的时刻。 否则,被蜈蚣精这个大妖魔给杀了,再多的想法,都会没什么用。 也不知天空之上的陆道人能否消灭了这妖魔…… 他又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前些日子他居然每日里都跟这样一个妖魔在一起,真是见了鬼了。 他的性命,原来一直不由自己掌控! 而在此时,地面之上,陆云打量着高空之中的蜈蚣精,发出一声冷笑。 在空中张牙舞爪,以为他会怕么! 个头大的,他又不是没见过。 大手一招,许许多多的天光火焰,自天际笼罩而下,庞大的热气似乎可以蒸烤了整个人间。 天空之上,出现了一道长达数十里的“火烧云”。 随后,这长达数十里的“火烧云”勐烈向着中间聚拢渐地缩小,缩小,变成了一枚光芒四射,拳头大的丹丸。 这枚丹丸就好像是一枚小太阳,时时刻刻都散发出了无穷无量的光和热,内部许多莫名其妙的东西奔涌着,蕴含着庞大的力量。 又一粒火丹成型。 陆云又开始了放大招的过程。 不过这一次,蜈蚣精显然学乖了。 当再一次见着这一个点,蜈蚣精的双眼变得通红,似乎愤怒到了极点,却根本没有硬扛的意思,手脚并用,几千条腿一起用力,化作一道流光,迅速往大地上钻去。 他是蜈蚣精,可是会钻地的! 只要钻入了地下,那些朝廷里的人,岂不是他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 于是,便有一头脱缰的蜈蚣精,瞬间砸向了地面。 速度之快,叫人望尘莫及。 大明皇帝,大明太子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那蜈蚣精便已经钻地了。 待过了几个唿吸后,他们才反应了过来,惊起了一身冷汗。 刚才幸好这蜈蚣精掉落的方向不是沿着他们,否则,他们怕是早被砸死了! 那么大的蜈蚣精,以那么快的速度奔过来,简直是皇帝挡杀皇帝,太子挡杀太子! 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别说是用什么妖法,就那么横横撞过来,以他们的肉身,都会瞬间破碎! 他们一个个庆幸不已,以为是死里逃生。 不过,这本就是情理之中的事。 只陆云站立在那里,蜈蚣精便不敢撞过来。 更何况,当今天子有着人道的护佑,想在京师之地杀天子,对于人可能来说还有几分可能,对于妖魔来说,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帝皇的龙气,天生对着蜈蚣精有着极大的克制。 不过,一切也都说不定。 若是帝王太弱,没有被伤害,却被吓死了,那也是可能的事。 气运,气运,没有气运是万万不能的,有了气运,也不是万能的。 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 陆云站立原地,一动也没有动。 即使蜈蚣精以闪电般的速度从天空掉下来,他也没有动。 因为自信,所以他没有动。 在他人眼中,蜈蚣精快如闪电,不可防备。但在陆云的眼中,却不是这样。 他的念力,都已经能够感受到万分之一个刹那的动作,那十分之一个刹那发生的事,对于他来说,自然不是什么快动作。 他本可以做些什么。 他却没有做。 他就那么静静看着蜈蚣精钻入了地面。 他早就知道了蜈蚣精的打算。 作为蜈蚣精,自然擅长钻地,这本就是蜈蚣精的本命神通。 有了钻地的神通,对于他人来说,便是防不胜防。 如大明帝国的皇帝,并不能飞到天空中去,只能站在地面上。 站在地面上的皇帝,又如何能防备可以自由钻地的蜈蚣精? 所以,蜈蚣精一入地不见,场中的气氛陡然凝重了起来。 未知的,才是最恐怖的。 谁也不知道蜈蚣精在哪里,会对谁发起攻击! 不过,陆云知道。 他修炼了天书土之卷,对于土系神通已经到了一个极为高深的地步。 他站立在大地上,神念就能随着大地蔓延向方圆数十里,乃至数百里。 因此,蜈蚣精的钻地,在陆云看来,恰恰是作茧自缚,愚蠢的不能再愚蠢。 他又伸出一个手指头,一指点出。 皇宫地面之下的黄土,顿时发生了变化。 皇宫地面下的土地,本来很是坚硬,但对于蜈蚣精来说,却是如鱼得水,游得很是愉快。 不过就在陆云一指指下后,那每一寸土地,变得比精刚还要坚硬,牢固到了极致。 大地之中,蜈蚣精在刹那之间,就感觉到了大地元气,疯狂涌动,和自己产生了排斥,好像自己乃是不容于天地的罪人,要把自己排斥,抹杀。 “这是什么?” 蜈蚣精大惊。 他已经慌了起来。 任谁,本命神通,保底的神通突然被别人破了,都会惊慌失神! 而在这一刹那,大事已经定了。 气流鼓荡间,蜈蚣精左右以及下边的空间几乎都凝固了,周围的泥土转化成了一种紫金的颜色,形成一个坚固的牢笼,让他无法突破出去。 而蜈蚣精上边的土地,却发出哧啦的声音。地面的黄土,顿时显现出了流水一般的波纹。 坚硬的黄土,变成了黄水,层层破开。 于是,被土之术绑的一动也不能动的蜈蚣精便看到了地面之上的陆云。 “不!” 蜈蚣精大骇,发出歇斯底里的叫声。 却已经来不及。 陆道人点到为止。 蜈蚣精瞬间受了陆道人一点。 随即,皇宫之中,传来了一阵肉熟的味道。 蜈蚣精,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