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战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二十二章 战

第二十二章战 朝堂之上,有三国使者来。 来者不善。 辽,西夏,吐蕃三国使者,每一个都长得神态怪异,恍如妖魔,只他们的长相,便给大宋众臣上了一课。 新皇赵佶早看的心神颤抖,战战兢兢,若不是在大庭广众下,他早就溜了…… 他过往几十年,每日里踢踢球,练练字,闲暇时还听几首好曲,何时见过这么凶神恶煞的使者? 长得这么丑,还出来晃悠,吓坏人怎么办? 他可是文艺爱好者,喜欢美好的事物…… 三国使者入了大殿,见了大宋皇帝,也不拜见,一开口便是满满的威胁,要算三年前大宋征西夏的老账,纷纷要求大宋将西征所得领土归还西夏,否则便要合力兴兵攻宋。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话一出,群臣哪里还能淡然站立,纷纷出列怒斥反驳。 范纯仁等文臣据理力争,陈列出数百年的历史典故,讲的天花乱坠,种师道为首的大将则冷笑连连,开战便开战,他们武将还怕打仗么,不打仗还有什么功劳? 朝堂里乱作一团,主战一方多是武将武臣,嗓门大,但人数少,主和一方多是文臣,声音小,人数多,吵吵嚷嚷。其中文臣又分派系,相互攻讦,乱作一团。 陆云站在群臣之中,眉头微微蹙起,三国使者,太放肆了。 “尔等欺我大宋无人乎?”陆云赫然出声。 金銮殿上,如同响了平地一声惊雷,震得众人耳膜嗡嗡作响,不由都住了嘴。 陆云出列,目光如剑,强大的精神压迫,笼罩了三位使者,让他们的脸色陡然变得惨白,紧紧闭上了嘴。 不是不想出声,而是不敢,不能。 三位使者陡然有一种预感,出了声,可能会死。 他们还有一种预感,自己出不了声…… 场中终于沉寂下来。 陆云目光望向辽国使臣,冷笑道:“你们辽国刚经历一场内斗,伤亡惨重,想南下,难道要自取灭亡?” 目光一转,又看向西夏使臣,不屑一顾:“夏国惨败,几十万大军都被我大军杀败,梁太后也被我抓了,若不是俯首称臣,我大军早在兴庆府喝酒,你们又何来三十万大军!” 转过头来,陆云又向吐蕃使臣道:“高原上的牧民,不怕死的,胆敢下来,叫他来一个死一个,来两个死一双!” 三国使臣面色大变,却不知大宋朝廷里竟然有如此人士,对他们国家了如指掌! 他们要开口辩驳,却根本不能开口,一时之间,呆立在那里,面色再也不复先前的狂妄模样。 待陆云撤了精神压迫,三国使臣才恢复了几分精神,辽国使臣目光一闪,记起自己的使命,阴霾面色突然隐去,笑道:“大宋陛下,听说中原豪杰众多,不过我大辽国也不差,这一次我辽国高人来,想见识一下大宋国的勇士,还请大宋陛下成全。” 西夏国使臣在一旁阴测测道:“我西夏国也是一样,大宋不会因为害怕而拒绝我西夏国的挑战吧?” 吐蕃国使臣也在煽风点火:“宋国的蛮子,吐蕃国勇士,要向你们挑战!” 群臣又是沸腾起来,赵佶更是面色难看,不过是登基第一天,怎么会有这么多事?而且,三国使者串通一气,分明是有把握。这大宋国胜利了自然是好事,若是失败了,那才是天大的笑话,他的登基第一天,不就闹了大笑话? 这些外国使臣,真是其心可诛! 却在此时,陆云冷冷看着三国使臣:“是你们三位要挑战?” 三国使臣立刻蔫了,慌忙摇头。 开玩笑,他们虽然自认为武力非凡,但在这道人面前,却根本不够格。 道人看他们一眼,他们便说不出话来。这样的人,就由他们国的神仙去对付! “我大辽国师前来拜会!” “我吐蕃法王要挑战你们!” “我西夏国供奉在殿外等候!” 三位使臣一一开口。 辽国国师。 吐蕃法王。 西夏供奉。 这些人,为了让大宋新皇丧失威严,也是够了! “陛下,臣请战!”陆云面色冷峻,出列请旨。 面对辽国的国师,只有大宋的国师出场,这才是一个级别的较量。 茅山派刘混康已经去了国师之位,新任国师是陆云。 只有陆云胜了三人,他的国师之位才稳如泰山。 陆云必须出手…… “准了!”赵佶得向太后与宰相点头同意,挥挥手。 今日的挑战,大宋必须要接下。 若是不接,大宋的颜面就丢尽了。 此战,只许胜,不许败…… 一道道旨意颁发而下,大殿之外,一个大气磅礴的擂台以无法想象的速度被搭建而出。 陆云站立擂台之上,微眯着眼,打量着面前的三个人。 一个老者。 一个番僧。 一个法王。 辽国国师是一个老者,面色枯荣,满脸皱纹,身着布衣,看起来普普通通,没有任何气势,不过给陆云的感觉却是最危险。 西夏国与吐蕃尊崇佛门,两国的供奉都是佛门高手,只不过一个是僧人,一个是护法。 西夏国的番僧面容阴鸷,对着陆云冷笑连连,根本不见任何的慈悲,似乎与陆云有着不同戴天之仇。 莫非,这位番僧的哪位师兄师弟被他干掉了? 吐蕃国的法王,则是身高九尺,浑身肌肉坚硬如石,看上去便力大无穷,刀枪不入,给人极大的压迫,显然有着强横硬功在身。 寻常人等,根本不能破防。 放到战场上去,必然是杀戮机器。 一个人,可破数百数千军士。 寻常弓箭刀兵,皆不能起任何作用,或许只有军中劲弩,才能造成些许伤害…… 但,这法王会站在原地等劲弩来射么? 一人破一军…… 吐蕃的高手,也很恐怖。 不过,陆云还是将挑战的目光放在了这法王身上。 这三位,只有吐蕃法王,对于他来说,似乎更容易些。 其他两位,他一时看不准。 柿子捡软的挑。 第一场,陆云选吐蕃法王。 这一战,他要必胜。 见着陆云打量向他,吐蕃法王面色瞬间变得愤怒,狂叫连连,随意挥拳之间,空气被他打的爆鸣巨响,满脸皆是狰狞之色:“宋国的蛮子,我要拧下你的头颅当战利品!” “死!”陆云站定原地,目光如刀似剑,看向吐蕃法王。 一个字,似乎超脱了空间与时间的范畴,起于十丈之外,却同时在吐蕃法王的耳膜里响起。 强大无比的精神力,毫无阻力透过了吐蕃法王的强横肉身,又仿佛在法王体内凝成了实质。宛似一把刀,割在了吐蕃法王的心头。又似一根戒尺,狠狠打在了他的脑中。 咚!咚!咚!咚! 这一刹那,吐蕃法王只觉自己心脏仿佛被一只遮天大手握住,开始剧烈跳动,像战鼓般不停捶打,似乎要爆开一般。 他的头颅,也如中了咒术一般,剧痛难耐。 他狂叫连连,似乎要冲向陆云,却陡然倒地。 吐蕃法王,被陆云一招秒了…… 念力……秒杀!

上一篇   第二十一章 登基

下一篇   第二十三章 番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