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铸造大儒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二百一十八章 铸造大儒

第二百一十八章铸造大儒 “原来您就是大名鼎鼎的通天博学士诸葛先生!” 当陆云一干人进入王府之中,冯书生听着诸葛卧龙的名号时,顿时肃然起敬,似乎是见到了传中的前辈高人,文坛中的领袖前辈。 .更新最快 “啧啧!” 陆云不由称赞了几声。 诸葛卧龙的名号,看起来挺好使,似乎在读书人的心中,很有名气,颇有一种梁山好汉闻宋江之名便俯身即拜的既视感。 无论是宁采臣,还是冯书生,都是一样的表现。 不过,这也从另一个角度明了,冯书生的养气功夫还不到家,有提升的空间。 “来来来,好徒儿,我这儿有一本神功秘籍就给你了,往后保护世界和平,维护世界安全的重大使命,就落在了你的身上!” 陆云半开玩笑,半认真,伸手一挥,一本秘籍就到了冯书生面前。 “梦中证道,这是什么?” 冯书生刚接着书卷,便看到了书卷之上的四个大字,心中陡然升起了一种感觉,这必然是极为重要的东西,甚至对他的未来,将发生无比重要的作用。 “梦中证道,乃是我道家的高深秘籍,一经入梦,便会经人的一生,在梦境之中度过一生,而现实,不过是一炷香的功夫。”陆云淡淡开口。 “什么,竟有这样的神功秘籍,那岂不是?” 冯书生面色大变。 梦中一辈子,现实里却只是一炷香的时间,世间竟有这样的神功秘籍? 若真是这样,高手岂不是可以速成? 而自家的老师,居然会将这样的神功秘籍交给自己,难道真是要自己保护这个世界的和平么? 诸葛卧龙也面色一变,随即细心思索了片刻,问道:“想必这门功法应当不能提升修炼者的功力吧?” “梦中所学的功法,记忆都会保留,只是,就算是有几十年的功力,也绝不可能带回来!” “即便是这样,那也够逆天啊!”诸葛卧龙想了想,感慨不已。“我辈读书人,读书性,书读的越多,见识的便越多,自身也会有了自己的道理,这才是最重要的,至于什么多少年的功力,却与我们读书人无关!” “徒儿,你可愿意学?”陆云笑眯眯问道。 “徒儿愿意!” 冯书生坚定开口道。 这样的事,他必须要接受。 若是不接受,反而可能会影响自己的未来,甚至产生不利的影响。 所谓,天与不取,反受其咎。 他如今正好到了一个瓶颈,不妨去修炼试试。 他也不急着观看。 将这梦中证道的道卷收藏好之后,冯书生辞了陆道人与诸葛卧龙,来到了书房之中,端端正正的坐好,燃了一炷香,然后轻轻磨墨,在纸上写着“静”字。 一连写了十多个“静”字,心思彻底地静了下来。 静下心来之后,他起身洗了手,再闭上眼睛默坐,直到香烧完,整个人安定无比,豁然睁开眼睛,眼神扫射了下四周,耳朵倾听,确定四周没人之后,才取出了道卷打开细细观看。 正经的读书人都有这一套规矩,在读书之间,静心,焚香,洗手,做一套准备工作。 这些并不是无用的礼仪,而是调解身心的手段,使自己能全神贯注,这样才能读好书。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开篇第一句话,是道德经上的话语,虽然透露着一股沧桑的味道,冯书生却已经读过了。 “夫天地造化,盖谓混沌之时,蒙昧未分,日月含其辉,天地混其体,廓然既变,清浊乃陈。 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久。然天地万物,皆有其相,众生沉迷,惑于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以为众相故,心生三毒三惧三恐怖,不可久矣。” 读着一大串的玄奥无穷的道文,冯书生渐渐迷煳,最终睡了过去。 于是,他便来到了梦境之中。 梦境之中,他依旧是冯书生,家里并不怎么富裕,只有两三本书。 不过他最喜欢读书,时常求学于县府之中,渐渐有了些名气,也有了些朋友。 某一日,他去为已经逝世多年的姨母扫墓,路经古庙,见到了一个绿衣少女,一时心动,想要去追寻,却煳里煳涂到了一处大宅院之中。 进入宅院,却发现宅院的主人是自己已经死去多年的姨母,心中虽然诧异无比,但还是老老实实,向他的姨母问好,又诉了他到此的原因。 那姨母很是体贴,听着他的遭遇,立刻令人请来了绿衣少女,将这个少女许配给了他。 原来姨母已经死去多年,被封为山神,统治附近方圆数里的狐妖鬼魅,而绿衣少女胡十三,只是胡族的一个狐女,又怎么能不听山神的话? 既娶了狐女,冯书生过得自是无比幸福,有美人盈袖,念头通达,却不料引来了另一个书生李书生的觊觎,将他引到他家灌醉,又暗中杀死侍女,栽赃嫁祸到冯书生头上。 本来这是要处死的罪名,冯书生也屈打成招,即将秋后问斩,却有朝廷大员前来,调查此事,纠察了冤假错案。 他的心中极为好奇,出了牢狱才知道是自家夫人去求皇帝,方才救了自己一命。 受了这样的教训,冯书生心无旁骛,一心读书,又拜了大儒李严为师,学习做人的道理。 三十年后,终于成就了大儒,成了朝廷的梁柱。 “人生啊,一转眼就六十多年过去了!” 这一年,冯书生八十来岁,站立在一处高山之上望天空。 此时的他,早已经是桃李满天下,许多的官员,甚至当朝的宰相,都是出自他的门下。 他,已经被赞誉为文坛第一人,就算是皇帝,也要对他礼遇有加。 “只可惜,这一切,都不过是一场梦!” 冯书生喃喃自语,眼眸之中,是洞察天地道理的深邃,他挥一挥衣袖,告别了这个世界。 于是,他醒了。 而书房之中,那一炷香刚刚燃烧完。 “世人南柯一梦,我算是也体会了一遭!” 心性已经是八十岁的大儒,身体依旧是二十岁的身体,冯书生沉默了许久,才反应了过来。 他走出书房外,赫然可见他的老师陆道人与另一位大儒诸葛卧龙正在下着棋,而他的姐姐,正在做着香喷喷的饭。 “年轻的感觉真好!” 冯书生感叹了一声。 “唔,我的这位徒弟,心性果然成熟了很多!” 陆云的目光看向冯书生,幽幽出声。 “你,竟然已经到了大儒的境界!” 诸葛卧龙面露奇光。 一炷香的时间,铸造一个大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