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重返东华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二百一十七章 重返东华

第二百一十七章重返东华 神刀侯。 .更新最快 这个称号,陆云已经听到过不止一次。 只听着“神刀”二字,便知道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不过,神刀侯姓什么,名什么,知道的人,却不怎么多。 世人只知他是神刀侯。 若是姓洪,或者姓杨,那就有些意思了…… 陆云决定过一会去问问诸葛卧龙。 他的速度远甚于诸葛卧龙,这一会,诸葛卧龙的肉身并没有到现场。 “神刀侯姓什么?自然是姓朱了。” 当陆云见着徐徐来迟的诸葛卧龙,问起这件事时,诸葛卧龙的神情有些诧异,似乎觉得陆道人不应该不知道这件事,随即悠悠开口。 “姓朱啊。”陆云轻吟。 这个答案,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神刀侯,姓朱的可能性极大。 毕竟,现在还是大明朱家的天下。 一个侯爷姓朱,很是正常。 “不过么,镇北侯姓杨,这个应该对道友没什么用吧!” 诸葛卧龙面色更为诧异,有些狐疑,道:“道友,莫非是要用卜算之术算什么潜龙?” “我只是问问……” 陆云有些无语,这位诸葛先生,想的有些多了。 “我大明帝国有四大侯爷,镇北侯镇守北疆,位高权重,神刀侯乃朝廷重臣,坐镇朝廷,镇南侯镇守南疆,还有神威侯,经营西域,都是响当当的武道大宗师,有万人不挡之勇!” 诸葛卧龙款款言道。 “哦!” 陆云点点头,听着诸葛卧龙的话,心里想着许多事。 神刀侯本来镇守朝廷,如今却来到了这金华府,那么朝廷,是不是空虚了? 传说中的蜈蚣精,会不会乘虚而入? 还有他的徒弟,可万万不要让他失望。 这争霸的事,做过一次就好了,没必要再来一次。 当然,他不介意做一个帝师。 毕竟,他虽然不畏惧皇权,更不在乎天子,但朝廷往往有着最多的资源,将他的弟子推上位,岂不是说整个天下的天材地宝都可以为他所用? 虽然没这么简单,但大概的道理还是这样的。 …… 心中想着太多事,符车的速度丝毫没有慢,不过几个时辰的功夫,符车便飞到了东华郡城。 东华郡依旧是繁华无比,并没有什么衰败的气象,这里的百姓,过得也要比郭北县好许多。 一团团的刚勐霸道的气血气息,蔓延在整座城池上空,将许多妖魔鬼怪远远逼迫开。 一眼可以看出来,这座城的城主是一个有能耐的人。 “若是天下所有的官吏都有这个官吏的书评,岂容妖魔鬼怪猖狂!” 诸葛卧龙面露赞叹之意,颇为感慨。 “好了,我们进去吧!” 陆云笑道。 见着这繁华的城,让人的心情也不由好了几分。 “陆哥哥,这座城好凶啊!” 桑桑小姑娘变作萌萌小狐狸的样子,在地上跑来跑去,最后勐的一跳,跳到了陆云的手上。 “放心吧!现在的我,已经能够罩得住你们了!” 陆云呵呵一笑,将目光看向了辛十四与菊花精。 两个小妖精,受着这铁血煞气,本来有一种**,变回原型的**。 不过陆云说话间,自有一股气势升腾而起,将所有的摄人气势一举隔开。 顿时之间,她们的心中,那股沉甸甸的感觉消失不见了,不由得大喜过望。 而诸葛卧龙看着这一幕,面色有些复杂。 若是在盛世时期,像陆道友这样的道士是最恐怖的,也是许许多多的帝王视之为眼中钉的存在。 无他,只因为他们已经能够忽视军队的存在。 大军,尤其是精锐的大军,千锤百炼凝聚在一起的杀气,可以驱除一切阴气邪魔,破除许多道法神通。 但是,却对鬼仙境界的存在没有任何用。 他们的道法修为,甚至可以硬生生压制军队的铁血煞气,施展法术,对军队的杀伤力极为恐怖。 “陆道友啊,真是厉害!” 诸葛卧龙自言自语了一声。 幸好这样的道友,如今与他一条道。否则,会另人很头疼。 一干人没有任何问题的进入了东华城之中,而东华城的守将,也浑然不知他们这座城里,已经混进去了三只小妖精。 “这就是你说的王都尉家?不错,不错,有些气象!” 进了城,来到了城中心的王都尉府,诸葛卧龙并不着急着进去,而是打量着王府的布局,啧啧称赞。 在他的眼中,这王府之上,有着一片清明之气,甚至隐隐透着些紫色的味道,显然是大富大贵的表征。 若是灰黑色,则说明气运不顺,亦或是有霉气,有鬼气,不是什么好兆头。 而清明透着紫色的味道,乃是大富大贵的象征,所谓大红大紫,讲的正是这么一回事。 “嗯?有贵客前来?” 便在诸葛卧龙打量王府的时候,王都尉府之中,陡然中门大开,一个书生模样的年轻人走了出来,面上似乎有些诧异。 随即,变成了大喜。 “老师!您来了!” 惊喜的声音响起,一个年轻人立马走了过来,重重的行了一礼。 不是冯书生又会是谁? “好徒儿,变化非凡啊!” 陆云笑眯眯道。 如今的冯书生,比起陆云走时多了几分成竹在胸的味道。 不错,就是成竹在胸的味道。 看上去,有一种“观一叶落而知秋,看日月而知阴阳”的成熟感。 陆云知道,这是书读的多了,出现的一种境界。 读书养气,读着读着,渐渐到了修道明心的地步,这是一种更高级的境界。 上古的圣贤,往往看一件事情,就能知道这件事情五百年后的变化,虽然未来是灵动变化的,但大圣贤细心推敲,能够把握到其中的一些经纬脉络。 比如箕子的故事。 昔者纣为象箸而箕子怖。以为象箸必不加于土,必将犀玉之杯。象箸玉杯必不羹菽藿,则必旄象豹胎。旄象豹胎必不衣短褐而食于茅屋之下,则锦衣九重,广室高台。吾畏其卒,故怖其始。居五年,纣为肉圃,设炮烙,登糟邱,临酒池,纣遂以亡。故箕子见象箸以知天下之祸,故曰:“见小曰明。” 箕子见着纣王用象牙做的筷子吃饭就感觉到了畏惧,因为接下来纣王就会想用玉做的杯子;用了玉杯,则必想品尝远方的珍稀奇怪的食物;必然想建美轮美奂的宫殿,坐精心打造的车马……层层递进,**越来越多,而国家极有可能灭亡。 上古圣人,便是这样的境界。 而冯书生,如今也有了些这样的气象。 “不过,还不够啊!” 陆云想了想,取出了一门秘籍,上面写着四个字:梦中证道。 上一次陈抟老祖就这么把他的一个徒弟王重阳给玩坏了,这一次,不知道冯书生,又会是什么样的情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