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魔怪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二百零九章 魔怪

第二百零九章魔怪 “你是谁?你竟然敢杀青丝先生,是谁给你的胆子,你知道青丝先生是什么人吗?” 县衙书房之中,郭北县县令见着面前极为淡定,坐于他最喜欢的檀木大椅上的不速之客,色厉内荏,大喝出声。 “哦?这位青丝先生是谁?” 陆道人,自然是这位不速之客,他打量着面前一脸怒气的县令,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这位县令,估计还没有认识清楚自己的处境,不过这样也好,他也想知道这个青丝的身份。 听起来,是个修炼魔道神通的,与县令沆瀣一气,将牢狱之中的囚犯用来修炼魔功! “青丝先生可是尸阴宗的核心弟子,尸阴宗你知道么!它可是有名有姓的大派!这一次你杀了尸阴宗的弟子,将要遭到尸阴宗的无尽追杀!” 县令吼声连连,说话之间既带着几分恫吓,又隐隐露着几分畏惧。 别人不知道尸阴宗,他还不知道么,仅仅一个青丝先生手下的银尸,就将他手下的精锐大军打的丢盔弃甲,更不用说传说中的金尸,飞尸等! 这一次,他也是想借着尸阴宗的名义吓退这不速之客! 毕竟,青丝先生居然被面前之人偷袭致死,如何能够叫他安心?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他先将眼前的难关度过,等大军一到,再说其他! 不过,陆道人并不给他什么机会。 陆云看着这大谈特谈,鬼话连篇的县令,玩味道:“尸阴宗,听过是听过,不过也只是听过而已!追杀不追杀什么的,也都是后来的事,不过我知道的,是你现在马上就要遭殃了!” 微微一招手,那把砍了青丝的头的玄铁飞剑已经到了陆云手中。 “你要干什么!你要谋害朝廷命官?你敢妄动?来人!来人!给我射杀这个妖孽!大胆妖人!竟敢闯入县衙宅院,袭击本官,实在是胆大包天!” 县令一声狞笑,咆哮之后,突然手一挥,大吼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府邸之中。 但是,四周依旧安安静静,没有一个人上来,也没有一个人听见。 安静的书房周围,远远的,那些伺候的丫鬟依旧来来去去,做着自己的事,还有一些侍卫,也都好像没有看到,没有听到一样。 “呵呵,你不要白费力气了!这整个书房之外,已经被我彻底封锁,就算是你喊破喉咙,也没有人会听到,更不会有人来管你。” 陆云从容的笑着,看着咆哮的县令,慢条斯理的说着话儿。 “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本官……给我去死!” 那县令本来尖叫连连,一副底牌尽数曝光,心神颓废吓坏了的模样,陡然之间,一踩脚底地板,顿时之间,地面裂开,一个魔怪冲杀了上来。 这个魔怪,身体全身上下长满了鳞片,颜色黑青之中带着闪耀的乌金,一看就是刀枪不入的那种。 这鳞片密布全身,连脸上都长满了,两颗獠牙显露出来,血红的双眼,似乎红宝石,幽幽发出光华,这种模样,显得猛恶,狰狞,凶煞,暴戾……似乎把世界上所有恐怖的词语,都集中到了身上。 这魔怪的手里,还拿着武器,却是一口钢叉,黑铁打造,锋利的叉头之上,缭绕着点点血斑,是杀了许多生灵,沾染上鲜血凝固出来的。 他一出现,便咆哮一声,竖起钢叉猛烈一叉,向着陆道人袭来。 钢叉在灰尘之中,好像破开虚空的神兵,猛烈袭来,直奔陆云的脸。 “好家伙,这一击还真是快速,让人来不及反应,要是道术稍微施展得慢的,恐怕就被劈死了。这魔怪的武力还真是强悍。” 陆云看见钢叉袭来,并不躲闪,悬浮在空中的玄铁剑握在手中,迎了上去,一剑砍下,顿时把钢叉削成了几截。同时剑光滚过,这头魔怪一阵尖叫,身体立刻裂开,变成了两半。 那坚硬的鳞片和玄铁剑锋碰撞,发出一连串的火星,一下剖开的时候,陆云都感觉到了巨大的阻力。 要知道玄铁剑,乃是神铁中的神铁,就算是一尺厚的铁墩也能豆腐一般的切开,不可能感觉到阻力,这魔怪的鳞片,居然能使他感觉到了阻力,比任何铠甲都要坚固得多。 “你现在还有什么可说的?” 一剑杀了这个怪物,陆云心意一动,那剑便到了县令的脖子上。 只要陆云心意微微一动,这个县令就横死当场了。 这个县令,倒是好心机,装作颤抖畏惧的样子希望能够蒙蔽他,让他放松警惕,随即大开杀招,召唤出这魔怪! 若是一般道人,还真可能被这魔怪杀死,因为这魔怪的肉身太过强悍,一身鳞甲,防御无敌,就算是一支军队来对付这只魔怪,也只能是个灾难,只能是送菜! 不过陆云肉身刚烈,武力高强,仙武双修,近身搏杀,丝毫不逊色,又有玄铁在身,更是如虎添翼,这才瞬杀了魔怪。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有很多秘密,我都可以告诉你!” 感受着飞剑的锋利锋芒,生死就在一瞬间,最后的底牌也徒劳无功,县令终于害怕了起来,一股脑的求饶。 他许久已经没有经历到这种恐怖的场景了,别人心意一动,他的人头就可能落地! 往日里,都是他的心意一动,就有别人的人头落地! 今日居然倒过来了! 他的心中,既是愤怒,又是无比的畏惧! 他可不想死,这花花的世界,他还没有享受够。 “不想死?就把你所有的秘密告诉我,说不定我会留你一命!” 陆云缓缓出声。 “只要你不杀我,我就将我知道的告诉你!” 那县令眼珠子一转,求饶似的说话。 “说吧,我答应你了!”陆云呵呵一笑。 这个县令,先是要抓了几位少女,又要将宁采臣送给尸阴宗的弟子去修炼魔功,又召唤了魔怪,意图击杀他,犯了他的很多忌讳,他又怎么允许他好好的活着。 不过,既然答应了县令,他也不是言而无信的人。 他不会打死他,只会让他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