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出手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二百零一章 出手

第二百零一章出手 距离兰若寺两三里之外的空荡草地上,正爆发着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 远道而来的夏侯,与隐居兰若寺的燕赤霞,终究因着天下第一剑客的称呼而大打出手。 神兵轩辕,正道之兵,巨剑巨阙,杀意凛然,两件神兵散发着骇然气势,时不时撞击在一起。 每一次撞击,都有余波毁坏了无数的树木。 即便是一丈来粗的大树,遇着漫天的剑气,也在一瞬之间被打成了飞灰。 而在战场的中央,夏侯与燕赤霞更是厮杀的惨烈无比,他们所在的地方,空气都开始嗡嗡嗡嗡作响,似乎要天崩地裂一般。 “这就是武道高手的恐怖么?” 远在两三里之外,红衣少女辛十四面色苍白,生出了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战栗,那是两位武者全身的意志,精神,气血,阳刚全部凝练,在他们身体周围的空间,产生了一种有如山岳一般凝重,大河一样张狂的精神威压! 面对这股威压,她甚至生不出战斗的意识! 如果她对上这两位中的任何一位,纵然她道术再厉害,也会被瞬间斩杀! 她不由将目光看向了陆道人。 陆道人,依旧云淡风轻,不慌不忙。 她不由越发佩服陆道人,内心里,也渐渐安稳了下来…… 陆云的确是云淡风轻。 若是在以前,他不一定能做到云淡风轻的地步。 因为他的肉身虽然强悍,远远超出了普通人,但对上纯纯粹粹的武者,尤其是夏侯这样的武者,依旧可能有危险。 但自来到了聊斋这个世界,他见到的天材地宝的数量似乎有些多,服用的天材地宝也不在少数,仅仅一个元牝珠,就让他的肉身强度增加了不少。 如今对上武道强者,他也不会有什么畏惧。 因为,他的肉身,一天比一天恐怖。 他因此云淡风轻。 不过,陆云的心中,依旧有些疑惑。 夏侯有巨阙剑在手,一身杀意凛冽,完全可以使得聂小倩这样的小鬼魂飞魄散,怎么在原著里却是聂小倩迷惑了夏侯,使夏侯死于非命? 即便夏侯心术不正,他的煞气绝对能够逼退一些小鬼,又怎会被害? 便在此时,场中的比斗发生了变化。 今日的争斗,一开始本来不分胜负,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夏侯依旧没有拿下燕赤霞,他的内心渐渐焦躁,攻势也愈发猛烈。 攻势虽然猛烈,巨阙每一剑所过都可以开山碎石,但在陆云的眼中,夏侯的破绽也是越发的繁多,渐渐到了必败的程度。 夏侯已经失去了分寸,攻击恐怖又如何,不能长久,依旧是失败的结局。 果然,就在夏侯连连出剑不得手,性子越发暴戾后,燕赤霞突然一剑挥出,那轩辕剑就已经到了夏侯的喉咙前。 “你输了。” 燕赤霞幽幽出声,收了轩辕剑。 这一个老对手,真是太拼了,与他比剑七年,七年都输,却依旧锲而不舍,他即便躲到了这里,也被这夏侯寻到了。 天下第一剑客的虚名,真有那么重要么,夏侯若是想拿走那就拿走,与他这归隐之人又有什么干系…… “我输了?” 夏侯有些迷茫。 他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他就输了。 “我怎么会输?” 夏侯随即喃喃自语,依旧不能相信面前的局面。 他潜心苦练剑道一年又一年,为的,就是打败燕赤霞,夺了这天下第一剑客的称号! 却不想如今,他又输了! 一番辛苦努力,都化作了流水! “不,我不会输!” 夏侯似乎鬼上身,突然一剑挥出,刺向了燕赤霞。 这一次,就算是偷袭又如何,只要能胜了燕赤霞,什么都值了。 “你的道,走的是堂堂正正,偷袭,已经落了下成!” 悠悠声音凝而不乱,自两里之外发出,传到了夏侯的耳中。 与此同时,一道人影突然出现在了巨阙前方。 不是别人,正是陆道人。 陆道人本来距离二人的战场有两里之地,但是陆云这一下,就直接到了两人面前,还抵挡在了巨阙剑的面前。 “小心!” 无论是几个少女,还是燕赤霞,都大叫了出来,燕赤霞的轩辕剑,甚至已经就要挥出,准备救援突然出现的陆道人。 燕赤霞实在没有想到夏侯会偷袭。 这位老朋友,往日并不是这样! 不过虽然没想到,但到了他这个地步,只要夏侯一动念,对他有了偷袭的念头,他就心有感应,知道了什么事。 必然是这个老朋友一时间鬼迷心窍,想要偷袭取得胜利。 他自然极为不耻,下决心要给夏侯一个教训。 却没想到陆道人,这一位他刚认识的道友挡在了夏侯面前。 陆道人是道人,不是武者,这几步之内,道人又如何是武者的对手? 燕赤霞心里极为内疚,又有几分愤怒,若是这一次陆道人有了一丝损伤,他一定要给夏侯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 不过,接下来的事,超出了他的想象。 夏侯,并没有伤的了陆道人。 即便是在几步之内。 巨阙剑,被陆道人手上的一本书抵挡住了。 不能前进分毫。 他不由诧异到了极点…… 有陆云出手,携着天书,抵挡住了巨阙剑的锋芒。 即便巨阙剑削铁如泥,对上天书也没有任何办法。 即便这是夏侯极为强大的一招杀招,对上陆道人依旧没有什么用。 陆云一拍天书,自有一股大力沿着天书蔓延至巨阙剑上,将巨阙剑与夏侯一道弹开。 “这是怎么回事?” 夏侯连连退步了数十步,内心里突然有些迷茫,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作为。 自己刚才居然偷袭了燕赤霞? 这简直就是一场梦! 却又不是梦…… 一时之间,他有些浑浑噩噩。 “罢了!” 燕赤霞原本是要责备夏侯,只是见着夏侯这般模样,便知道这是夏侯求胜心切,一时之间鬼迷心窍。 如今被陆道友击退,顿时有如被泼了凉水,身心都反应了过来,羞愧难当。 毕竟,身为一个以正为道的剑客,偷袭这样的事,与他的道心相违背。 “原来如此!” 陆云亦看明白了夏侯的状态,知道了原著里他为什么死的原因。 若是没有他在,这一场争斗夏侯也是必输无疑,而若是夏侯偷袭,遇着轩辕剑,不仅没有什么效果,而且会大输特输,甚至,连巨阙剑也不一定能够保全。 而出了这样的事,夏侯道心已失,遇着聂小倩,有极大的可能会遭了毒手。 “唔,现在,树妖王快要放聂小倩了吧!” 陆云若有所思。 远方,太阳已经落山。 黑暗降临世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