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白菜精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一百八十七章 白菜精

第一百八十七章白菜精 鬼市,果然名副其实。 当陆云一行到了鬼市时,赫然可见阵阵阴煞之气吹来,那是极强的鬼魅,来到了鬼市之上。 除了鬼魅之外,还有诸多精怪,譬如狐狸妖,桃花精,白菜精。 当然,无论是鬼魅,还是精怪,都大概保持着人形,让这里一眼看上去还以为是人间的一个集市。 “大家在一起,不要走丢,这里很混乱,走在一起比较好!” 红衣少女辛十四走在陆云身边,面色微微有些严肃。 虽然说有着三位大人的镇压,鬼市之上,并不敢有人造次。但若是离开了鬼市,一切都很难预料。 而且,即便是在鬼市之上,也不能掉以轻心,万一被居心叵测的人做下了记号,出了鬼市,那也将相当的麻烦。 要知道,有一些鬼魅妖怪专门来到鬼市附近,为的就是杀人越货…… “放心吧,我会看好桑桑的!”陆云抓着小姑娘白白胖胖的小手,笑道。“我们先去看看这里的物品如何!” 陆云并不以为意,然后便是抬腿向前走去,目光则是在两旁不断的扫过。 鬼市所在地,摆着许多摊子,摊子上,则是各自因着机缘巧合寻来的物品。 可能是神物,也可能是垃圾。 能不能寻找到神物,得看你有没有一双慧眼。 “土遁术,残片……” “御鬼铃铛……“, “百年血灵参……” 伴随着眼光的不断跳动,琳琅满目的物品闪入陆云眼中,这里卖的一些东西,让陆云啧啧称赞,当然,也有一些,让陆云哑然失笑。 比如御鬼铃铛,是捉鬼的法器,有此铃铛在,甚至可以捉到鬼将,鬼帅一个级别的鬼魂,以为几用。 现在,在这个鬼帅,鬼将满地走的鬼魅为主的鬼市里,居然有人卖御鬼铃铛,可以说卖家的心还真是宽。 若是在其他地方,早就厮杀了起来。 在此地,虽然还是保持着和平,不过,已经有一些鬼魅眼中露出杀意。 御鬼铃铛之类的法器,实在是太克他们! 当然,御鬼铃铛的主人,依旧面不改色。 这是一名面容枯瘦的中年人,正恹恹无力的盘腿而坐,对于周遭的议论,他浑然不在意。 “是一个人类!” 陆云一眼看过去,便发现这个人模人样的并不是妖怪,而是一个人类。 不知道通过什么方式,也来到了这里。 “走吧!” 陆云并不关心这个人的结果,只是有一种预感,应该是一个高手,死不了。 他领着桑桑小女孩,继续往前走去。 眼前所见的,并没有什么让得他特别心动。 不过对于桑桑与辛十四少女来说,有一些玩意,让她们心动不已。 尤其是土遁术的残卷,最让她们心动。 不仅是她们,还有很多的妖怪,都对这土遁术的残卷极感兴趣。 陆云站在一边,看的好笑。 土遁术就土遁术,居然还残片…… 一个残片,竟然也让这些妖魔趋之若鹜,讲了好半天价。 最终,还是一个老鼠精财大气粗,拍卖了下来,代价是十五株千年的灵药。 至于红衣少女,只能抑郁而归。 “倩倩姑娘,这土遁术……残片很重要么?” 继续往前走,陆云出声问道。 “陆先生是大门派的人,哪里知道这神通术法,对我们辛族的重要性!” 红衣少女幽幽出声。 神通术法,即便是土遁术残片,又何止是重要,几乎是保命的手段! 神通术法,便如人类的书籍,是一种传承。 这种传承,往往只是在远古的大家族大势力里可能存在,而且就算是这些大家族大势力,也不可能是所有人都有资格学神通术法。 就拿她们辛族来说,这些年里虽然收集了许多书籍,但真正的道经却几乎没有。 辛族中人会的,也大多是纯狐的本命神通,魅惑之术。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就算是修出人形,从兽变作妖,遇到一只老虎,也未必能打得过。 空有法力又如何,空有魅惑又如何,遇见一只极速扑来的老虎,什么魅惑都没有用。 就算是修成了妖,也未必是禽兽的对手…… 在这种背景下,神通术法显现的尤为重要。 人类的修行者,之所以能够在十几年乃至数十年的功夫,一身修为便能够超过修行几百年,乃至千年的妖怪,一则因为人的体质,本就容易悟道,二也是有着人类的传承,人类可以迅速发展壮大,以种种神通术法斩妖除魔。 这些,又岂是陆先生所能理解的…… 陆云看着红衣少女的神情,便有所明白。 他又不是没见过寒门士子,那些寒门士子的神情,和现在的少女多么相像。 文化的垄断,不仅仅是在人类的寒门与世家大族之间,而且是在人族与妖族之间。 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一般的人类,又怎么会将传承送给妖族? 陆云当然不是一般人。 他没有见妖就杀的习惯。 当然,该杀的时候,他也不会心软。 便如千年妖狐小唯,任她长得倾国倾城,祸国殃民,美人中的美人,陆云还是毫不犹疑,给灭了。 不过,对于辛族,陆云还是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怎么说,辛族的小白狐们,给了陆云一种家的感觉。 那么,传授一个小小的土遁术,应该不是大事。 心中思量片刻,陆云悠悠道:“土遁术,小意思,我也会,回去后送你们一份不就是了,倩倩姑娘,又何必愁眉不展?” 红衣少女神情顿变,停滞在原地,似乎是被这个消息震彻心扉,过了许久,她才缓过神来,行了一个人类女子的礼数:“妾身,愿以身相许!” 微有些羞涩,又有些倔强。 话语之中,还有着几分无奈。 “……” 陆云看着俏生生立在那里的辛十四娘,干咳了声。 少女家家的,顿不顿以身相许,这又是何必呢…… “慢慢说,慢慢说,这样的事不急于一时。” 陆云出声,目望前方,突然面露神光。 他看到了一天外玄铁。 玄铁的主人,是一个小孩。 陆云看着他,便不由想起了一个物种: 白菜。 这个小孩,是白菜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