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蔡瑁,蒯越(过年好,求订阅!)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一百六十三章 蔡瑁,蒯越(过年好,求订阅!)

第一百六十三章蔡瑁,蒯越(过年好,求订阅!) 一招木皇气,吸收方圆数里木灵之力,转化为滔天一棒,彻彻底底毁灭了阻路的木石之阵。 南下,再也没有了任何阻力。 没了阴阳家助阵的荆州,在陆云眼里,不堪一击。 当修士参加到人间的战争时,战争的形态已经发生改变。 战争的胜负不再是人多说了算,而是最厉害的人说了算。 便如真正的八阵图出世,一阵可抵十万大军。 若无破阵之法,谁进来,谁死。 而如今荆州之地的阴阳家,已被陆云击溃,若是再敢张狂,陆云不介意灭了他们。 现在大汉的天,可是道门的天啊,由不得阴阳家放肆! 陆云正在沉吟,突有斥候来报。 远在几十里之外,有荆州水军到来。 “荆州的水军?有意思!” 陆云神念展开,便看到了渡河之上密密麻麻的楼船战舰,露出一丝笑意。 只要把这些水军收拾了,刘表应该会投降了罢! 他想了想,叫大军原地防守。 这一次随他来的,是朝廷的骑兵,并不适合江面作战。 至于朝廷的水师,似乎……没有。 因此他决定去会一会荆州水师,将他们折服了。 …… 渡河之上,尽是刘荆州的水军大船,领军大将,乃荆州水军都督,蔡瑁。 蔡瑁,字德珪,襄阳蔡州人。 蔡家乃荆州名族,蔡瑁乃蔡讽之子,姑母是太尉张温之妻,长姐与二姐先后嫁给黄承彦与刘表成为继室。 刘表被封荆州牧后,多亏了蔡瑁协助,才平定荆州,坐稳荆州牧的位子。 蔡家,乃荆州门阀世家中,顶尖的大氏族,蔡瑁此人,也颇有才干。 此刻大船上,蔡瑁驻足在甲板上,心思飘荡。 被他们视为洪水猛兽,一朝南下便占领了荆州几郡的袁绍,居然传来书信,请求他们的主公共同对抗朝廷陆贼。 这简直匪夷所思。 君不知当初袁绍南下时,攻势是何等猛烈,差一点便鸠占鹊巢,如今居然会一改先前作风,客客气气,请求一同出兵,真是不敢想象。 但随之发生的事完全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袁绍不战而逃,去往了樊城。 而朝廷大军,占据新野,又往襄阳进发! 他只好按着自家主公的意思,率领荆州水军,前来对敌。 虽然没见过朝廷的大军,但他却听说过陆贼的厉害! 打他们几乎不费吹灰之力的袁绍,当初领着十八路诸侯讨伐陆贼,却被陆贼打的联盟分崩离析,打的袁绍逃到了荆州! 陆贼之恐怖,可见一斑! 这一场争斗,却不知该怎么进行下去! 他对自己的信心,实在不怎么大。 “德珪还在为战事操劳?” 便在蔡瑁神游天地时,从船内走出一个青年文士,爽朗笑道。 “异度?”蔡瑁转身,不是随军军师蒯越还会是谁? 蒯家,与蔡家一样,同样是荆州的望族。蒯良、蒯越两兄弟,乃自家主公心腹谋士,在主公初至荆州上任时,便帮助铲除荆州一带的宗贼,立下大功。 蒯良善治国,蒯越善军事,深得自家主公器重。 这一次大战,也是以蒯越蒯异度为军师。 “如何不担忧!”蔡瑁见着军师,幽幽一叹。“袁绍乃世之枭雄,也被陆贼所败,如今陆贼率大军至,我军又如何抵挡?” “敌未至,德珪岂能先乱了阵脚?”蒯越微微皱眉,随即又爽朗笑道。“德珪不必担忧,依我之见,朝廷大军必败无疑!” “异度有何高见?” “朝廷大军尽是铁骑,因此能在中原之地纵横驰骋,破十八路诸侯。然我荆州之地,水路纵横,我荆州水师,更是天下雄师!以我水师在江面之上对朝廷铁骑,岂有不胜之理,况且……” “况且什么?” 有温润声音在蒯越耳旁响起,似天籁之音,极为好听。 “况且……”蒯越正要回答,下意识里有些疑惑。 现在与他说话的,可以与他这般说话的,只有蔡瑁一个人,怎么突然出现了一个另外的声音? 虽然,这声音的确很好听。 但,却没有什么用。 是哪个手下人这么狂妄自大,居然敢接他的话? 军纪军规还要不要了? 他正准备叫手下士卒将这个大胆狂徒抓了,却陡然看到他的对面,蔡瑁露着一副见了鬼的模样,心中顿时沉了下去。 刚才,他没有反应过来。 现在,他反应了过来。 怕是有……不速之客来了。 他转过身,便看到了陆云一脸含笑的望着他。 “你是谁?”蒯越心中闪过无数念头,最终化作这么一句话。 “分析的挺有道理,继续说啊!”陆云饶有趣味打量着二人,并没有理会蒯越的问话。 面前之人,一个是蔡瑁,出生于荆州名族,在演义中,被中了周瑜离间计的曹操所杀。 一个是蒯越,也是荆襄大族的人,演义里曹操得了荆州之后作书与荀彧云:“不喜得荆州,喜得蒯异度耳。” 都是荆州的翘楚啊…… “来……” 蔡瑁心急,不由大喝出声。 虽然此人的出现,出乎了他的意料,让他有一种见了鬼的感觉,但既然此人没有立刻杀死他们,那便是此人最大的错误。 他只需要大喝出声,就有十万荆襄水军将此人团团包围! 到时,此人就算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不过,他来不及喊第二个字。 因为陆云不许他喊。 便有强大压迫,逼迫了蔡瑁住嘴。 蔡瑁只能住嘴。 随即,他看到了更加恐怖的事。 他的声音,并没有被外边的士卒听到。 哪怕,距离他最近的士卒与他只有十步之遥。 所有士卒一无所知。 似乎他们所在的空间,不许有声音传出去。 他顿时冷汗直流。 遇到高手了。 …… 陆云不许声音传出,声音便不能传出。 纵然蔡瑁高声喊了,也没什么用。 “不知阁下是什么人?” 这个时候,场中能够沉着的,除却陆云,只有蒯越。 他看着陆云,沉声道:“阁下既然没有第一时间杀了我们,想必我们的存在必有意义,莫非你是要收服十万荆州水军?” “果然聪明!”陆云啧啧称赞。“说的很对,我就是大汉的丞相,也就是你们口中的……陆贼,这一次来,是要你们臣服于我。” 陆云自己说着陆贼,有些不爽。 他明明为国为民,却总有人说他“陆贼!” 真是讨厌…… “就算是你掌控了我们,怕也收服不了这十万大军。”蒯越并未有太多疑惑,哪怕他听着眼前之人便是陆丞相,陆贼,眼中反而有精光闪过。 “那可不一定。”陆云一笑,微微挥手,河水突兀变化。 有水麒麟降于世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