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破阵(过年好,求订阅!)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一百六十二章 破阵(过年好,求订阅!)

第一百六十二章破阵 有高人布阵,阻止了朝廷大军的去路。 大军前锋黄忠教手下将领试了两试,都不能破阵,徒然无功。 想要绕过这一些山石继续行进,却要爬过数座大山,不说路途劳顿,还容易受埋伏,黄忠不取。 更何况,若是前锋大军被小小山石所挡,传出去,朝廷的名声到哪里去? 他想了想,令大军停止前进,去请丞相大人。 他的性格,向来是稳妥为先。既然对面有能人,那便请丞相大人来。 陆云便离了符车,来到了山石面前。 他打量着这小小山石,像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在他的眼中,这山石,不仅仅是山石,而是一座座大阵! 一座座杀阵! 虽不是后世有名的八阵图,却也相差不远。 应当是荆州的来人罢! “丞相大人,这小小山石,究竟是什么来历,竟使我大军连损两员将领!” 陆云身旁,黄忠亦望着山石。 只是以他的眼力,也只能看到最表面的东西。 在他眼里,只是一些石头。 “此阵若是加以改良,便是:八阵图!按遁甲休、生、伤、杜、景、死、惊、开。每日每时,变化无端,可比十万精兵!”陆云目光炯炯,似能看清一切。“其中一阵,按地道之数,中藏凝厚之体,外现隐跃之妙,变化多端,凡人进此阵,再无复生之理!” “另一阵,也中藏玄妙,按地、水、火、风之数,内有风、火。若人进此阵,风、火交作,万刃齐攒,四肢立成齑粉。两位将军,显然已经遭了毒手!” “那依丞相之见,我军当如何?”黄忠听的诧异。区区木石,竟有这等本领? “这阵虽然厉害,却依旧没有成型,想必布阵的,还没有研究出此阵的终极形态。”陆云望山石,缓缓开口。 日后布置出八阵图的诸葛亮,此时还只是一个七八岁左右的小孩,纵然天资聪慧,又有什么用,哪里能布置出这样的阵法来? 来的,应当是荆州的阴阳家的几位,要么是水镜先生司马辉,要么是庞德公,要么是黄承彦。 也只有他们几位,或是其中的一位,才可能出现在这个地方,布置了八阵图的前阵图。 阵图虽然厉害,却不是无解。 毕竟,只是八阵图的前阵图。 现在这个年代,八阵图还没有出现…… “如何能解?” 黄忠再问。 “两种方法,一则,入阵破阵,二则,以力破之!”陆云打量着山石,眼中神采奕奕,笑道。“若是往日,我必然入阵破阵,不过这一次,我要以力破之!” 他踏步而上,行走于虚空之中,转眼之间,就到了高空之上。 众目睽睽,万众仰慕之下,陆云轻轻道了一声:“木皇气!” 一道气符骤然出现在陆云手中,一经抛起,顿时散发出强大吸力。 刹那间,只听得“啪啪”乱响,大军左右的两旁山峰之上,所有的树木不停地颤抖起来,溢出道道紫青色气流,组成一个漩涡,朝这道气符涌去。 不到三个呼吸,附近山林,绵延数里的林木孑然一空,化作了飞灰! 论之破坏力,竟比几日前博望坡的大火还要恐怖三分! 博望坡的大火好歹烧了几天才毁灭了整座山林,而陆丞相的这道符诏一出,三个呼吸,所有林木灰飞烟灭! 取而代之的,是陆云面前的一尊青色巨木,高数十丈,宽五丈! 只从视觉上,便给人无比的压迫! 所有人都生出一种感觉,似乎这一尊巨木打下来,能将面前的山峰给打碎! 实在是太巨大了! 遮天蔽日的巨木啊! “这还怎么打?” 郭嘉仰着脖子,一脸的震惊。“怎么打,怎么不会输啊!” “丞相大人神威!” 黄忠亦喃喃。 没有任何一样东西,能比这尊巨木,给人如此强烈的视觉效应! 他甚至有一种直觉,只要丞相大人将这尊巨木拿到战场上去,敌人就会自动崩溃! 哪怕,这巨木的威力,可能只需要五千大军齐射就能抵挡…… 一朝吸干数座大山之上的所有树木,陆云凝聚出这么一尊巨木,看起来极为恐怖。 当然,这尊巨木的威力,的确很恐怖。 因为它凝聚了太多的木之力。 尤其是当这尊巨木,被陆云掌控了的时候。 陆云念力动,便有巨木动。 巨木砸了下来。 似乎是天塌了下来。 众军皆惊。 站在数里外紧张,肃杀的看着这一切,额头之上,却有汗水冒出。 如果是他们,绝对无法承受这一击! 他们绝对会粉身碎骨。 于是,他们越发感慨自己的选择。 他们是陆丞相的手下,他们会很安全。 而若是陆丞相的敌人,现在应该是惊惧交加吧! …… 陆丞相的敌人,现在的确很惊惧。 在距离山石之阵数十里的所在,两个老者本在下棋。 他们本来相信这山石之阵足以抵挡朝廷大军,使之不再南下。 他们是这么想的,先前发生的事也证明了他们的判断。 有朝廷将军至,却在转瞬之间被大阵所杀。 于是,他们下棋下的越发淡然,高人气息显露无疑。 临数万大军而不乱,尚有余力下闲棋。 但就在刚才,他们看到了一根巨木,遮住了天空。 他们的心便沉了下去。 随即,他们看到了巨木狠狠砸下。 将一粒粒石头打成了飞灰。 将一座山峰打的成了一半,尘土飞扬。 将他们的心,也打的千疮百孔。 两位老者,骤然吐血。 他们的大阵被破了! “拦不住了!”其中一个老者咳嗽了两声,闷声道。 “只可惜,我徒生不逢时,若是亮儿已经成材,又有何惧?”另一个老者出声道。 “哎!”两个老者同时一叹。 他们口中的亮儿,如今只有七八岁,根本没有成材。 而他们,却被一根巨棒打的吐血,伤了心神。 他们根本阻止不了朝廷大军南下。 他们只好撤离。 再不撤,他们就走不了了。 …… “继续南下,攻取荆州!” 陆云站立九天之上,传达下命令。 阴阳家的人既然退出,他要夺取荆州,又有谁能够阻挡? 无人能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