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火烧博望坡(过年好啊,求订阅!)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一百六十章 火烧博望坡(过年好啊,求订阅!)

第一百六十章火烧博望坡 却说黄忠引三万骑兵至博望坡,并不前行,反而埋锅做饭,设立大营。 大帐之中。 黄忠坐于主位之上,右手是一干将领,左手则坐着一个文士模样的年轻人,摇着一把扇子,闭目沉思。 不是郭嘉又是谁? 黄忠沉声开口道:“斥候来报,前方博望坡一带山深林密,眼下正是天干物燥之时,极易火攻,很有可能被敌军埋伏。诸位可有高见?” “以我兄弟二人的道法,倒是可以施法天降大雨,不过,却没有丞相大人那样的大神通。” 太平道人张宝出声道。 在他旁边,是他的弟弟张梁。 二人皆被陆云调遣到了前线,与黄忠一同出战。 “何必这么麻烦?” 却在此时,沉思的郭嘉睁开眼睛,目露精光。“将军只需一把火,将博望坡烧个精光,若真有敌入林埋伏,必将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这样好倒是好,只是……”黄忠沉思半晌,皱眉道。“大火烧起来,怕要持续个几天几夜,耽搁了大军行进,不仅给了敌人充分准备,也容易暴露我军!” “将军还以为,新野军不知将军的到来么?”郭嘉反问。 “奉孝……言之有理!那便率先火攻!”黄忠点了点头。 现在新野驻扎的是袁绍,四世三公,虽然屡战屡败,但依旧不可小瞧,想必已经做好了准备。 那他便堂堂正正,率大军而下! 他站起身来,对张宝张梁两位道人道:“这呼风唤雨,火烧山林之事,还要拜托道家的二位!” “将军放心,此事易耳!” 张宝开口道,与张梁领了军令。 待到夜半时分,二人命令随行的太平道人搭建祭台,摆上三牲,取来香烛点燃了,步踏罡斗,颂道:“礼敬黄天!” 祷祝祭文颂完,二人齐齐挥剑,只见一个小火团从香烛上飞起,鬼火幽幽,径自向博望坡上空飞去。 这两道火苗飞临博望坡上空,突然连在一起,越来越大,片刻间便组成一个方圆三五里的赤红色火云。 火云中雷电闪动,猛然一个球形闪电如同火球一般掉落下来,砸在一片树林里,爆炸开来,引起一片大火。 滔滔大火顿时燃烧了起来,整片树林便成了一片火林。 又有太平道人做起法来,一道道符诏化作流光,飞舞落到树林之中,化作一片片火光。 这是太平道人的火符。 又有一道道风符被太平道人使出,助长火势,转眼之间,火光笼罩了整个博望坡! 博望坡深林之中,顿时传来无数惨叫声。 …… 颜良本不愿意在山林之中设伏。 他可是河北之地有名的上将,又哪里愿意做这设伏之事? 他要的,是明枪实刀的干一架。 别人畏惧陆贼,他却不畏惧。 当年主公率领十八路诸侯讨陆贼,没有带上他,真是最大的失误! 否则,陆贼怕是早就完了! 一个叛贼吕布,居然杀得数万大军逃窜,真是难以想象! 那是没见到他…… 若真有一天见到吕布,他不介意告诉吕布谁是最强的武将。 他想着这些事,随即看到了天上,似乎有奇怪的东西飞来。 天上的东西,落到地上,便成了滔天大火! 他的神情骇然,发出一声怒吼:“有火,快逃!” 但此时已经来不及。 四面八方,一瞬间都成了火海。许许多多还在沉睡的士卒,便被从天而降的火球烧成了飞灰。 “撤,快撤!” 颜良怒吼连连,一道道刀气不要命的挥出,将一颗颗火球扑灭。 但,整个山林都是大火,他又如何能够抵挡? …… 颜良遇到的事,文丑也遇到了。 依旧是毫无办法,只能拼命突围。 待到二人冲出火海,携带的两万大军已经成了两千,二人看着差一点全军覆没的军士,冷汗直流,迅速逃往新野。 袁绍听到消息,又吐了几口血,晕了过去。 逢纪万无一失的谋划,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因为朝廷大军稳妥推进,不按他们所期望的来…… 当陆云来到博望坡时,他便听到了袁绍埋伏的大军被一把火烧成了灰。 火烧博望坡啊! 不正是三国演义里诸葛亮初出茅庐的第一计么,如今被郭嘉反用,一把火将博望坡给烧了。 大火滔天,燃烧了三天三夜。 若是放在现代,必然是震撼中外的大事。只不过在这个年代,小意思而已。 烧了也就烧了,一把大火而已。 陆云站立在被大火烧成灰烬的密林之前,淡淡而立。 空气中依旧飘荡着浓浓的烟火味,肉眼可见,亦或是不可见的地方,无数烟尘缭绕,挥之不去。 若是有人生活在这附近,时间久了,应当会生病吧。 陆云心中突然冒出了这个念头,随即哑然失笑。 和神医华佗见了一面,他竟然对着烧成灰烬的树林有所感慨。 不过,如果华佗在这里,应当不会任由灰尘弥漫! 陆云想了想,挥手画出一道道水符。 霎时间,天空蓦得变得阴暗起来,阵阵乌云涌来。 滴答! 一滴雨从天际滴下,落入灼热的土地上。 滴答!滴答! 只是眨眼间,便有瓢泼大雨自天际落下。 博望坡前偶有燃烧的小火,因着这突如其来的大雨而熄灭。 便是灼热的地面,也渐渐变得凉了。 空气又变得清新起来,不再像先前那般闷热。 陆云又伸出手,体内道家罡气涌出,按着神医华佗所传授的木灵之术运转,落到地面上,偶有未被完全摧毁的植物,渐渐变得翠绿起来,重新恢复了生机。 亦有早已埋地,侥幸躲过一劫的植物种子,受着这木灵之气,迅速生根发芽,转眼间便长成了一株小树苗,散发着生命的气息。 虽然小,乃至于只有几寸,但陆云身后的大军却都震惊不已,乃至于骇然! 枯木成活,点化幼苗,这难道不是仙家的手段么? 他们的丞相,是仙人啊! 他们还有什么畏惧的! 陆云不想随意的心意动,还对大军起了这番作用,微微有些意味,却不动声色,淡淡道:“大军出发!” “喏!” 不到一日,至新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