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再见华佗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一百五十八章 再见华佗

第一百五十八章再见华佗(求订阅,第二更!) 陶谦投降,徐州被朝廷大军收复,整个北方近乎一统。 之所以是近乎一统,是因为衮州之地,还没有在朝廷统治之下。 但那只是迟早的事。 自徐州之战结束后,朝廷大军在徐州获得充足的补给,有能力再进行下一场战争。 不得不说,陶谦是一个有本事的人,徐州在他的统治下,不仅很快平定了黄巾之乱,更大力发展经济,在大汉数州里也是极为排名靠前的存在。 若不是青州有陆云带来的土豆,这天下第一富州的称号怕是要到了徐州。 不过,如今也没关系,陶谦投降,徐州的便是朝廷的。 陶谦积攒多年的,成了陆云的。 朝廷因此开始了统一北方的战争。 一月之间,数万大军攻克衮州。 随即,符车滚滚,往豫州而去。 颍川郡。 陆云坐在符车之上,打量着面前的颍川书院。 上一次他来颍川书院的时候,他没有进颍川书院。 因为颍川书院本来就是一道阵。 一道大阵! 陆云并没有把握进入阵后而全身而退。 因此,他没有进入。 颍川书院,就是颍川书院,它跑不了,不急于一时。 而这一次,陆云来了,伴随着他而来的是五万大军。 只要他愿意,可以下命令将这一间书院彻底摧毁。 但他没有。 书院里阵法依旧,但在他的眼里,不过如此。 而更重要的是,书院里没有了能够全力操纵大阵的人。 水镜先生走了,那个神秘老者也走了。 颍川书院之中,只有些普通人,以及一些学生,又如何能够抵挡他? 陆云迈步,领着两个小姑娘闲走于颍川书院之中。至于大军,自然没有进入。 他走着走着,便走到了学生们听课的地方。 颍川的学生们依旧在上课,专心致志,似乎不知外边的情况。 讲课的,则是一个老者,讲的是医家的学问。 陆云突然轻咦一声,因为他发现,这个老者他见过一次。 那是他去南阳郡寻找黄忠时见过的老者,只是当时由于急切见黄忠的缘故,与这位老者错过了。 不想今日又遇见了。 陆云有些兴趣,站在门外听了起来。 两个小姑娘学着陆云的模样,也细细静听。 老者讲了些医书,又说了些草药,一节课便结束了。 待到所有人向老者行礼,老者翩翩然离去。 随即,他见到了陆云,沉默了下来。 身为宗师高手,若是感受不到书院外边的大军,那才是奇了怪了。 而面前的道人,他更觉得震惊。 如渊如狱,深不见底,深不可测。 来者不善啊! “道友可知水镜先生哪里去了?” 某时,陆云悠悠开口。 “院长已经离了此处,往荆州去了!” 老者沉默片刻,缓缓开口。 “那如今,这里的院长又是谁?”陆云再问。 “区区不才,正是我。”老者开口道。 “道友是……” “医家华佗。” “真的是你!”陆云诧异出声。 他上一次在南阳郡便有所猜测,不想真的是华佗。 这一位,可真是有着鼎鼎大名。 身为后世之人,陆云哪里会不知道。 华佗啊! 极为著名的神医,可谓家喻户晓。字元化,一名旉,沛国谯县人,东汉末年著名的医学家,与董奉、张仲景并称为“建安三神医。” 少时曾在外游学,行医足迹遍及天下,钻研医术而不求仕途。他医术全面,尤其擅长外科,精于手术。并精通内、妇、儿、针灸各科。 晚年因遭曹操怀疑,下狱被拷问致死。 华佗被后人称为“外科圣手”“外科鼻祖”,又多用神医称呼,以“华佗再世”“元化重生”称誉有杰出医术的医师! 怎么现在,这位神医,到了颍川书院? “上一次在南阳见过道友一次,却不想今日又在此处见面,却不知道友为何担任这院长之职?”陆云心有疑惑,出声问道。 “水镜先生走了,我只好成为院长了!” 华佗淡淡言道。 “……” 这句话听起来很强势,又有几分熟悉,似乎在哪里听说过。 陆云想了想,那是在大贤良师登天之后,他到洛阳时说过这样的话。 只是如今华佗说出的话,却似乎多了几分……指责。 院长本应该在书院。 水镜先生却没有。 他离开了颍川书院,到了荆州之地。 所以,他这位不理事的,只想救死扶伤的,只能成为院长了。 至于他为什么在这里,他本来就是颍川书院挂名的老师。 作为医家的传人,他不仅承担着治病救人的责任,还要将医家的传承发扬下去。 他因此在这里…… 却在此时,颍川书院的学子们陡然发出阵阵惊讶声音。 他们不得不惊讶。 任谁出了书院的大门便见到密密麻麻的大军,都会惊一跳。尤其是这些军队,将颍川书院团团包围了起来,看起来来者不善。 一个个学子,不由将求助的目光看向了华佗。 纵然是世家大族的精英,面对着团团包围的大军,他们还是被吓着了。 终究还是太年轻…… “道友这是什么意思?” 华佗沉声问道。 “颍川郡,岂能独立于朝廷统治之外,此次,本丞相率军南征,就是要一统中原,结束黎民百姓战乱之苦!”陆云微微停顿,又道。“来到这颍川郡,我不由想起上一次过颍川书院而不入,所以特意来看看!” 特意来看看…… 华佗闷哼一声。 来看看…… 带来了几万大军来看看…… 不知道的,还以为要灭了颍川书院。 他是个医者,可不擅长打架。纵然有书院大阵,遇上五万大军怕还是很糟糕。 “只希望丞相大人减少杀戮,毕竟都是我中原之人。” 华佗想了想,劝诫道。 “只希望他们识趣些!杀戮,只是手段,不是目的。”陆云悠悠开口。“不知华道友,可愿助我一臂之力?若有医家的人在军中,势必有助于我朝廷大军加快统一步伐,立不世之功!” “恕不能从命!” 华佗沉吟许久,终究还是摇了摇头。 他不愿意他救治的军士,一到伤好便继续投入战场,或者杀人,或者被杀。 还不如救些普通老百姓,那样更好些。 “不过……” 便在陆云继续开口之前,华佗继续开口。 “不过什么……” “我观丞相大人修行有水火二术,想必与张道友所修功法同源,我这里有些医家的法门,应当能助道友一臂之力!” “如此……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