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王允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一百五十一章 王允

第一百五十一章王允 建安元年,陆丞相举手投足之间,破了十八诸侯。 关东十八诸侯,死伤惨重。 或被杀,如鲍信,张超。 或被俘虏,如孔融,丁原。 或跑路,如袁绍,袁术,孙坚。 十八路诸侯之中,只有曹操得以幸免,被陆云征召为丞相府主簿,协助处理国家大事。 陆云又以贾诩为丞相府别驾,处理一些俗事,如太傅袁隗外通叛逆袁绍的事。 这样的事,陆云不想管,由毒士贾诩处理最为得当。 他又以华雄为西凉军统帅,将董卓死后的西凉军彻底纳入自己麾下。 一道符咒救了华雄性命,华雄虽犹豫万千,终究还是向陆云表明了忠诚。 至于李儒,听说董卓被杀,便悄然消失了,谁也不知他去了哪里…… 陆云又令大军往并州,冀州,青州,幽州巡逻,彻底整合四州势力,收服黄巾,围剿伪黄巾,整顿地方秩序。 一时之间,朝野震动,天下震动。 对于天下百姓来说,可能是好事。 因为,占山为王的山贼,“黄巾”,或是被朝廷大军围剿,或是被收服,不能再危害他们。 他们可以正常的活着,而不担心有土匪,山贼灭杀了他们全家。 这已经是一种难得的改变。 而对于朝廷诸公来说,无论陆云做什么,对于他们来说,始终是陆贼…… 是他们必须消灭的对象。 关东联盟的失败,葬送了他们以战争方式击败陆贼的希望。 数十万大军,尚且灭不掉陆贼,他们又如何能胜? 而当贾诩命令大军将袁隗斩首示众时,他们的这种情绪更加激烈。 不少大臣开始试图“拯救大汉江山”。 司徒王允就是其一。 王允回到府中,不由回想起太傅袁隗被奸贼贾诩所杀的事。 虽然陆贼说只诛首恶,不杀其他,但王允并不认为这是陆贼的仁慈,而只是惺惺作态。 太傅袁隗,与他相交多年,却被奸贼所杀,如何能忍! 他想了许久,坐不安席。直到了夜深月明,依旧不能入睡。 他便策杖步入后园,立于荼蘼架侧,仰天垂泪。 他痛恨自己。 痛恨当时瞎了眼,居然保举陆贼为幽州牧,以至到了今日这般正统垂危,大臣不宁,如何叫他心安? 他正垂泪,仰月长叹,忽然听见似乎有人在牡丹亭畔,也在对着一轮明月长吁短叹。 王允悄悄走过去,原来是自己府中的一个小姑娘,名叫貂蝉,如今十二左右年纪,长得极为美丽,被他收做了义女。 “贱人将有私情耶?” 王允听着听着,听的渐渐火气,怒喝出声。 国家大事不宁也就算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莫非这小姑娘也敢擅自有私情? 还要不要把他放在眼里? 名为貂蝉的小姑娘正望着天上的皎洁明月,被王允一声喝,惊得立马跪了下来,一张小脸微微有些白,道:“父亲,孩儿怎么敢有私情?” 王允冷笑连连:“你既然没有私情,何至于夜深之际在此长叹?” 貂蝉小姑娘脆生生道:“请爹爹不要生气,听婵儿说话。” “好吧!” 王允见着吓得脸白的小姑娘,气也消了很多,终究是个十二岁的小姑娘啊,哪里会有那么多事? 应当是他这些日子,太疑神疑鬼了些。 果然,小姑娘柔柔道:“孩儿自小得爹爹收留,训练学习歌舞,孩儿虽粉身碎骨,也不能报答万一。近来见爹爹愁眉紧锁,必有国家大事,又不敢发问。今晚又见爹爹行坐不安,因此长叹。不想为爹爹窥见。倘有用孩儿之处,万死不辞!” “哎!”王允长叹一声,面色变化连连,终究是下定了决心,以杖击地:“谁想我大汉的天下却落在了孩儿你的手里!随我到画阁中来。” 小姑娘跟着王允到阁中,王允喝退左右,让小姑娘坐在上首,随即叩头便拜。 小姑娘吓得站了起来,却被王允以眼神示意,不敢起身,坐在主位,惴惴不安。 “爹爹这是做什么?” 小姑娘脆生生道。 “请我孩儿可怜可怜天下生灵!” 一句话出,王允泪如泉涌。 小姑娘急忙言道:“爹爹但说无妨,孩儿一定做到!” 王允面色戚戚,一手指天,怒喝出声:“如今百姓有倒悬之危,君臣有累卵之急,非我儿不能救也。贼臣陆云,将欲篡位;朝中文武,无计可施。陆云有一徒,姓吕,名布,骁勇异常。我观陆贼至今仍无妻室,而吕布乃好色之徒,今欲用连环计,先将你许嫁吕布,后献与陆云;汝于中取便,谍间他师徒反目,令布杀云,以绝大恶。重扶社稷,再立江山,皆你之力也。不知你意若何?” 小姑娘面色变得慎重,道:“孩儿答应过爹爹,万死不辞,孩儿不会后悔。” “我为天下苍生谢过婵儿!” 王允又是一跪,拜谢道。 …… “禽兽啊!” 洛阳城,丞相府,陆云幽幽道了一声。 十二岁的小姑娘,居然被王允这个老匹夫用来施展美人计。 真是禽兽…… 先前王允有算计,便有陆云心动。 王允自以为智谋超绝,却根本想象不到陆云如今的境界。 这世间,若是有人算计他,他便能有感应。 以神识覆盖整个洛阳城,陆云便知道谁在打主意。 在大汉这个年代,深夜还不睡觉,对着明月长叹的,必然不老实。 尤其是当陆云看到了王允与一个小姑娘时。 除了美人计,还会有什么? “老匹夫!”陆云又恨恨道了一声,随即开始想吕布的事。 他太了解吕布这个人了。 金钱,地位,吕布经过一番努力,都得到了。 他成了人生赢家。 若是再得到貂蝉小姑娘,人生便圆满到了极点。 他又是个专情的人,还相信一见钟情。 必然会中王允的美人计。 虽说吕布是杀不了他,不过好容易收了一个徒弟,又被王允这个老匹夫 离间了,也很不爽。 既然如此,那便调吕布往并州,先收复他的故乡五原再说。 至于王允,慢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