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瓦解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一百四十九章 瓦解

第一百四十九章瓦解 战场来了吕奉先。 一马当先,所向无敌。 一方天画戟砸飞了韩当,顺手斩了袁术手下大将纪灵。 方天画戟一挥舞,周围空一片。 身后大军相随,黑压压一片,宛似一座巨山。 山过之处,一切都被碾压。 谁也不能抵挡。 孙坚不能,夏侯氏不能,袁绍手下诸将也不能。 一个吕布,直接打蒙了剩下的几大诸侯,看呆了曹操,袁绍等人。 他们的内心,陡然升起无比的畏惧。 这样的猛人,又有谁能够战胜? “哀哉!”曹操痛惜不已,已经准备好了跑路。 当他看到吕布的战力时,便知道一切都完了。 联盟本来是假败,被西凉军打的时间多了,快要成了真败。 好容易拼死一战,将西凉军诱出城去,又损失惨重。 但他们终究是胜了! 却不想杀来了吕布,联盟积累的士气,便全没了。 联盟已经垮了…… 吕布率领的大军是压垮联盟军心的最后一根稻草! 跑路吧! 再不跑,就走不掉了。 袁本初与曹操对视一眼,发现对面发小的眼睛里蕴含着一样的心思,不再多说,开始跑路。 袁绍的王霸之气用完了…… 他见着吕布,便知道自己的谋划完了。 他也知道吕布,就是那个叛了联盟的逆贼。 他又不由想起往日吕布的表现,似乎有意无意在瞧他的头颅。 细思极恐,现在想来,那个家伙从一开始就惦记着他这个盟主的人头! 他哪里还敢停留,华服也不穿了,开始跑路。 曹操与袁绍都跑了,被狂暴的吕布吓跑了。 还有其他的几路,在苦苦挣扎。 有一路,已经被吕布杀了诸侯。 还有一路诸侯,正在被吕布追杀。 其他的诸侯,见着凶残的吕布,也开始跑路。 “杀!” 华雄一刀砍了韩馥,凶威极盛。 几路逆贼,居然杀了将军,死也难赎其罪! 必须用他们的人头,来祭奠将军的亡魂! …… 这场大战,从吕布一到来就注定了结果。 自信满满,众军一心的吕布,无人能敌。 当然,若是吕布失了战心,只想跑路,就算是张济,也能战败他。 不过很显然,现在的吕布是前一种状态。 他领着大军,无人能敌。 九路诸侯,跑了五路,被吕布杀了三路,还有一路,被华雄所杀。 至此,十八路诸侯,土崩瓦解! “关东鼠辈,不过如此!”吕布哈哈大笑。 他的笑声传遍了战场之上,令无数人瞩目。 “关东鼠辈,不过如此!” 华雄亦喃喃。 曾几何时,他家将军也说过这句话,那是何等的豪迈!何等的英姿勃发! 可是便在将军说完了这句话,将军就死了。 现在西凉军群龙无首,而并州军虎视眈眈,他们又该如何做? 华雄一时心中迷茫。 …… 说曹操曹操就到。 似乎在说曹操跑的快。 这当然只是一句戏谑的话。 不过今日的曹操,跑的的确很快。 自他决定跑路,便领着一帮残兵败将疯狂的跑了。 甚至还没有在吕布反应过来之前。 等吕布反应过来想要捉曹操,场中早已不见了曹操,想追也追不上。 如今曹操正躺在一处河流旁边,大口喘着气。 跑,哪怕是骑着马跑,也很费力气。 他喘着气,又望了望河中自己的倒影,沉默了下来。 吕布的到来,宣告了联盟大军的溃败,清君侧的事自然失败了。 当然他并不是想清君侧,他只是想知道洛阳城发生了什么事。 然而现在一切皆休。 联盟失败了啊! 他又将何去何从? 继续领兵作战,与朝廷对抗? 还是…… 他蓦然想起年轻时候的梦想。 内,愿扫除朝廷奸佞,好作政教,以建立名誉,使世士明知之。 外,则为国家讨贼立功,封侯作征西将军,然后题墓道言“汉故征西将军曹侯之墓”。 那时还有蔡师在场。 那时还有陆道人在场。 那时的陆道人还不是陆丞相。 这一转眼,什么都变了。 他又将何去何从? 却在此时,有笑声传来:“孟德因何故不跑了?” 曹操顿时心惊。 这个声音很熟悉。 以前是他的半师,现在么,是联盟大军清君侧的对象:陆道人。 陆丞相。 “来人!” 曹操神情慌张,大吼了起来。 便有曹军包围了过来,曹军的大将杀了过来。 事实上,曹军里的将军比曹操更先发现了陆道人。 他们看着自家的将军在望水,然后…… 水上面便出现了一个人影。 一个道人。 有沛国谯人夏侯惇,字元让,已然飞马过来,一棒砸下。 有沛国谯人夏侯渊,一枪刺出。 有曹氏兄弟曹仁曹子孝、曹洪曹子廉一同出手,杀向陆道人。 然而,陆道人一动也没有动,只是有些戏谑地望着厮杀而来的几位武将。 吕布都破不了他的防御,这几人如何能破? 陆云的周遭三尺之地,是虚无,又不是虚无。 肉眼看不见的地方,无数符文纵横交错,玄奥万千,似乎结成了一个独立的虚空。 便如过往救华雄的符咒一样,这一个虚空里存在的物体,承受的重力是外边世界的几十倍,乃至数百倍。 而它的密度,近乎河流的数千倍,乃至上万倍! 即便是快如光速的刀,落到这个空间里,便成了蜗牛。 即便是力有千钧的棍棒,到了这个空间里,不能前进分毫。 夏侯惇的棒到了。 夏侯渊的枪到了。 曹仁曹子孝的刀到了。 曹洪曹子廉的枪也到了。 却同时停滞了下来。 以蜗牛般的速度行进。 似乎是进入了一个泥潭沼泽之中。 四人同时色变,暗道不好。 却在此时,陆道人出手。 他轻轻抬起手,抓向了夏侯惇的棒。 夏侯惇想躲,却躲不了,眼睁睁看着这个道人捉住了他的棒。 随即,铁棒化作了铁水,缓缓往地上流淌而去。 却没有流淌下去。 而是停滞在了虚空,有如被蜘蛛网缠住的小昆虫。 他陡然吐了一口血。 武器被毁,他的心神亦受创。 …… 陆道人继续出手。 曹操手下三员武将同时受创,倒飞了出去。 有士卒想要拉弓射箭,清风吹过,士卒愕然。 他们的弓箭化作了飞灰。 “孟德,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 陆道人终于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