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奔袭洛阳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一百三十七章 奔袭洛阳

第一百三十七章奔袭洛阳 一场延绵不绝的大雨降世,阻了即将发生的惨烈大战,也阻止了各方大军的归期。 大雨滔天,似天河倒灌,在这种情景下,除了武道巅峰的武将尚且保存战力,其余的人,无论是汉军,还是黄巾军的士卒,都无法再持续一场大战。 哪怕他们恨不得再厮杀一场,也只得在各方将领的约束下收兵。 在这种场合下,就连行军都成了最大的问题。 符车之中,张宝与张梁坐在陆云下首,面色极为沉重。 他们的大哥升天,太平道的掌教至尊之位又传给了外人,虽然内心里对这一条命令没有违背之意,但他们对于黄巾军的未来充满了担忧。 黄巾军,太平道,从今日起,又将走向哪里? 张宝张梁沉思的问题,陆云也在沉思。 他的手指不自觉扣在九节杖上,思考着未来的路。 大贤良师即便离开人世间,也给他留了一个难题。 见他如见张角。 他被大贤良师指定为黄巾军的下一任统帅,太平道的道主。 这是极大的信任! 因为,在这个世界,张宝,张梁二人还在。 但,张角没有选择他的兄弟,而是选择了陆云。 有九节杖在,又有张角两兄弟在,陆云有自信收服黄巾军。 但随之而来的,是汉末群雄对他的敌视。 从今日起,他怕是下一个张角的命运:注定被围攻! 君不见董卓只做了太师,就被群雄围攻! 何况,他现在成了最大的黄巾贼寇。 “总要想一个法子的……” 陆云想了许久,看向了西边。 那是洛阳的方向。 随即,有命令传出。 冀州黄巾留守冀州,严防待命。 幽州两万铁骑也留守冀州,严防待命。 下雨天,不宜行军。 …… 在世间所有军队无法行进时,有数辆符车疾驰。 无视了滔天大雨。 无视了泥泞官道。 无视了高山阻碍。 无视了关防重地。 径直从冀州往大汉国都洛阳城而去。 两点之间,直线最短。 而这些符车,走的就是直线。 他们以符为道理,以天地元气为动力,自高空飞跃,无视了任何险阻。 行军一个时辰,便到了洛阳城前。 …… 蔡邕蔡大儒曾经震惊过,并州刺史丁原也诧异过,若是陆云的符车用于偷袭,那将是世间最为恐怖的战争杀器,几乎无人能防。 而这样的话,在现在已经被验证了。 洛阳城乃是大汉的帝都,黄巾起义之后,汉灵帝便命令大军在各关卡层层设守,以防黄巾兵临城下。 他的做法自然是对的,因为只要黄巾造反,它的最终目标必然是大汉的帝都----洛阳城。 然而当符车自天空之中驶过后,所有的设防,一关一关的精兵强将,都失去了作用。 他们根本想不到,会有人飞度关卡! 于是,三千幽州铁骑随陆云到了洛阳城。 而此时的洛阳城,无险可守。 陆云站立在洛阳城前,站立了片刻。 他想起以往洛阳城的样子。 若是神阵还在,他绝不敢以三千铁骑围攻洛阳。 若是剑圣枪神还在,他也不会如此放肆。 只可惜,枪神,剑圣废了,神阵也灭了。 于是,他在洛阳城无敌。 “神阵被灭,张角升天,我只好此地无敌!” 某时,陆云望向洛阳城中,淡淡言道。 他迈步往洛阳城里走去。 洛阳城墙的守军,根本不能抵挡陆云分毫。 陆云看了他们一眼,他们全晕了过去。 黄巾对大汉的军队充满了怨念,不过,他并没有。 只需让他们晕过去即可。 …… 滔天大雨还在持续,洛阳城却像是下了一场雪。 千年古城一夜之间变成了白色,无数的幡带在街上飘扬。 哀思的白色,不管是有心,还是无心,都得摆放出来。 因为,大汉的皇帝死了。 据说是,忧心前线战事,操劳过度而死…… 皇宫大殿里,一派剑拔弩张。 大汉的皇帝死的太过仓促,连皇位的继承人都没有确定下来。 这便成了最大的问题。 皇宫的最上边,坐着两个妇人。 每一个,都面色铁青。 似乎是经过一场激烈的吵闹。 一个是董太后,一个是何太后。 一个支持皇子协,一个支持皇子辩。 两个女人为了皇位的继承,已经撕破了脸皮。 一步都不让。 何太后是皇子辩的母亲,她的哥哥是大汉的大将军何进,她自然支持刘辩。 她也有着足够的底气。 因为她的哥哥是大汉的大将军,掌握大汉兵权! 普天之下,谁敢不服? 谁敢不服,她让她哥哥杀了他! 当然此时,她并不知道她的哥哥----大将军何进已经被董卓杀了,若是知道的话,她的勇气,她的自信想必会消失。 她冷酷而骄傲的面容,也会收敛…… 董太后则是汉灵帝的生母,支持皇子协。 不过如今她的儿子死了,她最大的靠山也没了。 虽然可以算作太皇太后,但对上她的儿媳,她也没有多少胜算。 至于站在皇宫大殿前的朝廷三公、文武重臣,脸上的神情各不相同,各有心思。 在确立皇帝的事上,悠着点比较好。 “国不可一日无君,诸位大臣都是朝廷的栋梁,总得拿出个意见来,王司徒,你说说该怎么办?” 某刻,何太后看着沉默一片的朝堂,实在无法忍受,冷冷说道。 在她看来,她的大哥手握朝廷兵权,这些人就应该毫无犹豫支持她,为什么到了现在,还没有半点表态? 这些人,难道不怕她的大哥回来,将他们通通收拾了? 她的声音极为高亢,落在众臣的耳朵里有些刺耳,像是夜空里夜枭的叫声。 被何太后点了名的王司徒,终于不能保持沉默,他想了想,恭恭敬敬道:“此事甚大,还是请大将军得胜回朝,主张此事。” “大将军?他怕是不会来了。” 声音幽幽,传到了每一个人耳中。 有陆云手持九节杖,缓缓而来,来到了众臣面前。 “你是何人?”旁边有人大喝出声。 “原本是幽州牧,现在么……”陆云想了想,淡淡道。“应该是大汉的丞相兼大将军。” “大胆,谁给你的勇气!” 一位武将怒喝出声,已经准备向陆云扑杀而来。 陆云只轻轻一挥,武将便飞了出去。 “从今天起,我说的话就是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