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升天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一百三十六章 升天

第一百三十六章升天 大汉的苍天死了。网 人间的张角还在。 许许多多的人看着高空中的一幕,震惊到了极点。 大汉的守护神,开创了大汉盛世的高祖皇帝,就这么死了? 无数人喃喃,却不敢相信。 洛阳皇宫里,汉灵帝正在诚心礼拜,礼拜他的老祖宗最好不要手下留情,将所有的叛逆杀光。这样,他才可以安享太平,做自己想做的事。 某时,他突然呆住,不可置信。 “老祖宗!老祖宗啊!” 他看着天空,陡然大叫一声,吐了一口血,昏迷了过去。 再也没有醒来。 “陛下,陛下!” 旁边传来了十常侍惊慌失措的声音。 整个洛阳皇宫,乱成了一片。 随即一片缟素。 大汉的皇帝,驾崩了。 洛阳城的白马寺,寺中的经声不再,沉闷到了极点,恰如老和尚此时的心情。 他看着东方荒原上空的雷霆,头颅深深缩了起来。待到雷霆闪电渐渐停息,额上的汗水反而变得更多。 荆州之地,庞德公与司马徽看着那处不停亮起的电闪,不停响起的雷鸣,沉默了很长时间后,变得愕然。 “就这么……完了?” 庞德公喃喃。 “就这么完了……” 司马徽亦怔住了。 无论如何,他们也没有想到事实竟会是这种结局。 …… 冀州的平原上,一片死寂,没有人敢说话,只能听到数十万人沉重的呼吸声和战马的低嘶。 人与天的战争,黄巾首领与大汉守护神的战争,人居然赢了…… 黄巾的首领居然赢了…… 这幅画面完全超越了他们的想象。 震撼与敬畏惊恐的情绪,在数十万人的心中久久缭绕不去。 越为强大的人,越容易醒来。 符车里,陆云感慨不已。 他的师兄,大贤良师,原来有天那么高…… 大贤良师站立云端,所有人的情绪在他的俯视下一览无余。有畏惧,有警慎,有厌恶,有愤怒,有崇拜,有感激,有赞美。 人世间几乎所有的情绪,都可以在众人的脸上找到。 他想了想,微微松开了手。 那根伴随了他多年,乃至破灭了赤霄神剑的九节杖便离开了他的手中,向着人间坠去。 坠到了他的师弟,陆云的手里。 “从今日起,我太平道的掌教就是我师弟!凡黄巾众,见他如见我!” 陆云正礼赞自家师兄的强大,他便听到了这么一句话。 无语。 震惊。 好奇。 随即苦笑。 师兄这是把他往火坑里推啊。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公开了他的身份…… 虽然极有可能给了他收服冀州黄巾的机会,但同时,再也没有了身在黑暗,心向光明的机会…… 从今日起,怕是所有的群雄要站在他的对面了。 师兄坑他! 数十万人,还没从高祖死亡的消息里反映过来,他们便听到了这么一句话,不由把目光看向了陆云。 怀疑,惊讶,乃至不可思议。 那可是大汉的幽州牧! 怎么会被黄巾贼的首领嘱托为下一任黄巾贼的首领? 随即,他们想起了杀了大将军的董卓。 于是,他们的目光成了厌恶。 “哼!” 陆云冷哼一声。 敢这么看他,不知道他的铁骑军威么? 他的身后,三万幽州铁骑同时亮出刀枪。 明亮的铠甲,合一的气势,顿时带给人无比的气势压迫。 袁绍,袁术,公孙瓒等人顿时色变。 三万幽州骑兵若加入战场,造成的杀伤力,可不是说笑的。 幽州的铁骑,可不是黄巾军所能比,他们身经百战,一直与外族拼杀。无论是战力,还是纪律,都极为强大。 若真要在此干一架,他们的家底怕是要打光了。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便在场中剑拔弩张之时,天空之上的张角平静开口。 他望了望跟随他的无数黄巾,又看了一眼他的二弟与三弟,微微点了点头,最后又看了一眼陆云。 然后他迎风而上,到了苍天之上。 他的身体渐渐透明,变成无数光点,消散在人世间。 他死了。 在大汉的神阵自爆的那一瞬间,他便死了。 他也活着。 再也没有了肉身的约束,他的精神活在人世间,他的传承也将永远存在。 他安排了所有的事,他便离开了人间。 去往天的国。 或是,代替了苍天。 “大贤良师!” 当看到张角就这样离开了人间,一个个黄巾军的士卒,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失声大哭,痛彻心扉。 此时的他们,甚至都忘了汉军,忘记了一切。 他们的领袖,大贤良师,也离开了人间。 他们仁慈而伟大的领袖,深得他们爱戴的领袖,离开了他们! “恭请大贤良师登天!” 却在此时,陆云早已到了高空之上。 他手持九节杖,运用起道家罡气,全力喝出。 声音滚滚,战场之上,似乎又响起了一阵雷声。 甚至掩盖过了黄巾军的哭声。 黄巾军的士卒,太平道的道人,张角的两位弟弟,看着那根熟悉的九节杖,渐渐泪流满面,随即狂吼了起来。 “恭请大贤良师登天!” “恭请大贤良师登天!” “恭请大贤良师登天!” “……” 整个战场上,都是这样宏大的声音,似乎永远不会停息。 而与之相应的,是汉军的震惊,愕然,随即欣喜若狂,乃至于杀意凛然。 震惊于大贤良师的离去。 愕然于大贤良师的死亡。 欣喜若狂于黄巾贼军首领的死去。 杀意则是对于剩下的所有黄巾军。 这些叛贼,他们的罪行,不可饶恕!只有用他们的鲜血,才能洗清大汉的耻辱! 烟尘渐起,厉啸声声,蹄声骤乱,汉军各部,开始集结起来,准备杀死留在人间的所有黄巾贼。 却在此时,天空中下起了雨。 一场很大的雨。 从一开始,就暴雨倾盆。 这一场大雨,大概是大汉这数百年间持续时间最长,覆盖范围最广的一场大雨。 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雨水不停自天而降,落在山川上,落在原野上,落入湖泊上。 山崖开始崩塌,官道也被毁坏。 原野被浇灌的泥泞一片,酥软不堪,在上面行走变得异常困难。 无论是步兵,还是骑兵,在这样的大雨下,行动起来都已经艰难,更别提互相厮杀。 汉军不得已收了兵。 黄巾军也在地宝将军与人宝将军的约束下,与幽州的铁骑合在了一起。 他们的共同首领只有一个:陆云陆幽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