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董卓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一百三十一章 董卓

第一百三十一章董卓 中平二年,一场最大的战争在黄巾与汉室之间展开。 太平道主张角发出符诏,天下黄巾入冀州。 与此同时,汉庭以大将军何进为统帅,率领被张角三番五次击败的残兵败将,与各地方招募而来的地方军队,合计共二十万,北上冀州,剿灭黄巾。 几十万的军队,还有无数战马、车辆同时出现在冀州之地,展开一场又一场的厮杀。 …… 冀州之地刚刚生出来的新草,被热血浇淋、马蹄践踏,不得不提前结束生命,草根犹在,绿意尽销。 黄巾军与汉军的战争,已经持续了好些日子。 如今的黄巾军,虽然拥有最坚强的意志,拥有最崇高的信仰,为了大贤良师,为了黄天盛世,能够不畏死亡,但他们已经没有办法抵挡大汉军队的进攻。 实在是大汉的军队阵容太强大了些。 汉末年间几乎所有的精英都聚集到了这个战场之上! 纵然有太平道能画符的道人,能御剑的道人,对上普通的大汉士卒,乃至于一般的将领,杀伤力巨大,无往而不利,但对上肉身强大,一身武艺已近乎道的绝世武将,往往不能竟功。 他们的飞剑近不了绝世武将的肉身,也破不了绝世武将的肉身。 并不能杀死绝世武将。 至于他们的符咒,往往来不及释放,便有一支支强横的大军冲杀而来,冲乱黄巾军的阵脚。 符咒未放,而道人已经丧命于绝世武将的武器之下,身死道消。 这样的绝世武将,以往的战场上,并不怎么常见。 最多也不过一个。 然而这一次,出现的太多了。 一个又一个的绝世武将,出现在厮杀的战场之上,一人堪为万人敌。 而在太平道,黄巾军一方,除了张角、张宝、张梁三兄弟,几乎是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人物了。 纵然是太平道主的亲传弟子,对上绝世武将也只能勉强维持不败。时间长了,可能会被一刀斩杀! 太平道,对上了整个汉庭。 他们,支持不了太多时间。 …… 厮杀的战场之上,突兀有狂风大起,云雾缭绕,转瞬即至,遮住了所有人的眼。 厮杀的双方便暂时收兵,汉庭的军士疲惫地回到营中,黄巾军的士卒,则是支撑着更加疲惫的身体,回到营地休息。 他们知道,这是他们的地公将军在施法,为他们争取来之不易的休息时间,哪里还敢耽搁。 身为道人,自然与天地的契合远远甚于武将。 身为道家太平道一脉仅次于大贤良师的道人,地宝将军张宝便能因着一招腾云驾雾而延缓数万汉军的进攻。 不过,如今的他,依旧有些气喘。 毕竟,要施展出这么范围大的法术,就算是以张宝的能力,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好在,缭绕的云雾,还是完成了他的作战计划。 这场大战,又停歇了下来。 张宝将目光看向自己的大哥,太平道的道主,目光之中似乎有询问的语气。 张角只是摇了摇头。 时机未到。 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 另一边,大汉阵营之中,大汉的大将军何进愤怒地指手画脚,痛斥手下的一群将领,这么多的人,居然被一个小小的贼寇所阻,朝廷养这些大军是干什么用的,简直是一群废物! 他骂的很起劲,浑然没有看到不远方一个胖中年人露出一丝冷笑。 冷笑随即隐去不见,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 胖中年俯下头,把自己淹没在众多的武将之中。 他是西凉的董卓。 也只有他,知道黄巾真正的统帅有多么恐怖。 上一次大战,他的西凉大军还没有怎么冲锋,他就败了! 太平道的道主,败他如捏死一只蚂蚁。 他因此更加鄙视面前的大将军。 这么一个屠夫,居然也在指手画脚,真不知道他有几斤几两? 不过,没关系,这位大将军,应该活不了多久了! …… 战场之上的云雾终究有消逝的时候,当云雾狂风渐渐消停,又一场大战开始。 被何进骂的生出了一肚子火气的大汉将领,决定来一场最为恐怖的冲锋,彻底将黄巾贼子杀败。 也只有黄巾贼子的鲜血,才能洗刷被大将军痛骂的耻辱! 于是便有一队队的大汉军士,从汉军阵营了冲杀了出去。 一方是曹操带着几员猛将杀出,身后一千步兵跟随。 几员猛将在前,黄巾大军几乎不能阻分毫,便被切瓜砍菜一般被杀。 几个刹那的功夫,已经深入黄巾众。 另一方,一个白脸汉子身旁,有一个红脸汉子,似乎对眼前的黄巾众不屑一顾,率领一千步兵杀出。 他的刀光快到了极致,甚至比魏延的大刀还要快几重。许多人还不曾反应过来,便被一刀斩于马下。 其中包括黄巾一部的一个大渠帅,只抽出武器,已经被斩于马下。 黄巾这部顿时大惊失色,人人战战兢兢。 那红脸大汉冷哼一声,道了声:“一群鼠辈!”方才继续引军杀入。 另一边,是一个中年汉子,带着四个家将打扮的猛士,也势如破竹。 …… 在原本历史上建立了魏国的曹操带领着曹家兄弟,夏侯兄弟杀了出去。 在原本历史上建立了蜀国的刘备的二弟关羽也杀了出去。 江东吴国的建立者孙坚率领着家将也杀了出去。 徐州的陶谦率领丹阳兵杀了出去。 幽州的公孙瓒率领白马义从杀了出去。 四世三公的袁绍领着私兵杀了出去。 四世三公的袁家嫡子袁术也领着手下大将杀了出去。 一个个武将,一个个枭雄,都从汉营里杀了出去。 只有一人,没有杀出去。 他便是微胖的胖子----董卓。 董卓不但没有杀出去,反而靠近了大将军何进。 何进抬起头来,面色微怒,质问道:“董卓,你要干什么?” 他对董卓很不满。 畏战也就算了,眼睛之中,居然流露着对自己的……鄙视? 真是好大的胆子! 是谁给他的胆子? “我要干什么?” 董卓呵呵一笑,面色变得狰狞,突然一刀砍出,便砍掉了何进的头。“我要杀你啊!” 何进怒目圆睁,死不瞑目。 他便这样死了。 他没有想到自己就这么死了。 他还有很多事要问,可惜,已经没有了机会。 而董卓,发出嗬嗬的低吼声,似乎一头发怒的野兽:“我不杀你,我就会死啊!” 他的目光看向大贤良师的地方。 大贤良师让他动手,他只好动手了。